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人声

小说: 探险歪传:粽子笔记 作者: 药到命无 更新时间:2020-05-23 06:09:20 字数:4717 阅读进度:402/444

<>app2();

我要干嘛陈清寒心里一清二楚,他陪我上来就没打算劝我,正直善良好青年终于被我腐蚀,学会‘为虎作伥’了。

人没有饭吃坚持不了七天,没有水、三天后就会有生命危险,我定上闹钟,在帐篷里看电影。

陈清寒把仪器和装备全搬到了地洞边上,时间一到,就可以迅速搬上去。

他准备完东西就拿着铲子四处挖,估计是想看看晒衣杆儿是打哪儿钻出来的。

我让回忆回忆,在水晶门前到底听到了什么,他说关于那段时间的记忆特别模糊,像罩了层毛玻璃,怎么也‘看’不清楚。

我觉着他是被金钥匙给‘洗脑’了,甚至不记得为什么会将钥匙插到那个不上不下的孔里。

我族古墓没一个正常的,越是大墓、里边怪事越多,独眼女肯放开钥匙,本该表示允许我们拿到钥匙了,可她马上又对我们展开攻击,这件事就够怪的了。

现在金钥匙自己指引陈清寒打开水晶门,堪称监守自盗的最高境界,嗯…钥匙找人来开锁。

“寒啊~你说会不会是里边的东西,故意引咱们进去啊?”我看了一半的电影,脑子里其实一直在想古墓的事,心始终静不下来。

陈清寒刚好挖完草皮回来,正坐在帐篷里做记录,他当然什么都没铲着,晒衣杆儿来无影、去无踪,不知道是从地底下哪个犄角旮旯跑过来的,此时没了攻击目标,可不就回家歇着去了。

不过陈清寒还是有所发现,朴教授跟他说过,他们建营地花的时间比预计的长,因为这里的地面太软,扎帐篷的时候钉的桩特别容易松动。

陈清寒当时只以为是这片区域的土壤特殊,眼下看来并非如此,极可能是晒衣杆儿经常在地下活动,给这片区域的土层‘翻’松了。

但就算土地再松软,我们也没办法钻下去找晒衣杆儿,陈清寒拿了装样本的小容器放在兜里,他说只能等它们下次出来再取样了。

乌力吉在车里醒过来,乖乖当他的‘笼中鸟’,不喊不叫,也不问问题。

我掐着时间,48小时后,周队长上来了,他看到堆在升降梯旁边的物资装备和仪器,只拿了一提水下去。

12瓶水几十个人分,管够是不可能的,周队长妥妥的站在我们一方。

陈清寒不着急下去,还有一个原因,古墓通道封闭已久,里边的空气早就不流通了,刚好放上几天,反正陈清寒不下去,朴教授肯定不敢自己带人进去。

朴教授用了几十年时间准备,按说不该这么怂,但他的准备从未超出过常规范围,他根本没将生父失踪的事,往超常规的事件上面想。

这就好比一个国家准备了几十年,要和敌人打仗,他们一切的准备都建立在对方也是人类的前提下,可战争开始了,他们才发现敌人是终结者那样的超级机器人军团。

三天过后,我和陈清寒换上新衣服,收拾整齐装上物资,乘升降梯回到地下。

除了周队长再没别人上来过,周队长也是个狠人,他上来只拿了水,没说给自己捎点吃的,这几天他和手下一样要忍饥挨饿。

但这点辛苦,对他和他的队员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陈清寒猜到底下的人会再推人上来,也猜到是周队长,所以他把吃喝堆在一起,如果周队长上来想拿,那是捎带手的事,但他没拿,陪着我们演戏。

回到底下的大厅,几十号人已经饿得眼冒绿光,看到我和陈清寒穿着干净的衣服、精神饱满的回来,他们那眼神像是要活吞了我们。

可是一个个饿得站起来都打晃,想扑上来揍我,也得有那个体力。

陈清寒拿着食物走到朴教授和玛丽郭面前,朴教授接过吃的还道了谢,玛丽郭也没说什么,显然,他们心里明白,饿这几天是因为什么。

周队长上前帮陈清寒分发食物,他和他的队员瞧着还成,周队长没说话,他的队员也不吭声,拿了吃的就吃,没有多余的话。

我推着小车,把要用的仪器推到水晶门那边去,可当我走到水晶门外,竟看到墓道里站着个人。

谁胆子这么大?一个人进去了?

