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卿鱼愧疚

小说: 忘川不打烊 作者: 雪古樱子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4:34 字数:2335 阅读进度:286/318

西方天,浮游之境。

经过这些日子在西方天的调养,卿鱼的伤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她始终记挂着魂尊的丧钟而觉得心生愧疚。

尊上,真得不在了么?

君颐拿着酒童刚酿好的酒递到卿鱼的眼前,“卿鱼,尊儿那般狡猾的女子...”

怎么可能会让自己陷入险境?

接下去的话,他不敢说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尊儿为了青龙当年放出乱魂之事,也能做得出来,更何况是灭了自己的元神。

不得不说,青龙真是好手段,如今倒是从青莲殿回了九重天,再次忘却了前尘往事,好好当他的九重天帝君。

佛陀取青龙情根之事,君颐是知情的,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尊儿没有真正的魂灭。

按理说,这青龙的情劫是尊儿,若是尊儿走了,佛陀直接取了青龙的记忆便可,又为何要多此一举,取走他的关于尊儿的记忆。

“君颐,你不必骗我了,这西方天的丧钟已响,尊上又怎么可能归来?”

怎么可能归来?

万年前,她以鱼身化为海兽之躯将多余的异魂镇压在西海之滨,只凭着尊上的丧钟未响而吊着。

她知道她得活着见到尊上。

如今,尊上不在,千魂宫永葬在万林之中,她又该如何?

“卿鱼,你说过从这西海出来便要同本座成亲的!”

君颐冷凝着脸,这些日子,她的心思,他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再怎么,尊儿也回不来了。

与其陷入悲痛,不如忘却这件事。

“尊儿救你出来,并非是见你整日为她哭丧着脸,而是体恤你万年来在西海之滨所受之苦,卿鱼,你可知,尊儿希望看到的是你好好的活着!”

再说,那女子多半还不是为了卿鱼,而是为了那条小青龙。

同尊儿相处那么多年,又怎么能看不出她那点儿小心思呢?

卿鱼未言,只是接过了君颐递过来的佳酿,直直灌进了口中。

若不是她无能,在万年来还未除去异兽,尊上也不会为将她换出来,而毁去了元神。

她的心中充满了愧疚。

事实上,异魂之力,并非卿鱼想象的那般简单。

只要异境存在一日,这异魂便不会消失。

即便不是魂尊,其他尊神兴许也会毁去元神,镇压西海异魂。

“卿鱼!”

君颐的眸中有些纠结,虽唤住了她,却未有阻止她饮下那佳酿。

因为——那本就是为她而准备的酒。

喝了,或许便能忘记一些凡尘琐事,好好在浮游之境陪着他,做他日后的尊神夫人。

这万年来,他失去她,已经是极为痛苦的一件事,若是她日日因尊儿心生郁结,日后他们还怎么过日子。

尊儿,究竟是消失还是存在,都有她的命数,而他们如今已是阻止不了了。

把这一切都交给天意,兴许上天垂怜,尊儿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她毕竟是魂尊,神魄能寄居这世间万物的生灵上。

如若真是那最坏的打算,其实还有一种法子。

那便是取佛陀那盗走存放青龙与尊儿记忆的琉璃盏,借助琉璃盏,用魂术再造一个尊儿出来。

但是,那便不是尊儿了,而是同尊儿由着一般容貌的女子,同他们此前猜测的新魂无疑。

凡界的李漫雪,被她

话说回来,夕泽用妖魂草聚了魂尊的神魄,无疑是助了异魂一把力,如今他们借着赵冉草的尸体,暗中祸乱着陆洲。

陆洲,在赵府被灭之后,醉香楼掌柜金子承将赵府盘下,改成了另一座酒楼。

他在梁国玩的风生水起,不过,可惜的是在一年后,昭国入境,他被误伤,终而又丧了命。

北国同昭国的恩怨也算是由此而来。

毕竟这金子承实际上是北国常家的人,北国能吞了南国,本就是打了昭国的脸面。

在陆洲的人们都一致认为,南国是昭国的囊中之物,北国此举压根就是在猛虎面前抢肉食。

北国与昭国,这梁子不管如何都是能结下的。

一洲也容不得二虎,也算是这个理儿。

染鹤与景霜的孩子刚出生,便被赵哲安认了义子,谁也未有料到的是,这三十年后一统陆洲的凡人会是一个清倌同景家小姐生的孩子。

昭国同北国宣战后的第十五年,昭国的兵力已经被削弱了大半。

暗蛟门与柳家之事,在上官英招死前便被处理的一干二净。

景玉虽然厉害,却也没有想到上官英招会对她留一手,在她的记忆中,那个男子身边的妃子虽多,但也算得上是宠爱自己的。

不然,也不会将抚养上官烨的重任交托于她了。

她只是玉妃,却空有一个妃位,上官皇室向来不承认她的身份。

景玉在生下苏婧儿之后,便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上官英招即便再宠幸她,她也没有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

苏婧儿的死事实上给了景玉很大的打击,她未想到自己的女儿对烨儿那孩子如此情深,竟然会殉情了结自己的命。

......

战争纷乱之年岁,异魂也便在凡间吸食着凡人的精血。

只靠异境之力,想要养肥他们的魂,化去这万把年来在西海所受的罚难,压根不可能。

再加上魂尊在被卷入妖魂草之时,在他们的身上也施了一些术法,他们虽然躲在了这凡人的躯体之中,有些东西受限。

若不吸食凡人的精血,他们压根不能在陆上久留。

魂尊看上去是一个吊儿郎当的尊神,在关键时候,做事也靠谱。

她看似对万物一切都散漫至极,但是熟悉她的神,兴许都知道,有些事,魂尊比谁都较真。

譬如说对青龙的感情,便是如此。

从头到尾,不掺杂任何杂质,喜欢上了便是喜欢上了,即便是毁了元神,也没有一丁点退步和后悔的余地。

因为她知道——他值得。

青龙值得,所以她做了,无辜反顾毁了自己的元神,这爱恨纠葛来的蹊跷,而又不为人解。

世间情爱之事本就令人费解,更何况谁能知晓有些感情来得有多沉重。

看多了话本子的尊神,有些时候也并不知,自己也身在话本子之中。。

或许,有些神将西方天的经书看了几万卷,也不会懂这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