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正文_第998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说: 替嫁婚宠:霸道老公深度爱 作者: 紫琼 更新时间:2018-08-17 14:41:59 字数:2227 阅读进度:1007/1074

沈少炜气得浑身发抖,真相竟然是这样的……丑陋,曹珊这个女人竟然是这样的……肮脏!

他和冷陵风兄弟两个,竟然都只是这个女人捏在手心里的玩物而已!

前所未有的愤怒熏红了沈少炜一双眼睛,两个铁拳,一下子砸到了栏杆,发出蹡蹡的声音。

是可忍孰不可忍!

沈少炜一步步踏下台阶,像地狱来的修罗,走到曹珊面前浑身散发着瘆人的寒气,看起来恐怖无。

“哈哈,沈少炜,你是不是因为看错了我很想戳瞎自己的双眼啊?是不是恨不得从来不认识我曹珊?哈哈……”曹珊犹不知死活地笑着。

猛地她的身体被沈少炜一下子举起来,身体失去重心,曹珊这才有点慌了,“沈少炜,你做什么?你放我下来,啊……”

伴随着惊恐的惨叫声,女人的身体呈抛物线,在空划出一道弧,然后重重地坠落地面,发出“啪”得一声闷响。

真佩服这个女人的勇气。

敢把他们兄弟二人当做玩物,要承担得起相应的代价!

从此以后,禹城,再没有谁见过曹珊这个女人,有人说她被送到非洲当军妓了,有人说她被送到国外的地下赌场当老外的玩物了……

总之,众说纷纭,不知到底哪一种说法才是真的。

爱一个女人,可以把她宠天,恨一个女人,可以立即让她下地狱。曹珊自己作孽,自然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重代价。

此后,任命时常在大街看到一个衣不蔽体的失心疯妇女,一天到晚寻找自己的女儿。

因为她又肮脏,又丑陋,没有谁走近前看一看,她到底是谁。

时间如流水,悄悄流逝,转眼,杜芊芊都在床睡了三个月了。听夏小玖又在病房里与杜芊芊聊天了。

“芊芊啊,你这个懒猪,你都睡了三个月了,你怎么还不肯醒过来呢?你都不知道,最近我的美容店附近开了一家美食店,里面有各种你

爱吃的小吃,你赶睁开眼睛,我带你一起吃品尝啊。”

“芊芊,我又去了一次我们大学校门口那家炒年糕店面,想不到那个老板娘还记得我们俩,她还挺挂念你呢,等你睡醒了我们一起去去那家店吃炒年糕吧。”

夏小玖喋喋不休,一边轻柔地替杜芊芊擦着脸的护肤品,“我们芊芊的皮肤越来越好了,知道不,我好不容易研制成功的美白真品,全用在你脸了,我可是给你记账了呢,你已经欠了我一笔巨款,再不醒来我给你算高额利息,让你倾家荡产也还不起我的高利贷……”

沈丽君默默收洗着刚刚给杜芊芊换下来的衣服,默默地倾听着夏小玖的声音,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笑。

因为有她,她的芊芊不孤单,她做母亲的还有什么理由不振作呢?她相信她的芊芊总有一天会睁开眼睛。

门外,冷陵风默默地守着,旁边站着霍翌铭,两个男人无声地吸着烟。

整整三个月了,冷陵风每天都过来,最初他还争取要进去,可是被杜天明夫妇阻挡了多次后,他每次来都默默地侯在门口,只是从窗口里看杜芊芊。

胡茬长出了一大截,也不知道修一修,头发很随意地搭拉着,眼睛下面是深深的黑轮,面容憔悴无,两个手指已经被烟熏黄了,当初的那个玉树临风的冷陵风,现在完全邋里邋遢,不修边幅,霍翌铭看得眼疼。

“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你不能稍微打理一下自己?”霍翌铭吐出一口烟圈,对冷陵风满满的嫌弃。

冷陵风无所谓地动了动唇角,深深吐纳着,“没心思。”把自己打理得光鲜亮丽又怎样?他心爱的女人都醒不过来,他打扮给谁看?

“没心思?”霍翌铭真想一个拳头给他砸过去,又有些不忍,两道剑眉耸动,“你不怕杜芊芊醒过来又被你吓晕过去?”

“……”

“你回家照照镜子,你这副样子,哪个女人看了不嫌弃?杜芊芊爱干净整洁,如果她醒过来看见你这个样

子,说不定,立即让你滚,你还怎么让她爱你?”

冷陵风眼眸微动,抬头嗅嗅自己的身,一股汗味。是的,他的芊芊爱干净,喜欢漂亮的男人,他这么邋里邋遢,等她醒过来,肯定会嫌弃他。

当即,他心里想,往后再来看芊芊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收拾得像以前干净漂亮,他不可以让芊芊嫌弃。

正时,杜天明提着食盒走了过来,他来给沈丽君送吃的了,看见霍翌铭,给他打了个招呼,眸光掠过冷陵风,眸子里闪过一抹痛色,却什么都没说,径直进了病房。

霍翌铭敲敲门,跟着走进病房,杜天明料定他是有话跟他说,两人默默进去,把食盒递给沈丽君,招呼霍翌铭在沙发边坐下。

沈丽君麻利地替两人泡了茶端过来。

“杜市长,三个月了,对陵风的惩罚已经够了吧?”霍翌铭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杜天明眼眸动了动,默默喝茶,良久,他才看向霍翌铭道,“霍总,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惩罚谁,我只有一个女儿,如今,她在床睡着不肯醒来,我照顾她都来不及,哪里有精力去管别人?”

“话是没错,可是,您的女儿是陵风最爱的女人,她如今这样,陵风心里的痛不你们做父母的少。”霍翌铭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门口,冷陵风正透过窗口,呆呆地看着床的杜芊芊,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他的心里忽地一阵揪痛。

“最爱的女人?”

杜天明冷嗤了一声,从杜芊芊出事到现在,他从来没有找冷家理论过一句,更没有半句责骂过冷陵风,作为父亲,他憋在心里的气实在太久了,霍翌铭这样一说,立即触动了他心底那根弦。

“霍总,你还真敢说!我完全看不出我女儿是他的最爱。难道他的爱是与别的女人在一起,把我女儿晾在一边让她心痛?他的爱是对别的女人百依百顺,无条件,无任何底线地答应与别的女人举行婚礼,而任由别的女人陷害于我,让我女儿感受切肤之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