那身形和穿着,分明就是科考队的人,不是墓道尽头的雕像。

“谁啊?”我把推车推到旁边,走到门口向里边喊。

“救我…救我……”里边的人突然出声求救。

光听声音我认不出是谁,营地几十号人,我就听过几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很陌生,肯定不是之前说过话的那几个人。

“你怎么了?踩到机关了?”外面的人都饿趴下了,这个人却站在墓道里、站得笔直,一动不动,求救的声音也底气十足,实在反常。

“救我…救我……”他又重复了一遍。

两次求救的声音完全一致,声调、音量、间隔,就像把事先录好的音频又播了一遍。

这人怕是已经凉了,我摇摇头,不再理会他,回身去搬推车上的仪器。

然后墓道里的人便不再求救了,我突然兴起了做个实验的心思,又朝里边喊了一声,果然,他马上回复了我,内容和之前两次一模一样。

我推着空车回到大厅,准备运第二趟,玛丽郭忽然叫住我,说她忘了提醒我,水晶门后的通道里有个危险的东西。

我意味不明地笑笑,点头说:“哦,我看到了。”

她是真的忘了吗?不见得,墓道里进去人这么大的事,她不会忘,朴教授更不会。

但我并不在意,不管是真忘了还是故意隐瞒,他们在这我儿的好感度都是负数、不增不减。

她的小腹鼓了起来,除去这几天吃胖的可能,那就剩下怀孕和肿瘤两种可能了。

别的可能也有,只是我晓得的就这么三种原因能让肚子变大。

唐小姐见状比我还懵,她惊恐地看向我,好像在等我给她一个解释。

这事如此离奇,我实在想不出能让她安心的解释,唐小姐啥身材,上次她穿短裙的时候我见过,没有一点小肚楠。

身材纤细苗条的人,肚子鼓出来看着特别明显,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

“我觉得这种情况,你需要的是专业的医生。”

“我好像……”唐小姐双眼放空,虚望着夜空,轻声说:“忘了什么事。”

“再坚持坚持,你别现在就回光返照,忘了什么事不要紧,先保命。”

“冷芙蕖,你见过红色的雪吗?”

“没有,你看见了?别管它,那是你的幻觉,保持清醒。”

“是嘛……”唐小姐脸色越来越白,声音越来越弱,看起来随时可能休克。

几秒钟后,她缓缓闭上眼睛,而她的肚子比刚才又高了一点。

她肚子里有东西在吸收她的生命力,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将手覆上她的肚子。

如果只在她的肚子上烧出一个小洞,会不会造成她失血过多?我没有把握。

业火从来都是杀敌用的,不是救人用的,如果要杀死她肚子里的东西,要烧穿的不止她的肚皮,还有她的内脏。

“啊……”

正在我要下手还没下手的时候,唐小姐忽然睁开眼睛,她的眼睛里全是红点。

“我没事,感觉好多了。”她的呼吸已经没刚刚那么急促,汗也止住了。

我看看她的肚子,没有继续增长,现在看着就像怀孕四个多月。

她穿的裤子是松紧带款,没有腰带勒着,隆起的小腹看着已经不像吃胖那么简单了。

咕咕咕…嘎嘎嘎……寂静的沙漠忽然响起一阵阵奇怪的叫声,这都是在我看来比较‘常见’的动物发出的叫声。

说明包围我们的死寂已经退去,我望向四周的黑暗,又看看唐小姐的肚子。

“救命…救……命……”一个微弱的声音夹杂在动物的叫声中。

我扭头看向岩洞的洞口,声音好像是从洞里传出来的。

我看看四周的黑暗、又看看唐小姐,最后又看向洞口,这到底什么情况?

