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来斗啊

小说: 天降娇宠:爱妃快到碗里来 作者: 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6-09-12 10:31:27 字数:3442 阅读进度:430/685

陈十当下大惊,立即冲到她身边,“姑娘,你怎么样?”

楼柒却没有回答他,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但是表情却是发狠的。陈十看着她这表情,一下子就愣了,根本就不敢再叫。

再转头看沉煞,那种颤抖更明显了一些。

陈十左右为难,心似火焚。

而这时的梦境里,楼柒正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那刚才被自己拍了一掌晃荡了一下的无形防护罩。

没错,她是拍了一掌,照理说这是在她控制的梦境里,就算出现了这样的东西,她那一掌也能把它拍碎了,但是,一掌过去竟然遇到了抵御。

当她是白痴吗?

有抵御说明有外力。在她控制的梦中有了外力,说明这个梦不再完全是由她控制的,说明,有人插手了。

控梦魇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咒术,只要是咒术便有可能有漏洞,有人钻了漏洞也不奇怪。

楼柒自然不会因为这样就大惊失色。

但是不惊慌不代表她不愤怒。她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有发过火了,所以个个都以为她人善好欺是不是?敢介入她的咒术中!

她虽然不能在这个咒术中杀了对方,但是给他一击还是可以的!

楼柒双手齐动,左右手同时打着不一样的诀,结诀之后朝着那道防护罩点了过去。空气中仿佛有无声铮鸣,她一声轻喝,“破!”

介入她的咒术,说明那个人也是个咒术高手,但是她之前在与西非欢的较量中就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和意志力的强悍正是在这种咒术上最得利的。现在她的精神力狂涌而出,对方要真有本事,那就好好接着!

别忘了,她不仅仅是学了西非欢的咒术,还学了她的破咒之法,而且,在学了西非欢的本事之前,她自己也是会破咒的,再说,她在这些方面本来就有高于常人百倍的天赋,融会贯通,学一知百,现在她的咒术可不一定会输于西非欢的那个师父,西疆前圣女绯月。要斗,那就来斗啊,她真没怕过。

噗!

客栈中的怜心公子一口血蓦然喷了出来,脸色一下子刷白如纸,还不等翠儿去扶他,又紧接着整个人扑倒在面前的案几上,把上面的香炉都撞倒了,在地上砸成了碎片,香灰满天,扑了怜心公子一脸,让他本来纸白纸白的脸又多了一层死灰死灰,看起来狼狈不堪。

“公子,你没事吧?”翠儿赶紧将他扶了起来,同时心里也是惊讶不已。他们在咒术方面的天赋可以说是西疆现在最强悍的,就是前圣女绯月也说了,在同样的年龄段,她完全比不是怜心公子。

别的咒术先不说,就说这控梦魇,他要潜入绝对是轻而易举,而且对方不会发现他。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看都看得出来,公子这是遭受到了咒术反噬啊!

怜心公子狠狠地将那口气压了下去,摆了摆手道:“本公子...没事。”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

他这不是咒术反噬,而是直接受到了攻击!是攻击啊!

反噬和攻击并不是一码字,反噬是自己使了多少力气,然后出了差别反弹了回来,等于是自己伤了自己,这在施展咒术的时候其实也是常事。但是攻击是别人造成的!

意思是对方不止能够发现他的潜入,还能够找出他来,最后给他准确的一击!虽然在控梦魇中对方无法杀了他,但是这样的一招攻击,足已将他从那个梦境中逼出来,让他受伤,短时间内再无法窥探潜入到对方的梦里去。

“公子看到是谁在施展控梦魇了吗?”翠儿压下惊惧轻声问道。

却不知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在怜心公子的伤口上洒盐!

真是要气死人了,他竟然连人都没有看清楚!模模糊糊的,只听到有个女人在叫臭老道臭老道的,他连施展控梦魇的是那个女人还是她口中的臭老道都没看清楚,就已经被打出来了!

这简直是耻辱!

翠儿倒是擅会观言察色,看他难看的脸色就知道答案了,但是她都有点儿不敢相信。

“去,打水过来给本公子梳洗,我们要马上出发。”

怜心公子本来没有非要那施展控梦魇的人的性命,但是这一次对方这样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落了他的脸面,他哪里还能容下对方?

这一次不管怎么样,都要把那人找出来,让她尝尝他怜心公子的独门咒术!

