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控梦魇

小说: 天降娇宠:爱妃快到碗里来 作者: 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6-09-12 10:31:03 字数:3530 阅读进度:330/685

“这么深,要怎么下去?”娄信问道。

“要不这样吧,都累了一天,先在这里休息半宿,天将亮的时候再下去吧。”楼柒说道。

“好。”沉煞下了令,众人便各自靠在一盏烛火之下休息,这样更暖一些。

沉煞和楼柒靠在墙边,他将她抱在怀里,搂在胸前,埋首在她颈窝间闭眼休息。

偶尔只有一声烛芯爆开的轻响,夜,似乎很是静谧。

唯楼柒睡得有些不踏实。眼前一片迷雾,水流缓缓,水波在安静的夜里很轻很轻。小舟轻晃,她看到了沉煞正在走向那个坐在小船上的小姑娘。

......

九霄殿,三重殿门外,鹰看着眼前穿着一身黑色的少女,“非欢姑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

娇弱如一朵小白花的少女虽着黑衣,雪白肌肤却在月色下泛着淡淡的莹光,她的皮肤很滑很滑,这种滑,不需要用手抚摸,只用眼睛看就能够看得出来。

一双翦水秋瞳,泛着莹莹水光。

她虽不是绝色,但是却能够勾起男人心中的保护欲,任谁都想将她拥在怀里,好好呵护。

不过,鹰却拦在三重殿门之外,丝毫不因为她的楚楚动人便有一丝一毫的退让。

这个黑衣少女是西非欢。

“鹰卫大人,非欢睡不着,出来花园走走,不经意便走到了这儿,只是想着帝君不知道何时能回来。”

“帝君此去,不曾说过几时回来。”

“那么,鹰卫大人已经给帝君去信了吗?”西非欢微微低下了头。

鹰点了点头道:“昨日已经去了信,只不过,如今不知道帝君到了何处,所以,不确定信什么时候能送达帝君手中。”

“喔。”西非欢似乎露出了有些失落的神情,看得人想要急急安慰,鹰嘴巴动了动,没有说话。

西非欢眼里闪出一丝意味不明,“那,鹰卫大人,非欢先回去了。”

“非欢姑娘慢走。”

鹰望着西非欢的背影,天影突然闪身出现在他身边,声音低沉地说道:“我不喜欢这个女人。”

“切。”鹰翻了一个白眼,“天影,以前你眼里就从来没有看到过女人,现在在你眼里就一个楼柒,除了她,就没有一个女人是好的。”

“是帝妃。”

天影瞥了他一眼。

鹰一窒,“好好好,帝妃,帝妃。”他咕哝着道:“我真的没有想到,当时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竟然成了帝妃......”

而且,还是让帝君舍弃其她美色,只要一妃的那一个。

鹰不知为何心里闷闷的,突然情绪低落了下来。“也不知道帝君和帝妃几时回来,待帝君回来,看到非欢姑娘,不会出什么事吧?”

天影哼了一声:“谁让你自做主张留下那个女人?”

“什么叫我自作主张?她说了梦,小船,小姑娘,我能不留下她?帝君的那个梦,除了我和月,云,就只有你知道了,连雪都不知道,我们几个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她说她自小便与帝君梦里小船相见,我能不留下她?”

天影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反正,不管她是什么人,帝妃若是不高兴,她就得滚蛋。”天影说着身形一闪,回到了三重殿里。

鹰对着空气挥了挥拳头。

他想起了三天前九霄山下,非欢一身黑衣,红色斗篷迎风飘飞,策马到他面前,柔柔地绽出一个笑容,对他说:“我是非欢,这里是大哥哥的宫殿吗?非欢遵从梦里的约定,来找他了。非欢送给大哥哥的小船可还在?”

帝君有多重视那小船,他们都是知道的,当时雪撞倒架子摔了那只小船,帝君差点杀了她。他也知道帝君一直在找那个送了小船给他的人,可惜一直都没有消息,现在人自己上门来了?

就这个,他哪里还敢将她赶走?

就连曾对楼柒眼睛不是眼睛眉毛不是眉毛的雪,对这位也是客客气气地,虽然私底下嫉妒得要疯,见到了她还是将自己直接贬到侍女的地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这一位在,帝君还能坚持此生只要一妃吗?

他低低地叹了口气。

而在这个时候,西非欢回到了客院里,屏退了雪卫给她安排的四名侍女,听着她们的脚步声远去了,一甩袖扫倒了两把椅子。

清丽的脸上是一阵恼怒。

她是顺利进了九霄殿,但是根本没有想到她会连三重殿都进不去。

“不行,不能浪费时间。不回来又如何,本圣女还是可以再次入侵你的梦境,与你加深一下感情......”

