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梦

小说: 天经之破劫年 作者: 童墨言先生 更新时间:2020-05-23 06:20:56 字数:2121 阅读进度:28/29

景云猛地站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师傅你这话就不对了,正所谓长者赐,不敢辞,若是推回去就是对长者的不敬,所以师傅你看徒弟我多么敬畏您。”

颜匀气得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息变得不协调,一阵一阵的喘着,意识到自己的样子,闭上眼睛,把手放在身前往下抚顺。

过了一会儿,颜匀甩开袖子转身就走“你就在这儿待着吧,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吧,还有,臭小子你要是让我丢脸,我让你不止丢脸,还丢掉半条命。”

景云眨眨眼睛,这师傅咋这么好气!就说了一句话而已,咋就生气了呢?重要的不是师傅生气,而是小爷要在这里过夜了,可是小爷看过大夫,大夫说小爷睡觉不能冷着,要不然明天心情会不好的,完了,完了要怎么整?真的要冻死了。

………………

距离颜匀出去又过了一个时辰,空气开始变得寒冷,景云感觉自己已经变成冰块了,无奈只好我继续练着剑,练着练着就自我发热了,到时候自然就不冷了,只是有些困。

练了一会儿景云就有些困了,坐在地上抱着大腿缩成一团,四周黑暗,只有墙壁上的灯火亮着,只有景云轻轻的呼吸声,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没一会,脸冻得青紫,景云这才感觉到,这里面有些不对劲儿,就算冷,可小爷是个修仙之人,可这里面的冷气却能透过他的身体侵蚀他的肺腑,冻了一会儿,神经就变得精神起来,脑袋不再昏沉,可这样也让他变得更能感觉到寒冷的存在。

景云抱着双肩上下活动着,企图通过摩擦产生的热量让身子暖和一些,只可惜这点热量并不足够,强烈的寒冷初催促着景云活动起来,又开始练起了剑。

……………………

不知过了多久,景云感觉到寒冷褪去,寒冷的感觉褪去之后,也感到了无比疲倦的困意,困意袭来景云没有任何阻止的能力,咣当一声整个人坐在了地上,眼睛一黑就睡了过去。

景云做起了美梦,在梦里在大比上获得了胜利,所有的人都为他而高兴,尤其是师傅,虽然不显露出来,但是景云能够看到师傅在暗地里的笑容。

画面一转,师傅退隐,将谷主的位置传给了他,而他也没有辜负师傅的期望,让谷内的实力又提升了一大步。

画面再次一转,他依旧是那个他,可师傅已经变得苍老,满头白发,躺在床榻上,脸上不复年轻,也不复严肃,满脸笑容,虽然是满脸笑容,可眼角却流着泪,眼泪滴答滴答的滴在床榻上,嘴中不断嘱咐着景云“小景啊,师傅最放不下的就是落落了,你要照顾好落落,不能让落落受委屈,然后是你师娘,为师走后,你师娘就变成了孤独一人,你和落落要常陪陪你师娘,回去之后先不要告诉她们娘俩,能瞒多久是多久,如果问我干什么去了?就说我在闭关修炼。”说着就要用手去摸景云的脸,可意识慢慢变得昏沉。

……………………

一个悬崖上,两个人对立着,其中一个男人从袖子里,伸出一只布满老茧的手“不知道谷主有没有做好本座的交代的话”

“注意你说话时的语气,咱们俩个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我可不是你的仆人,在这么和我说话,小心我中断咱们的合作”

“哈哈,你是在威胁我吗?我告诉你,你不好惹,本座也不是好惹的,还有你不要忘了倾天子还这本座手中,若是把本座得罪大了,你就永远也不想见到倾天子了”

颜匀瞪大眼睛,一股无名怒火从心底冒起“你敢,你要是动我师傅一下,本座一定让你知道本座如今的实力,你可不要忘了,本座的实力不是你可以挑战的”

“底牌本座也有,本座可不怕你,你也给本座小心一点。”

颜匀冷冷的看了这人一眼“你放心,本座一定会把你的事情完成,你也要遵守你的承诺”

…………………………

颜匀闭上了眼睛,到最后还是没有摸到景云的脸,直到颜匀闭上了眼睛,大声吼道“师傅,不要走啊”紧紧的抓住颜匀的手摸在自己的脸上,突然之间,鼻子一酸,眼眶一湿,觉得自己好渺小,小到什么都做不了,景云就这么抱着颜匀的手僵在原地,眼神死灰,就这么愣愣的看着。

天空中突然下起瓢泼大雨,“轰”一声惊雷劈在房子上,整个房子开始塌陷“啊”景云猛的惊起,眼睛一下子睁开,双手撑地,全身冒着冷汗。

“唔,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有点饿了”景云在梦中惊醒,刚醒来就发现自己有点饿了,只是自己打不开门,之前就试过了否则他早就出去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呆着。

就在景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石门打开的声音想起,一个身影走了进来,这个人正是颜匀,景云看着缓步走来的颜匀忽然间发现自己又有些想要哭的感觉。

颜匀看着精神颓废,但是眼睛有些红的样子,便好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景云听到颜匀的话,又想起刚才的梦,忍不住有些伤心,景云莫名的感到害怕,万一师傅真的去了呢?可是,人生老病死乃是常态,而且这只是一个梦,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伤心难过啊?

颜匀看着景云变幻莫测的脸色,内心有些担忧,其实这一切都是他计划,那一股冰冷的寒气也是他为景云准备好的,无论景云怎么说,他都会找一个理由把景云留下来。。

虽然担忧,可是这是景云必要走过的路,如果挺不过去,那也只能等待下一个天劫之人了,但是无论如何这也是我颜匀的徒弟。

景云看着颜匀缓缓地说道“师傅,我梦到师傅你死了,就在我面前,还说要瞒着师娘和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