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密室

小说: 天经之破劫年 作者: 童墨言先生 更新时间:2020-04-24 23:21:48 字数:2272 阅读进度:14/29

两人跟着尊者走在后面,苏域景跟在后面看着背影想着自己的修为什么时候也能变成这样,总是最弱小的那一个,心情不好才怪呢!苏域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叹什么气?”颜落落歪着脑袋好奇地问,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不转睛的盯着苏域景看。

苏域景看到颜落落凑过来,坏笑着的说道“师姐,看师弟也这么帅,已经把持不住了嘛?”

颜落落听到这话双颊变得通红“呸!想得美,你这么丑,修为这么差,对你把持不住,你怕是想多了。”

苏域景撇撇嘴道“切,本公子容颜天下无双,还看不上你呢。”

颜落落黑着脸,举起拳头,这招可谓百试不爽“你说什么?”

苏域景就是撇撇嘴“师姐,不要这么暴力,人容易嫁不出去的,可敢比比智商?”

颜落落哼了一声“本小姐聪明伶俐岂会怕你?你说怎么比?”

苏域景嘿嘿一笑上当就好“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颜落落听到谜语,眯眯眼,嘴角上扬,微微笑道“我觉得应该是先有你。”

苏域景脸上又垮下来,这是什么孩子?不是上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何你这么秀?不对,这个世界没有九年义务教育。

“打不出来就打不出来,怎么能骂人?”苏域景黑着脸问道,黑黑又黑黑,有能耐比比谁脸的更黑。(作者的幸运值,那就是个负数,所以说不许说作者脸黑,否则就断更。)

颜落落又是一笑“谁骂人了?你听到我骂你了吗?”

“你没骂我,你骂谁呢?”苏域景脸又黑了。

颜落落看着天,缓缓说道“那你说说我骂你什么了?”

苏域景气急道“你,你骂我,你骂我,我,我,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苏域景看到颜落落缓缓握起来来的拳头,天人交战,终于是从了心。

颜落落看到苏域景这样子,又乐呵呵笑起来了“师弟,你看没看过那几本书本书?”

苏域景郁闷的回答“什么书你倒是说,很烦人的,不说什么书,问我看没看过。”

“《师姐的教育。》《师姐最大。》《那些年师姐的道理》”颜落落说完,一蹦一跳的走到了苏域景前面。

苏域景看到眼前的背影,心里那个恨呐!苍天无眼呐!

“轰隆隆”“轰隆”突然间天降大雨,雷声阵阵,苏域景衣服都湿了,苏域景暗念道,苍天有眼。

“轰隆”一道雷霆落下,霹在了苏域景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苏域景傻眼了,这老天爷难道是受虐狂,苍天无眼,苍天无眼,“轰隆”一声劈在了苏域景的后方,吓的苏域景是寒毛竖立。

“我靠!难道说老子就是传说中拉仇恨的战士,可我只想做到道爷啊!”苏域景心凉凉。

颜落落哈哈大笑“师弟,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什么叫做了亏心事?我苏域景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怎么可能做亏心事?”“轰隆”又是一道霹雳,却没有落下,就好似在警告苏域景一般不要乱说话一般。

前面带路的尊者回头道“我们到地方了,你们俩进去了,我在外边儿等你们俩。”

苏域景看着黑漆漆的山洞,说实话他真的不太想进去,但是前有未知的,后有老虎,他果断选择前者。

苏域景想着问问可以吧“尊者,不知洞里有什么”

尊者挑挑眉“里面有三样东西,得到是你的机缘,得不到,那”尊者停顿了一下,苏域景心一跳“尊者不知得不到机缘有什么后果”

“后果到没有,但我不会轻易放你们俩离开”尊者轻描淡写的说完这句话。

“不知尊者这是什么意思”事已至此苏域景已经不打算装下去了,撕破脸皮就撕破脸皮吧。

“嗯,你什么意思”尊者语气冷冷的说着。

“我”苏域景刚要说话就被颜落落拉了拉苏域景示意他不要说下去了“尊者,是小子无礼了还请尊者见谅”

苏域景转身拉着颜落落就向山洞走去,彻底进入山洞后颜落落对着苏域景生气的说道“你刚刚说什么呢?一不小心就会死的,你知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师姐,你说修为高,真的就可以随便杀人吗?”苏域景失落的说道,语气显得非常深沉。

“嗯”颜落落语气非常的肯定。

“是吗?那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一个不会有杀戮的世界”苏域景又问道,颜落落的回答让苏域景一愣。

“有过,还记得以前我见过一次真正的杀戮”颜落落说话实声音颤抖“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由无数人形成的血河,那是一个魔鬼”颜落落声音颤抖,眼睛也流了泪。

苏域景看颜落落哭得这么伤心,并没有再提下去,于是转移话题道“师姐,你说师傅怎么还不来找咱俩?”

颜落落又哭道“估计是把咱俩忘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苏域景很无语,这是什么师傅?“额,师姐你说一会儿咱们会遇到什么?”

颜落落回了回神,姐姐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无非就两种,第一种我们被骗了,第二种真的有奇缘。”

苏域景歪着头瞟了颜落落一眼“我想请问师姐这和没说有区别吗?”

颜落落扑闪着大眼睛可爱的说道“当然有区别了,区别就是这两种可能被我说出来了。”

“我们还是快点儿走吧。”

…………………………

没一会儿苏域景和颜落落很轻松的找到的一个密室,两个人推开门一前一后的走进去。

“小心点”两人同时说道。

这间密室只有一件装饰品,显得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唯一的一件装饰品就是正中央的桌子,而桌子上放着两个做工精美的木盒的。

“师姐,你说这是不是尊者说的机缘?”苏域景好奇的问道。

“有可能,打开盒子不就知道了。”说着伸手摸向盒子。

苏域景连忙拉住颜落落“师姐啊,可不可以猥琐一点?”

“去死,你才猥琐。”颜落落气愤的说道。。

苏域景欲哭无泪,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一句“师姐,我说的此猥琐非彼猥琐。”

颜落落眼神犀利的问道“那你说的猥琐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