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讨要

小说: 天经之破劫年 作者: 童墨言先生 更新时间:2020-05-21 01:12:03 字数:2150 阅读进度:27/29

景云已经绝望了,这真的不是什么师傅,这是不折不扣的恶魔,万恶的世界啊,为什么这样的人修为可以这样高。

景云现在的心情犹如跌入万丈深渊,风是冷的,人也是冷的,这一直练什么时候是个头,怕不是要练个一年左右,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梦想着闯荡江湖,做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大侠,不过做一个江湖大仙也不错,以他的忽悠水平怎么也混一个大名出来,顺便挣点银子花,做大侠还怎么收银子。

唉,哥实在是太完美了,干什么都行,自己都佩服自己。

就是景云意淫了一会,颜匀眉头皱了又皱,刚要一拳垂下去,想了想又放下了,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爽,还是做不到师傅那般的平静如水“小景,你在想什么啊?”

景云想到师傅以师傅的性格,绝不会轻易放过他,就感到一阵头疼,可是感到头疼并不会让师傅放过他,要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搪塞过师傅,要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就在景云急得焦头烂额想办法的时候,颜匀又开口了“快点儿学吧,我出去了,记住你今天的任务。”

景云松了一口气,好在师傅出去了,要不然免不了一顿毒打,师傅这一下出去的真好。

……………………

时间飞逝,景云已经在里边儿待了四个时辰了,终于看到了是最不想看到也是最想看到的身影,这个身影就是颜匀,景云看着颜匀的身影慢慢走下来“师傅你可来了,再不来你徒弟我可就要饿死了。”

颜匀看了一眼景云,将藏在身后的吃食拿了出来,放在地上,就往回走了“快点吃,吃完了继续练。”

景云听到这话,心头一凉“师傅我能不能回静心阁继续练?您这也太严苛了吧?”

颜匀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当初为师也是这么练的,那时的为师才六七岁,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坚持不下来吗?”

景云遇到颜匀的话语,没有再反驳,如果他反驳一句,师傅老人家也会有借口再搪塞回来,再放么第二句话,师傅老人机还可能还会有什么幺蛾子来折磨折磨他。

只能无奈答应下来,用一副看着仇人说出的语气说道“是,弟子遵命,师傅走好,万一走摔了就不好啦。”

颜匀轻轻一笑,这臭小人真是欠打了,敢这么说师傅,下回一定要罚他一个不尊师,不重道的罪,让你臭小子感受一下师门怎样惩罚这样的弟子的,真要让臭小子欺负到头上了。

大喝一声“臭小子,跟我走,让你知道知道师傅我的厉害,一点也不知道尊师重道是不是?”

景云一张脸变成了苦瓜色,要遭殃了,看来要找师娘出马了,来吧,师傅,我会不会屈服在你的鞭策之下就看师娘了,师娘啊师娘,你可千万要帮助弟子度过师傅这一劫啊,要不然就只能屈服在师傅的鞭策之下啦!

景云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颜匀看着景云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觉得内心非常高兴,没想到这小子也会有这么个认怂的时候,老夫我实在是高兴啊“臭小子,快去练剑决,为师逗逗你而已,你还当真了?真是个傻小子。”

景云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靠,小爷被套路了,完了,完了,刚才认怂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丢脸丢到家了,怎么办?这件事一定不能传出去,尤其是师姐否则每天都会接受耳朵上的摧残的。

景云抬起头,脸上的表情让颜匀一愣,这小子的眼神儿和表情都很吓人那,就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样,只不过接下来就让颜匀一笑。

只见景云委屈巴巴的看着颜匀,努力挤出几滴泪水,语气软弱弱的说道“师傅,刚才的事可不可以不要说出去?”

颜匀一下子笑了出来,姐姐这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打了一个哈欠,一副慵懒的模样“哎呀!可是师傅的嘴不怎么严啊!这可怎么办?”

景云一脸谄媚的笑道“要不师傅您老人家坐着弟子给你锤锤腰,或者是捏捏腿揉揉肩膀,您老人家看这样如何?”

颜匀一副惊讶的模样,紧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那一一脸的笑意让景云看了,想打几拳,好出出气,九月用自己的衣服在台阶上擦了一遍“来师傅您做,让徒弟孝敬孝敬您。”

颜匀伸了一个懒腰“啊,有徒弟就是好哇!随便坐哪都是干净的,还有徒弟给捶腰捏腿揉肩膀,真是好哇!”

景云“呵呵”了一声,装出一副笑脸,这笑容怎么看怎么不对,不过颜匀可没有注意到,因为此时的景云正给颜匀捏着肩膀站在颜匀的身后,故而颜匀看不到景云的正脸,否则的话非要给景云打一顿,出出气才好。

颜匀舒服的出了一口气“小景啊,为师可是非常看好你的,在宗门大比你可一定要给为师争口气,天下正派之首,你可不能让为师丢了面子,否则的话,为师就让你丢面子,你小子懂不懂?”

景云“嘿嘿”一笑“我懂,师傅,师傅,我懂,我一定为师傅争光,争一口气,绝对绝对不会让师傅丢了面子,如果我要师傅丢了,别只到时候师傅怎么罚我都行。”

颜匀“呀”了一声,脸上显出惊讶的神色“这可不像你呀,你小子可是无利不贪早哇!性子可倔强的很,可不会这么轻易服软,这种话从你口中说出来为师,我真是惊讶万分啊,说说为什么服软了?”。

景云挠了挠头,一脸谄笑的看着颜匀“师傅,一有没有一些好东西给弟子用用,要不然弟子怎么给你争气,对不对?到时候虽然弟子丢了面子,但是师傅也丢了面子,师傅的面子可比弟子的面子重要多了,师傅你听弟子说的对不对?”

颜匀听到景云的话,脸色一江,接着脸色又沉了下来“哼!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服软,我这好东西给你了,到时候这东西是不是就不会还给为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