西非欢脸上露出了一种势在必得的笑容,立即开始安排祭桌,摆上香炉。

......

沉煞的眉轻轻地皱了起来。

楼柒突然睁开眼睛,偏头看向了靠她肩膀上的沉煞,正好看到了他皱起的眉毛。

她眸光一冷,在沉煞的眉毛间有一丝黑气一闪而过,如果不是她因为正有所感,刚好看着他,一定会错过这一幕。

不对,不对劲,很不对劲。

她正想叫醒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一种可能性。

“控梦魇?”

这三个字一闪过她的脑海,她几乎跳了起来,但是她却不敢动。如果真的是控梦魇,那么是不能随便弄醒他的,否则他就算醒过来,会梦境和现实记忆产生混乱,不管他梦到的是什么,他都会坚定不移地认为,那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

从某一方面来说,控梦魇很邪恶!

是谁?

楼柒想起了以前的梦,想起了小船,那个男孩......

她咬起了牙,不管是谁,不管沉煞现在是做了什么样的梦,她都不会让对方得逞!

控梦魇以前是一个女巫所创,目的是要控制她的心上人,让他一辈子都只爱她一个,每日只想着她,哪怕是做梦也要梦到她,她的身影会占距他的心他的梦他的一生一世,只到死。

要证实沉煞是不是正中了控梦魇其实很简单,就是在这个时候,深度催眠他,催眠不会影响他的梦境,在施控梦魇的人也不会察觉到,但是却可以让沉煞自己将正梦到的一切描述出来。

如果他真的中了控梦魇,那个梦会特别清晰,有条理,而且,梦里的他会一直跟着梦到的那个人的思路走。

除非他的意志非常强大,那会出现另一种情况,那就是他会一直在跟那个人抗争着。

催眠,正好她会。

楼柒轻轻地让他靠到墙上,自己盘腿坐到了他对面,一道清风诀吹向月。他立即睁开眼睛。

“嘘。”楼柒一个食指竖到唇边,勾手指让他过来。

月心里一突,一看到楼柒的样子他下意识地就知道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虽然不知道楼柒是怎么弄出一股风只专门吹到他脸上叫醒他的,但是他还是轻轻地走到了他们身边。

在看到他过来之后还沉睡着的沉煞时,他心中更是震惊,因为以帝君的修为,他的动作再轻,走得这么近,帝君肯定已经醒来了,而他现在竟然还无所察觉,这不对劲,很不对劲。

他单膝跪下,询问地看着楼柒,楼柒唇微启,给他传音。

“月卫,我现在怀疑沉煞被人打了控梦魇,我要催眠他查探,你护法,不许任何人出声打扰到我们,明白吗?”

之所以叫醒月卫,是因为这里他的功夫是最高的,太多人醒来反而有可能破坏催眠环境。

月心头骇然,“控梦魇?帝妃,主子会出什么事?”控梦魇他是听说过的,但是并不怎么清楚,只是听过那个传说,没有想到,世上真有控梦魇这种巫术!

“看你们主子的意志力。”意志力强大的人,控梦魇操作起来会很吃力,其实,若是平时她要催眠沉煞的话也是很难的,但是如果他真的中了控梦魇,他的意志力会大半放在抵抗控梦魇上,这会让她的催眠变得很容易。所以其实如果她能够很快催眠成功的话,就已经证明他的确是中了控梦魇。

不再说话,她双手迅速地结着诀,丝丝灵力随着她所结出的咒诀,在半空中勾勒出一个个咒诀,没进了沉煞的额头眉心。

“沉煞,说吧,”她轻声说道:“说出你此时的梦境。”

沉煞果然开了口。

“开满山野的花,山下的湖很大,湖上有轻烟,船。”

楼柒心头一跳,“看看那船,仔细地看,船,是什么样子?”

“白色的船,小船,她......”

月的眉头也是一跳,她?小船?主子难道又做那样的梦了?他突然有点担心,若是楼柒知道主子总是梦到一个小姑娘,而且他们还一直以为那会是帝妃或是后,她会不会一气之下做出什么事来?

见陈十好像要醒,他立即一道气劲过去点了他的睡穴,怕他们醒过来,他索性将所有人的睡穴都点了,主子的梦境越少人知道越好。

楼柒没空理会他做什么,她的眉紧紧地皱了起来,沉煞又梦到那个了?

“她是谁?”

“她长大了,她要跟我说她的名字......”沉煞这时的神情有点儿复杂,又似欢喜,又有纠结。

楼柒心头更是一跳,她要跟他说名字?

“她叫什么名字?”

“非...欢。她说她叫非欢。”

放屁!楼柒差点骂了出来。非欢,什么鬼!谁是非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