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回忆

小说: 天经之破劫年 作者: 童墨言先生 更新时间:2020-04-14 17:56:12 字数:2150 阅读进度:8/29

院“真的”苏域景两眼放光,证明自己是天才的时候到了,自己要农民翻身,农奴把歌唱呸呸呸,要证明自己不是优秀,而是比优秀还有优秀。

“那当然了,师姐什么时候骗过你”颜落落背着手昂起脑袋,目光如炬,如果个子在高一点就可以了,就是一个光辉形象了。

“师姐,咱们两个一共才认识俩天,这话好像不大合适吧?”苏域景走上前,摇着脑袋,用着像审讯犯人一样的眼神说道。

颜落落听言狡辩地说“两天也是没骗过你是不是?,不是吗?是不是?我就问你两天是不是”颜落落脸颊有些泛红,她好像骗了一把剑,虽然是苏域景送的,关键是她没说这把剑是一把好剑,不对,是一把绝世好剑。

“才,对对对,师姐你说的太对了,师弟忍不住佩服,心中的激动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嘿嘿,师弟夸奖了,师姐也是非常佩服师弟的厚脸皮的”颜落落毫不留情的说着,内心深处想的是千万,千万不要着急,不能露出破绽。

“师弟的厚脸皮师姐怕是学不来的,现在还是学学师姐的剑法吧”苏域景搓搓手,有点迫不及待了,他实在是太想学那些心法了,剑法了什么的东西毕竟是个男的,不能让师姐一直欺负着。

但是苏域景想学的原因是想变强,变强是想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

“学什么学,你师姐我还没有吃饭呢,你想还没学就饿死是不”颜落落说完,双手放在身后一蹦一跳地向着外面走去。

“等等,师姐你能不能整来两只鸡和一些荷叶”苏域景突然有些馋叫花鸡了,或许是想念上一世的美食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是叫花鸡,也行和他刚刚到这一世是乞丐有关8吧。

“小问题,就一只鸡和一些荷叶而已,不过师弟要这些干什么?要一只鸡师姐可以理解,但是要荷叶是要干什么呀?”颜落落不解的问道。

“嘿嘿,师弟要做的吃食叫做叫花鸡,师弟做的叫花鸡那是天下一绝,啧啧,谢谢就能流口水”说着苏域景竟然真的流出了口水,感觉到口水流出来,就尴尬地用手擦了擦。

“恶心,离我远点,不要碰到我,要不然你就死定了,还有我教你的那个l道理一定不能忘”颜落落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苏域景,身子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表情非常不自然。

苏域景看了不在搭理颜落落,向着外面走去,虽然他不知道善房在哪,但是苏域景实在是受不了颜落落的那种嫌弃的眼神。

左拐右拐,苏域景像无头苍蝇一样走了好半天才到了膳房,苏域景才到膳房门口就问道了一股浓浓的菜香味和一股浓浓的烟烟火味。

“站住”苏域景刚刚走进院内叫被拦了下来,苏域景现在心情很不好。

“臭小子瞎喊什么喊,公子请进,还请公子不要介意,不知公子要进厨房有何贵干,毕竟这厨房内油烟子大不太干净”这是另一个看门的人。

“我们俩是来拿配料的,我想进去还需要你同意”苏域景走上前,看着

“啊,啊公子想进就进,我这就带少谷主和公子进去”拦下苏域景的那个人连忙带着苏域景和颜落落进到厨房内。

“啧啧,真是势利眼呀,狗眼看人低,没想到三清谷内也是什么人都有”苏域景喃喃自语,更重要的是面子上有点尴尬,他要进就不能进,颜落落一句话就可以进去了。

“喂,瞎说什么话呢,什么叫三清谷什么人都有,会不会说话”颜落落掐腰,气势汹汹的问,两人说话毫不避讳,弄得拦下苏域景的人尴尬不以。

“师姐说笑了,大门大派混进来几个小鱼小虾也是很正常”苏域景故意大声说出来,苏域景是故意给拦他的那个人难堪的。

“多谢公子教育之恩,小人只是个看门,但却靠着看门养活一大家子,还望公子海涵,公子大人有大量不和小人一般见识”这人听到苏域景当即就点头哈腰地道歉。

苏域景看到这人点头哈腰地道歉,心中也是被触动了心弦,前世他出了校园到了社会上打拼又何尝不是跟别人点头哈腰,尽量的讨好顾客。

苏域景双眼流下眼泪,用手摸摸已经流下来的眼泪,他感觉到了泪水的温热,原来自己以前也是这般的讨好别人呢?

他苏域景仅仅只是,只是为了在那一个吃人的社会上生存,他抛弃了那所谓的尊严,抛弃那所谓的男人的脸面,他将这些抛弃在地上狠狠地踩踏,然后在双手捧在手上,脸上还要保持微笑,讨好别人。

他以前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只不过是刚刚出来校园,刚刚来到社会上就被狠狠地踩踏,作践,他不过是个普通人,无权无势,社会是个大染缸,想要爬上来坐在缸沿上看着缸里面的人总要染上个什么颜色。

社会是现实的,做梦可以,但是你当真那你就只能是最下面的人,你幻想着社会为你变色,现实就会给你当头一棒。

“师弟你怎么哭了”颜落落看到苏域景落泪莫名的感觉心中一痛,颜落落的眼睛也莫名其妙的变得通红。

“没什么”苏域景突然没了心情,感觉心好痛,好像睡一觉从此一睡不醒。

“师姐,我回去了不吃了,明天在给你作一只叫花鸡”苏域景目光涣散的走回了静心阁。

苏域景回到屋内躺在炕上就入睡了。

“北星街六号街晚安咖啡店开业了,开业第一天折扣六折喽,千万不要错过,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个动漫外套大声的喊着,年轻人拿着一沓传单不停的喊着,来人就塞上几张。。

而那些人有点看一眼走远后就扔掉,还有的叠着玩,叠着叠着就叠没了,还有的直接就扔在了年轻人的面。有的还要骂上一句。

“唉,都扔在地上,一会城管来了还要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