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惨死

小说: 探险歪传:粽子笔记 作者: 药到命无 更新时间:2020-05-23 06:09:21 字数:4615 阅读进度:403/410

<>app2();

我是不在乎早一天进,晚一天进,那句话也不是玩笑,这群人进墓,准保死个干净。

他们中不乏体能强健者,但也仅此而已,这又不是真人秀综艺节目,只会奔跑可不成。

外国人死的太惨,给众人的冲击不小,而且没人知道他怎么就脑袋爆炸了,谁都没靠近他,又没外力攻击,这死法过于离奇,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死了一个还有其他几个在,我看向人群,目光锁定在另外几个人身上。

他们的表情比科考队的人还惊讶,手捧着自己脑袋,好像在害怕落得和同伙一个下场。

玛丽郭扯扯朴教授的袖子,朴教授走过来,挤出一丝笑容,劝我们别走。

他总是这副老好人模样,谁都不想得罪,但他说了没用,我视线扫过他的助理,还有刚刚骂我的那个人。

我的意思他们不可能不明白,就算他们装傻,我也好心提醒了,“害,好说,他们求我留下,我就留下呗,盛情难却。”

“谁——”强势助理眼睛一瞪,一脸不服、想开战的样子,他旁边的另一位助理赶忙拉住他,不住劝他别冲动。

锐气这种东西,挫挫就没了,一开始挫一点,以后接着往下挫,只要他不回头,接着往前走,有他灰头土脸、心如死灰的时候。

朴教授看看我、又看看陈清寒,我的态度摆出来,陈清寒没打算替我退让,朴教授犯了难,支支吾吾看向助理,希望他以大局为重。

这大局变来变去,还挺有意思,总之每次‘大局’一出现,就得有人为它做出牺牲。

强势助理是朴教授的助理,勉强给朴教授一个面子,低头向我认了错,请求我留下来,跟科考队一起工作。

骂我的那人却没这么容易低头,表情依旧愤愤,大有打死不低头的架势。

“行啊,你们先试试,不成再叫我,我在上边等着,肯定不走。”我看对方死不低头,便给众人提议道。

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小声议论墓道里的事,我和陈清寒在上边的这几天,有人按捺不住,认定我和陈清寒不是死了就是跑了。

于是他们想尽快看到‘真相’,哪怕死前满足下好奇心呢,几人达成共识,趁着大家睡觉的时候,偷偷溜进了墓道。

因为只有三个人进去,即使身边的人察觉,他们也可以说结伴上厕所,所以当晚没人发现异常。

等到第二天早上,大家才发现少了三个人,大厅没有、通道里没有,也不可能是回地面营地了,因为没人听到过升降机启动的声音。

唯一的去处就是墓道,当众人发现少了三个人,朴教授立刻让周队长派人去看看。

周队长带着他的手下来到水晶门前,通道地面的脚印,判断那三个人确实是进了墓道。

墓道外的地面全是尘土,水晶门后的墓道却是干干净净,三个大小不一、鞋底花纹各不相同的脚印清晰地印在地板上,笔直向前,走进了墓道深处。

周队长很相信陈清寒,陈清寒在上去前偷偷叮嘱过他,千万不要领着手下进墓,周队长果然信他,追查到水晶门前便不再向前。

当时有很多人希望他们赶紧进去把人找回来,周队长没理会,因此还发生过争执。

只是周队长掌管着武器,众人不敢和他闹得太僵,一怕他冲动起来暴起伤人、二怕他一气之下卸任离职,没有专业人士保护,他们更是寸步难行。

这些事是我同意留下之后,周队长的一个手下告诉我的。

之前炸刺儿的那几个人,算是勉强向我低了头,众人吃饱喝足有了力气,在朴教授的组织下开始工作。

周队长的一个手下,找机会凑到我身边,跟我聊了一会儿。

他是传达周队长的意思,他们那天到墓道口,虽然没往里走,但也差点丢了小命。

当时周队长带了两个人,其中就有来跟我搭话这人,三个人站在水晶门前,周队长最先发现墓道尽头的雕像不见了。

他们用手电照,甚至架了一只矿灯在门口,以为是失踪的三个人把雕像给偷跑了。

不过进墓拿东西,极少有拿雕像的,除非是大型‘掘墓’活动,带着运输队来的,不然那东西死沉死沉的,谁能弄出去?