怜心公子心里想什么楼柒自然并不知道,但就算她知道也不会把怜心公子放在眼里,他胆敢潜进她的梦里面,她不找他算帐就已经不错了,再敢凑上来,肯定揍得他满地找牙。

这个时候她暂时顾不上那个捣乱的人,因为她终于蹦到了臭老道面前。

“臭老道!”

“柒柒?我怎么会梦见你?”臭老道轩辕却表示很郁闷,“我这几天看到一部很不错的电视剧,里面女主的娘亲美貌过人,温柔娴淑......”

“停!打住!”楼柒顿时就叫了起来,你妹啊,这什么跟什么!臭老道住到她的房子里去都迷上看剧了!看剧就看剧吧,竟然还追星?你追就追吧,你喜欢女主角不好,喜欢女主角的娘?

打住打住,什么乱七八糟!

“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我是用了控梦魇进入你的梦中,现在你虽然是在做梦,但是本来会的东西,梦里没有道不会吧?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人突然爆发出了强悍的内力,然后又突然冰寒侵袭,整个人都跟冰人一样,还晕迷不醒是怎么回事?”

她的语速有些快,但是相信还是咬字清晰的。但是说完却见臭老道纳闷地看着她:“柒柒你在说什么?怎么断断续续的?”

断断续续?

楼柒怔了,随即想了起来,之前臭老道梦中要跟她说什么时,她不也一直没怎么听清楚?

看来,身在不同时空,还是有些不方便的。

她立即想了办法,折了条枯枝,在亭子外面的地上飞快地写起字来,尽量用最简洁的话描述沉煞如今的情况,写完之后对他招手,示意他过来看。

轩辕却果然走过来看了,“怎么要写又不写清楚,几个字清楚几个字模糊的......”

他的咕哝让楼柒快吐血了,她明明每个字都写得很清楚好不好?好在,她写得简洁,虽然有几个字看不清楚,轩辕却还是看明白了,一看明白,他顿时就睁大了眼睛惊道:“你个死丫头,这就是你找的男人?这是沉氏王族封印秘法啊!但,但也不对啊,如果是沉氏王族的封印秘法,应该不会对人有害处才对,不对不对,变异了?”

轩辕却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一下子又肯定是沉氏王族的封印秘法,一下子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待楼柒不耐烦了,他才不太肯定地说道,“应该是那封印秘法不是正常解封,触动了剧毒和蛊虫。”

“那会怎么样?”

“那就麻烦大了呗,怎么样。”轩辕却耸了耸肩。

楼柒差点一掌就拍在他背上。“臭老道,你给我认真一点!这是你徒弟你义女你侄女的男人!”

“啧,这男人许了三个啊?我徒弟,我义女,我侄女......”

“啪。”

楼柒忍无可忍真的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快说解决办法!”

“办法?”轩辕却就听到这两个字,好在他明白她的意思,便说道:“你的血啊,你的血可以压制的,然后半年之内一定要把毒蛊给解了。”

“我用我的血给他心口画了血阵了......”

“血阵?心口?”轩辕却还是听到了关键的两个词,立即就摇了摇头:“那不行啊,要全身都画上,脚底都要画,除了头顶,每一处都得画上,保持三天,哪里蹭掉了立即补上。”

好在楼柒是属于主控者,倒是听全了他的话。

有了办法,她心中顿时就是一松。就在这时,她听到陈十叫她的声音。

“姑娘你快醒醒,帝君不好了!”

不好了?

楼柒听到这话顿时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睛跳了起来。

陈十见她醒来,大松了口气,“姑娘,你快看看帝君!”

楼柒看向沉煞,只见他全身狂震,眼睛还是紧闭着,但是在他的胸口有一个小小的鼓起的包正在四处游动,一鼓一鼓的,看起来很是恐怖,像是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四下乱撞着要找出口爆出来一样。

“绝命蛊!”

她虽然知道沉煞体内有蛊,但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那蛊虫的动作。真特么的恶心。要是她身体里有这么一条蛊虫,估计她每天都要头皮发麻受不了。

“到洞口受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雨停了记得找点吃的。”楼柒不敢耽搁,立即就准备给沉煞全身画压制血阵。

胸口那么巴掌大的一个小阵都要花费她两个小时,全身都要画的话,估计得画上一天一夜了,这也表示,她的血要一天一夜地流着。

楼柒吸了口气,将沉煞的上衣都脱了下来。她的手碰到他的身体,只觉得手感不像真人,真心像是冰雕了。

“沉煞,如果你听得到我的声音,一定要坚持住,我现在要给你画压制血阵,你要放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