能喊救命的不一定都是人,以前我们就遇到过能模仿人类发声,引人去送死的生物。

迈克捡的小本本上写,进岩洞的队伍已经全军覆没,扔出这个本子,并且封堵洞口的人也已经中毒、无药可解,她用生命中最后的一点时间,浮皮潦草地写下警告,然后将剩余的力气全用在搬石头堵门上了。

小本本的主人是位女性探险家,还是位昆虫学家,她将在死亡区内遇到的昆虫都记录下来,其中却没有我们遇到的那种飞虫。

城内城外的生物间本来没啥交集,如今古城消失,核心能量被收起来了,城内的生物才飞出来。

我凑到洞口边上仔细听,呼救的人嗓子沙哑,声音微弱,这种情况下也听不出是男是女。

“里面有人吗?”我问。

“救……”

“1加1等于几?”我用外语重复了这个问题三遍。

虽然有些生物能模仿人声,但它们不会算算数啊,所以问名字不如问加法。

“2……”里面的声音停了一会儿,才缓缓回道。

算1加1用这么久,我一边腹诽,一边开始挪洞口的石头,我把上部分的石头挪掉三分之一,露出一个口,打亮手电照进去。

要是别的活物,受到光的刺激会给出激烈的反应,人类则不太会。

我踮脚瞪眼往里看,发现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趴着一个人,看她姿势是从洞内向外爬,爬到那个位置可能没力气了。

这人扎着马尾,头发应该染过,红一绺蓝一绺,只是在发尾能看到这种染色的头发。

她面朝下趴着,不知道是不是连抬脖子的力气都没有,我用手电光照向她的头,故意用光晃来晃去刺激她,看她有什么反应。

可她什么反应也没有,像是看不到有光照着她。

我捡起一块小石头,扔进去砸中她的肩膀,像这种不知对方是不是活人的情况,我不敢完全打开洞口,怕她只是装虚弱,万一等我打开洞口,她跳起来冲出来,外边地上还有个没有还手之力的唐小姐呢。

女人缓缓抬起头,显得异常艰难,她的样子已经造得人不人鬼不鬼了,说她是丧尸我都信。

“救……命…”女人看着我,她的指甲长得老长,眼圈青黑,但她的视线僵直,似乎是看着我,又像是没看见我。

我突然意识到她可能是失明了,盲人在看人的时候,就是这种样子,她可以通过声音判断我所处的大概位置,却无法真正做到精准定位,比如直视我的眼睛。

“有人?”唐小姐确实看着比刚刚好些了,她侧过头看向这边。

“不知道是不是活人。”或者说,一个人被困在岩洞里,有没有可能活几个月。

如果食物和水充足,这个人又有足够的药品,并且身体健壮的话,活上一年也是有可能的。

“她不是喊救命了?”唐小姐困惑地望着我。

“啧,会喊救命的不一定是活人。”

“那你打算见死不救?”

“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啊,把她弄出来,她要是把你弄死呢?”

“有你在,她伤不到我。”

呀…我这思想上的鸡皮疙瘩掉一地,“你能不能不要把信任的话说得这么肉麻?”

“不止屁话多、事儿还多,赶紧救人吧。”

我不和病人计较,挪开洞口的石头,戴上手套把地上的女人拖出来。

这是杜医生在我出来前再三嘱咐的事,要求我触碰其它东西前必须戴手套,她是因为之前石化感染的事对这种事十分忌惮。

女人在岩洞内待的时间不短了,有没有感染上什么奇怪的细菌病毒尚未可知,我沾到没事儿,就怕回去之后传给杜医生他们。

我把女人身上缠上绳子,像拖唐小姐那样把她拖到洞外的空地上。

外面有新鲜,但不知道干不干净的空气,我给女人倒了一瓶盖的水,这水是汪乐他们给我凑的,而我用不上。

丧尸也强不到哪去,一瓶盖水远远不够她喝,但这水只是给她润嗓子用的,并不是解渴。

<>app2();

(https://www.x/read/155358/55200131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