第004章 我不要笨蛋的东西

小说: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 作者: 橘苗 更新时间:2020-11-08 09:23:14 字数:3700 阅读进度:4/84

县医院——

宁在福的脚伤并不严重。

倒是两老精神上受了不少刺激,毕竟自家孩子被冤枉被污蔑,遭人恶意找麻烦……

宁加一全都猜中了。

瞧着一家人愁眉苦脸坐在铁质长椅上,张克成轻言细语:

“警方已经警告过王顺才他们一家,以后你们不需要太过于担心。”说着说着,他又自然而然的丢出问题:

“听说昨天早上何秋香去过你们家小卖部,有什么异常,说了些什么?”

“有个女人是来找奶奶要菜苗的,很生气,嘴里不停的骂人,不过没叫出名字。站了大概有十分钟,什么都没买就气冲冲走了。”

宁加一记得很清楚。

随后宋梅直点头:“是她了。中午我们家正吃饭呢,秋香突然来了,手里拎着一塑料袋,说她自个儿等不急,去我们家菜园拔了不少萝卜、莴笋苗。好好的菜地跟狗刨了似得,我挺窝火的,骂了她几句。”

张克成背靠在墙上眯起眼睛思考。

“我猜,十有八九顺才和秋香又吵架了。”宋梅压低声音说。

“他们关系还是很糟?”

“是啊,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两孩子跟着他们就是受苦,左右邻居听也听烦了。有时候还砸别家的东西……”

不知不觉说多了,宋梅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不再言语。

张克成送过一次他们回家,宁在福不要他再送第二次,一家人叫了车自己回去。

其实张克成也要回小镇,还有几位嫌弃人等着询问呢。

不过,他仔细一想,这个档口他们有所警觉,再者,尸体检验报还没有出来,可以缓缓。

于是乎,到了下班的点,他就回家了。

咚咚咚。

张克成在洗澡。

宁加一放下奶奶刚从菜园摘下的满满一袋子新鲜蔬菜,抱着还温热的饭盒,每隔几分钟就敲一次门。

“来了。”

听到声音,宁加一埋头立马往后退。

“给你,张警官,这是我爷爷奶奶一点心意,单纯感谢您送他们去医院,没其他意思。”

话一说完,宁加一掉头走人。

张克成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气喘吁吁跑下楼。而宁加一赶紧跳上自行车,飞似得离开。

这时付尤和商量望着掠过去的身影,后者摸着脑门不经意吐出一句:“好像是宁加一同学。”

“走啦,管她是谁,别磨磨叽叽的。”

“哦。”

张克成掉头没走几步,听到外甥的声音,面色突然一沉。

“你小子下次再乱报警试试看!”

商量吓了一大跳,躲在付尤后面不敢正眼去看张警官。

“小舅,我也是被逼无奈,初来咋到,没谁给我带路,万一走丢了、出事,不还是该你管么?”

付尤收回搭在商量肩膀上的手,“我俩儿还没吃饭,蹭个饭行吗?”

“是是,你路痴你还有理!”

张克成到底还是心疼这个唯一的外甥,连带着他交的新朋友,在巴掌大点的厨房内大展身手,用宁加一送来的小白菜,给他们下了碗鸡蛋白菜面。

商量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

付尤不乐意,指着面碗:“就这?小舅,您是不是该带我们出去吃点好吃的?”余光突然瞥见一浅蓝色饭盒,打开看了眼,菜色很赞,闻起来超级香,“哇喔,这个看着不错,我吃啦。”

张克成想阻止,不过已经晚了,“你们吃,我有事,先回房间了。到时候你们走的时候给我关好门啊。”

吃饱喝足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一回事,付尤冲着商量眨眨眼睛,小声说:

“走,出去散散步,消消食。”

在市中心生活惯了,突然间没有街边大排档,看不见网吧、广场和游戏厅,付尤多少有点不自在。

路,自然认不得,商量往哪儿走,他就跟去哪儿。

“每天这个点都这么安静吗?”付尤出其不意丢出一句。

商量直点头,一面指着各个方向一面介绍是什么地方。

“哎,那边有口井,走,去看看。”

轮到商量跟着付尤。

这口井是小镇共有的水井。

水,冬暖夏凉,掀开井盖儿,打起来可以直接用水瓢盛着喝。

“比矿水泉好喝。”付尤用手掬起一捧水咕噜咕噜喝完,笑嘻嘻称赞。

“走吧,付尤,明天放学了我再带你出来玩。”

话音未落。

付尤起身的同时瞧见一身影嗖嗖几下从一点钟方向的灌木丛跑过去,下意识盯了商量一眼,随即追上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商量没那个胆子跟着跑过去,离回家还有一段好长的路,只好留在水井旁边等他回来。

天上挂着月,月光如水,水井里的水恰似月光,四周静悄悄。

左等右等,人没见着,商量等了一身冷汗。

就在他准备壮着胆子回家去,付尤迈着大长腿跑来了。

“你,你你你总算是回来了。”商量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付尤抬起手搔着后脑勺纳闷:“奇怪了,怎么跑着跑着突然就没路了?”