三个人进墓,没有惊动其他人,必然是偷偷摸摸进行,要拿也是挑小件拿,断没有搬走雕像的道理。

他们中的一个人,看着看着就喊里面有人,周队长和跟我搭话这人都以为他看到失踪的人了,可灯光所及之处,哪有半个人影?

和敌人面对面放枪、挥刀是一码事,他们见过太多鲜血和死亡,自认已经麻木,没啥可怕的了。

但像这样一惊一乍,杯弓蛇影,他们心里反倒发毛。

喊着有人的那个人,不顾同伴的阻拦,非要进去看看。

周队长觉得这人不对劲,连命令都不听,直说必须进去,有人叫他。

迷信这种事,从来不是某个地区、或某个国家的专利,跟我搭话的人是个棕色皮肤的外国人,不知道是鸡肉卷国还是咖喱国,他说他当时认为同伴是被恶鬼迷了眼,用华夏的说法,就是被邪祟勾了魂儿。

周队长和这哥们儿都没听见墓道里有人喊什么,周队长只得将那人打晕。

接着他一回头,就看到墓道中间站了个人,本以为是真有人喊,听不见喊声的是他们俩,可当他想进去确认的时候,周队长一把拦住他,他一只脚都伸进去了,被周队长又给拽了回来。

他跟我说的时候,眼中还有没退干净的恐惧,他说当他收回脚,眼角就瞥见靠近门边的墙角处有一只手,已经伸向他的脚,幸好周队长及时拉他出来,那手又迅速缩了回去。

墙角怎么会有一只手,而且他非常肯定那不是活人的手,皮肤青灰,毫无光泽,表皮发皱,深紫色的血管凸出来,像暴露在地表的老树根须。

他尴尬地笑着说,当时他差点像小姑娘一样尖叫出声。

他说他本来想不通,为什么周队长会无条件地相信一个陌生人,现在,他也对陈清寒的话深信不疑了。

只是站在门口就差点损失两名队员,周队长应该才是最头痛的那个。

棕皮肤的小伙子说,他也相信我,因为他们和上面的东西战斗过,我和陈清寒两个人就战胜了那些怪物,我应该是和陈清寒一样厉害的人。

实力还是硬道理,我问他叫什么,他说大家都叫他皮裤,我问他这名字有什么意义?

他说只是谐音,周队长用汉语这样叫他,叫着叫着成了外号,我也报上自己的大名,他说很高兴认识我,他喜欢拽拽的人。

朴教授安排人进行检测,我和陈清寒商量进去的事,第一次进去,要带什么人。

朴教授是不能第一批进去的,他得在外边指挥,那几十号人若说工作,自然是听他的。

这事小红也觉得不符合反常,因为我们离开古城的时候,小红和杜医生就给队里的人检查过,尤其是被困的唐家父女。

小红很清楚唐小姐的身体状况,所以才几天的时间,这人就怀了,而且胎儿已经四个月大了,它觉得如此反常的事,有必要单独‘汇报’。

那么老大的肚子,瞒是瞒不住的,小红问我可不可以告诉唐小姐真相,我点点头,不说也不行啊,她肚子里的是个活物,会动的,到时踢她一脚、给她一拳,不用我们说她也会发现。

小红回洞里跟唐小姐说了下她的情况,我悄悄挪开几步,离洞口远些,怕唐小姐突然尖叫歇斯底里什么的,但是她没有,她只是抱住脑袋,在那拼命回忆。

她之前就跟我说过,她在地下被困的时候,好像发生过什么事,被她给忘了。

这事不管起因是什么,现在从结果来看都够惊悚的,即便怀孕的途径正常,但这胎儿‘嘭’一下像吹气球的突然长大,就是反常啊。

迈克劝了两句,意思是有什么事先回去再说,大家分开太久总归不安全。

回去的路上,迈克背着安娜金,小红背着唐小姐,我负责带路,没错,他们让我一个路痴带路。

好在白天的沙漠所有参照物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只走错了三回,还在迈克的提醒下及时纠正了错误,没有带他们走冤枉路,顺利回到营地。

