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吃醋?

小说: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超能干 作者: 堆堆 更新时间:2019-07-10 20:30:59 字数:2223 阅读进度:426/520

早餐过后,是厉漠琛亲自开车去了盛京集团,江晚本以为厉漠琛是临走前去处理公务的,但是,厉漠琛却并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乘坐总裁专用电梯,带着他们去了顶楼。

江晚本来还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直到顶楼的玻璃门打开之后他们的面前,是宽阔而无垠的一片机坪。

前方停着一架巨大的飞机,机翼以及机尾有着一个极其复古的玫瑰花图案,尊贵而霸气。

还有蓝色白色红色相间的彩旗迎风飘扬。

红色的地毯随着旋梯滚落。

“这是去哪里”

江晚揉了揉眼睛,简直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

“等会去飞机上继续睡一觉,时间还长,”厉漠琛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抱着她上了旋梯。

小家伙看见这种豪华私人飞机也异常的激动,几乎是车子停下来,小家伙就屁颠屁颠先爬了上去。

飞机内部十分的奢华宽敞,香槟色的主体颜色,周围都有着摆放的水晶饰品或瓷花瓶。

里面自带的卧室、客厅、浴室、厨房一应俱全,完全就是一个家的样子。

这里客厅的采光极其的好,厉漠琛将她放在大沙发上,并且细心的给她放好了靠枕。

江晚抬起身子,透过旁边的玻璃窗,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抬起头来看向旁边的钟表,竟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她睡了那么久。

大约分钟,厉漠琛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上面是一小盘切好的水果,看起来甜美多汁。

“你今天早上吃的有点少,在多吃一点,我们还要三个小时才到地方。”厉漠琛在她的身旁坐下,将托盘放在了她身前的玻璃茶几上。

“谢谢,”江晚看了一眼,的确是很有食欲,她半靠在大沙发上,长发慵懒的凌乱,身上还穿着那条白色的蕾丝的睡裙。

厉漠琛就坐在她的身旁,白色的衬衣笔挺,手里像是在翻着什么文件一样的东西。

江晚叉起一小块水果尝了尝,甜甜的,本来以为他是在处理公事,哪知道,看见了标题

海城旅行攻略最完结篇。

当时江晚就有点惊呼了,厉漠琛看这种旅行攻略杂志,简直跟他的人设不符啊

但是吐槽归吐槽,江晚看他这个样子,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些温馨的。

“你学这个干什么”

犹豫了再三,江晚还是问出口,但是说出口后,她自己都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我亲自当导游,带你和西宝好好玩玩。”

“我很开心。”

见他头也不抬的专注的模样,江晚总是有些想笑。

“一份切水果就开心”

“我没猜错,这个应当是你切的”

“聪明,”厉漠琛终于从那个杂志里里抬起头了,“因为是我做的,所以开心”

“才不是,”江晚看着厉漠琛含笑的眼睛,就有些故意想气气他,“因为能出去玩了,跟着大佬出门旅行可真是太舒服了,还有私人飞机可以做。”

“我的就是你的。”

江晚一阵恶寒,看厉漠琛最近情话技能满分,她简直要起鸡皮疙瘩。

“你能不能不要学这些,很俗套。”江晚看着他明明带着逼问的眼神,僵硬的给了他答复。

厉漠琛却不以为意。

“妈咪妈咪,你们在吃什么呀”小家伙上了私人飞机很是新奇,让空乘带着他转了一圈,回来便看到了妈咪在吃东西。

小家伙开心的跳到了妈咪的怀里,小手搂着妈咪的脖子,见状,江晚用银制的小叉子插起了一块哈密瓜递到了小家伙的嘴边,小家伙吧唧了下嘴,含糊不清的说,“妈咪,好甜呀,西宝还想吃”

“给你。”江晚见儿子喜欢,便直接把水果地给了小家伙。

小家伙顿时喜笑颜开,他拿出了手机,拍了照这才开始吃。

而厉漠琛盯着小家伙,脸上却写满了不悦这是他切给江晚的,怎么就变成了小家伙的了。可是偏偏,自己的儿子,自己没办法。

江晚和小家伙分着吃了水果,小家伙到底还是小孩子,他在窗户旁边看了好一会风景,便开始打瞌睡了,江晚把小家伙放到飞机自带的卧室大床上,小家伙沉沉的便睡着了。

而厉漠琛拿起了遥控器,原本亮堂的大厅慢慢地变得昏暗,窗帘全部全自动的关上。

白色的屏幕自前方慢慢的落下。

“你干什么”

江晚警惕的看着厉漠琛有些冷硬的侧脸,分明有着几分生气

“看电影”厉漠琛阴沉着一张脸,将遥控器丢到了一旁,扯过了旁边的毯子丢到江晚的身上。

江晚一把扯下梦在自己头上的摊空调毯,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旁边的厉漠琛。

屏幕上已经黑了起来,有片名打出来。

江晚看到上面的一行题目,“我不喜欢枪战片。”

“”

“我不喜欢动作片”

“”

“我不喜欢恐怖片”江晚看着他不停地切着片子,“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老老实实休息一会度过这旅程”

“江晚,我在吃醋”厉漠琛一把丢了遥控器,这次切的是一部文艺片。

吃醋

江晚有些不能理解。

“江晚,你对西宝太好了,你考虑一下我,你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西宝长大了,也就像泼出去的水,跟你就不亲了。”厉漠琛故意这么说。

江晚一脸问号厉漠琛,就是这么喜欢挑拨母子关系吗

这可真是一个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的小心眼男人

察觉到了江晚的不耐烦,厉漠琛侧过头来,闪烁的银幕的稀疏的光在她的脸上跳跃着。

“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他低幽的声线环绕着,有几分不真实。

厉漠琛抬起手,将江晚搂到了怀里,他温润的手心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电影结束的时候,江晚没什么感觉,因为她的全程,都只记得厉漠琛轻浅的呼吸在她的耳畔。

她的世界,好像在这短暂,却又极其漫长的几个小时里,统统都是以他为中心

飞机还在飞行之中,透过窗帘,江晚还能够模糊的看得到外面的天气,一片晴朗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