商量没在意,挽过他的手催促他赶紧回家。

其实付尤外公外婆并不同意他留在这里上学,尤其是外婆,总说他父亲付薛康心思全在小老婆身上,指望她给自己再生个孩子,所以才把他打发过来。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两老故意挑这个点出去旅游,也就是说,两层半的小洋楼内只有付尤一个人。

商量家就在隔壁,一栋带前后院的平房,看上去饱经沧桑,不久之后就要倒塌似得。

但付尤清楚他们家并非像房子那么寒酸,光商量戴的那条手表,价格不菲。

两人一起去上学,商量自愿给付尤带早餐,不过被拒了。

语文课。

付尤闲的发慌,瞧着宁加一的丸子头出神,也不知怎的,顺手把中性笔插进她丸子头里面。

本以为对方会生气转头,结果,人家根本没反应。

“同学,你睡着了吗?”

“……”

“好吧,不搭理你了。”

快下课了,付尤才舍得翻开书本。

宁加一对付尤所作所为全然不知,穿过长廊去厕所,洗手时无意瞥了眼镜子才发现。倒也不气,还很客气的把笔放在后桌桌面上。

至于座位主人,这会儿在外廊被一帮男同学围住,跟群雏鸟似得叽叽喳喳。

邻班班长兼校花林深深抱着一摞教科书站在教室后门口张望,有人问她找谁,听到付尤的名字,纷纷指向外面的人堆。

“付尤同学你在里面吗?”

付尤身高特别出众,一出声,林深深就认出来。

“你没有的教科书我们班有多余的,给你。”

有男生故意起哄,“哎呦,校花脸红了,付尤你还不赶紧去拿着呀。”

看热闹的人左一推,右一推,硬是让两人撞到一起,书掉了一地。

“都走开,别闹了!”

付尤吼完了,弯下身子捡书,刚抬头,上课铃声响了——体育课。

操场并没有塑胶跑道,体育室也没有齐全的体育用品。

老师长得高,有点小帅,女生们挺喜欢,男孩子则不然,时不时埋怨他只会罚他们跑步。

宁加一生理期,坐在有树荫的台阶上单手掌住下巴发呆,付尤移坐在她身边都没有察觉。

“喂!你犯不着一直把我当空气吧?宁加一同学!”

“嗯?”宁加一眨眨眼睛掩饰自己小小的惊讶。“我不擅长和陌生人相处,所以就不说话。”

付尤摁住自己脑门,换了一个话题,“你们学校不上游泳课?”

“没有游泳池。”

“音乐教室也没有钢琴,操场简陋得不像话,食堂太小伙食也不好,这还算得上学校吗?校长怎么……”

“你跟我抱怨没有用。”

付尤定了定神,勾起一边的嘴角笑了几声,“我就说说,没到抱怨的程度。你怎么不去跳长绳,坐在这里干什么?”

“那你呢?”

“我心情不太好,现在不适合打篮球。”

宁加一也就听听。

“你呢?”

忽然,老师的口哨声响起,全体学生要在操场中心集合,为了避免他追问,宁加一抢先几步跑到队伍里面。

与此同时,付尤看见她校服裤上的红色,归队后没头没脑说了句:

“哦,我知道了,宁加一同学你大姨妈来了。”

一时半会,没有人说话。

体育老师咬着嘴唇咳嗽了几声,挤出两个字:“解散!”

天知道宁加一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冲进教室拿薄外套钻进厕所里面,然后顶着全班的目光回到座位上课。

只有脑子差根筋的人没懂,比如付尤。

课上到一半,付尤拿自动铅笔戳宁加一的后背,小声说:“你是不是没带卫生巾,下课了,我帮你去买。”

“学校小卖部应该有这种东西吧?”

宁加一听到左右同学在窃窃私语,握紧的拳头砸在自己腿上,随即扭头冲着付尤喊:“你是笨蛋吗!?”

“我怎么就成笨蛋了,你总不能一天都围着衣服不出教室吧。”

“请你别说了行不行?”

“看见你有困难,帮帮你不成吗?”

“不行!”

“切!”

正在板书的数学老师一头雾水回头,所有学生都埋下头不说话,唯有付尤瞪大了眼睛盯着宁加一。

老师面带怒色:“有什么事下课再说,课堂上不准吵架。”

两人异口同声:“是,老师。”

付尤盯着手表盼下课,两脚踩在宁加一凳子横木上,一听到铃声就抓住她的衣服。

“我还有一条裤子,要不给你换上?”

宁加一咬咬牙,撅起嘴巴摇头拒绝,“我不要笨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