唐老先生本来在洞口蹲着,打远一见有人回来,立刻站起来眺望,看到唐小姐是被背回来的,立刻跑过来,汪乐在旁边扶着他,生怕老头儿把自己摔着。

陈清寒也在洞外站着呢,他可没唐老先生那么激动,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瞧见迈克身后还有一人,询问的眼神向我投过来。

“袋鼠国的人,昆虫学家。”我介绍道。

“安娜金?”陈清寒的记忆力非常好,迈克顺口提过一句的名字,他就记住了。

“对,靠肚子里的寄生虫活到现在,我估摸啊,是那虫子定时钻出来吃饭,然后再回她肚子里睡觉,给她提供了营养,这才保住她一命。”像是无用,我估计她也不用吃东西,就靠那一身的虫子足够维持生命了。我贴近陈清寒小声说。

说完我才想起来,我用汉语和陈清寒我流,安娜金听不懂,没必要降低音量。

这事她自己肯定也能想明白,但我怕说出来她再犯恶心,她一吐、唐小姐就吐,我真是再不想听到她们俩个呕呕的声音了。

唐老先生自然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唐小姐的异样,小红在旁解释说唐小姐没事,只是怀孕了。

唐老先生的眼珠子瞪得快掉出来了,它们要是带弹射功能,现在肯定砸到小红脸上了。

唐小姐却急着向他求证,说有一天晚上,她是不是离开过他们藏身的博物馆。

唐老先生听完明显眼神不对,有点闪躲,可架不住唐小姐一再追问,她现在不是冷静,如果不能想起她遗失的那段记忆,她照样会陷入恐慌。

唐老先生看看我们,其他人立刻会意,该避的避、该走的走,没人听他们爷俩说话。

唯独我还站在他们旁边,唐老先生又看我一眼,唐小姐催促他快点说,他便不理会我,点点头,说那天晚上,唐小姐的确离开过博物馆。

唐老先生似是有所犹豫,万般无奈,才狠了狠心,对唐小姐说她有夜游症,小时候就有,那会儿她经常半夜起来,自己走出家门,第二天早上才回来。

唐老先生为此特意带她去首都的专科医院看过,而且托关系预约到国内最好的专家。

小时候的唐小姐跟医生说,她并没有做梦,是听到有人叫她才出去,她跟着声音一直走,那声音像是一种引导。

医生问她为什么不拒绝,那声音是陌生人还是她认识的人,她说是认识的人,可又不知道是谁。

像这种情况,去医院瞧准说是心理问题,没人会相信真有一道声音在召唤她,毕竟唐老先生晚上也在家,而且发现她这毛病之后,在她入睡之后就守在床边,成功拦住两次,她打不开房门,便回床上继续睡了。

但只要唐老先生不在她身边,她似乎总有办法打开用钥匙反锁的房门,而且没有一丁点暴力破坏的痕迹。

唐老先生一看,用反锁门的方式解决不了问题,就马上带她去了医院。

所以,如果真有一道声音,强到可以给人引路,那唐老先生和她在一个屋里,应该也能听见。

后来自然是确诊为夜游症,还有幻听的症状,怎么治的唐老先生没细说,就说是效果挺好,这些年只偶尔犯过一两次,每次都是在唐小姐感觉压力特别大,情绪不稳定的时候。

比如考大学的前一天,工作上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时,因此那晚唐小姐走出博物馆,唐老先生以为是她的夜游症犯了。

只要博物馆附近找了两圈儿,便有些支撑不住,幸好这次唐小姐没走一晚上,就在外边转悠一个小时便回来了。

<>app2();

(https://www.x/read/155358/55182704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