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特么,想杀人

小说: 替嫁婚宠:霸道老公深度爱 作者: 紫琼 更新时间:2018-06-20 22:15:19 字数:2192 阅读进度:875/1219

高见哪里管得了许多,直接拽住女佣的手急急地问,“秦欣暖呢,她人在哪里?我有事找她,快说!”

嗷。

原来不是来杀人的啊。

女佣喘了一口气,手被高见捏着,有下一秒被拧断的感觉,“先生,我手好痛,麻烦你先放开我再说。”

高见一把扔开女佣的手,“快点说。”

女佣揉了揉被捏青一片的手腕,有些防备地看向高见,“你是谁?我们小姐认识你吗?”

特么!

高见狂躁地揉了一把头发,一把抓住女佣的领子,直想爆粗口,“我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你说我是谁?”

以前的高见绅士又风度,从来不屑对一个女人用不客气的口吻说话,但是今天,他真的急,刚才在过来的途,他的眼皮直跳,总有种要出事的感觉。

女佣罗里吧嗦,让他抓狂得想掐死她。

女佣被揪住了领子,再次被吓得面如土色,不过,听说是孩子的父亲,也没多害怕了,抖索着说,“小姐,小姐,刚刚去医院了……”

“她去医院做什么?和谁一起?”高见的眼皮又突突跳了两下。

“是沈先生陪着的,我只是隐隐约约听沈先生劝小姐把孩子打掉,其他的并没听清楚。”“他们去多久了?”高见听见是要打掉孩子,整个人都差点疯了,脑子里嗡嗡作响,瞪着两颗血红的眼珠子,揪住女佣领口的手力气太大,女佣差点被他勒的断气,一张脸都变成猪肝色了,只有出气没有回

气。

莫枫的车在高见后面两分钟到达,霍翌铭跳下车看见高见要闹出人命的样子,挺拔的身形过去,抓住高见的手腕猛地一扭,高见吃痛,松开了手。

女佣“噗”的瘫软在地。“说啊,她去了哪家医院?去了多久了?”高见血红着眼睛还想冲过去揪半天缓不过气来的女佣,被霍翌铭一把拦下了,再猛地赏他一个拳头,“现在才来着急,会不会太晚,之前不是装大,什么也不肯承认

?”

高见抚了抚嘴角,有血丝渗出来,这点痛算什么,他的孩子都要没了……

“说,小暖去了哪里?”女佣终于缓过劲来,霍翌铭立即问话。

女佣瑟瑟地看了眼霍翌铭,怕再被勒脖子,赶紧回道,“吃过早餐,沈先生过来带着小姐去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人流了,现在都已经快一天过去了,人流手术恐怕早结束了……”

高见只觉得双眼发黑,脚下踉跄了两步,莫枫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

霍翌铭的脸色相当难看,调头往车走,见莫枫和高见两人没有跟来,他扭头过去低喝,“还不走?去医院!”

“老大,现在去还有用吗?孩子都没了……”高见的眼睛已经湿润成了一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犹豫不决,他又怎么可能得知孩子存在的同时,也彻底失去了他?

“孩子没有了,难道你不想对小暖负责?”霍翌铭真的想再赏给高见一个拳头,“难道是我眼瞎,看错你了?”

像高见这样身份的男人逢场作戏,睡一个几个女人,再正常不过,霍翌铭更没心思去管这种闲事,但是,他招惹的女人换成秦欣暖不一样了。他必须得管。

不管他爱不爱,不管他们有没有孩子,只要他高见碰了秦欣暖脱不了爪爪。

“我没有不想负责!”高见擦了一把眼角,推开莫枫,麻利地跟着往车走。正时警车赶到了,见霍翌铭一行车要走,几辆警车立即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两台车团团围住。

几个警员正要下车,执行公务,霍翌铭摇下车窗,黑着脸看向他们,“麻烦各位还是给让让道吧,人命关天,出事了你们谁负责?”

几个警员在看见霍翌铭那张脸时已经够吃惊了,刚刚根本没看见前面的车是霍翌铭的,如果早看见了,他们还追什么追?早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霍翌铭可是这禹城的活阎王,谁敢在他太岁爷的头动土?

再听他说人命关天,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麻利地倒车,让开一条路,一边道歉,“霍总,刚刚距离远,实在没有看见是你,对不住了。你有急事,你请。”

“谢了。”霍翌铭冷着脸丢下两个字,两辆豪车,一脚油门下去,像离弦之箭,冲了主干道。

三个人风风火火赶到医院,刚走到门诊部大厅,看见沈浩扶着脸色不太好的秦欣暖走过来了。

“小暖。”高见的眼睛一片通红,瞄向秦欣暖的肚子,他差点当众滚下了眼泪。那里曾经孕育过他的孩子,几个小时前还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要真追究起来,他是害死自己孩子的凶手。

如果不是他优柔寡断,如果他肯早一点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他的孩子不会……

霍翌铭一行三人出现在面前,秦欣暖感到很诧异。高见通红的眼睛更是让她怪,他喊她的名字都带着哽咽,她不太明白几个意思。

只是管他什么意思,都与她无关了。

她和高见从今后以后再无牵扯。

这两天,沈浩一直都在劝她拿掉孩子,毕竟她的家族,她身为秦家的孩子,未婚先孕的确会让整个家族蒙羞,甚至,她很有可能会被赶出秦家。

秦老爷子虽然爱她这个孙女儿,可是骨子里都是正派严肃的,军人的身份使然。再加家族里明争暗斗,暗潮汹涌,那些眼红秦欣暖得宠的堂哥堂姐,叔伯阿姨,还不趁机落井下石,将她一脚踩死?

不仅如此,她的父母可能也会因为她受到牵连。后果的严重性,让秦欣暖不得不考虑沈浩的提议,将孩子做掉。只是,妇产科里来来往往做人流的人不少,可是生孩子的更多,看着一对对父母,抱着襁褓里的孩子,那温馨幸福的样子,听着婴儿响亮的

啼哭声,秦欣暖的一颗心都要碎了。即便她了手术台,最后一刻,她还是逃了。她算是彻底想清楚,哪怕生下孩子,她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她也认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