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我要和你离婚

小说: 替嫁婚宠:霸道老公深度爱 作者: 紫琼 更新时间:2018-05-22 08:13:27 字数:2222 阅读进度:811/1218

她什么时候跑出去招摇过市了?她什么时候巴不得秦家的人逮住她了?对,秦天的话里就是这个意思。

呵呵,原来,他只是担心她被逮住了,然后成为被人威胁他的软肋。

眼睛里有湿意,乔佳瑜狠狠地憋了回去。转过来看着秦天,这张没看一回,她就心动一回的脸,看起来那么陌生,“秦天。”她第一次喊秦天的名字了,小脸上满满的失望,“你放心,我爱不爱离家出走的用不着你管,也没必要通知你,那是我自己

的事情,还有,假如我真的被什么人抓住了,也与你没有关系,你放心,即便是我死,我也不会拖累你!”

秦天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丫头对他说话的语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这么冷漠了?什么与他无关,不要他管,不会拖累他?

这丫头到底知不道自己在说什么?

火气噌噌往上冒,和乔佳瑜这么闹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秦天实在不喜欢家里不安宁。更不懂得如何处理夫妻之间的矛盾。

狠狠地揉着眉心,他猛地看向乔佳瑜,声音冷了好几分,他也赌气地说,“我是你丈夫,你让我如何不管你?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以为我真想管你?等你出事了别回头找我哭!”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秦天那句“你以为我真想管你”狠狠地刺痛了乔佳瑜,她心痛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果然,他说真心话了,要不是法律上,他们还存在着夫妻的关系,她哪里能求得秦天对她说这番话?

他们做了那么久的夫妻,秦天即便不爱她,好歹同床共枕了那么久,难道就一丝丝夫妻之情都没有?

心,好痛!

乔佳瑜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一双手紧紧地捂住心口的位置,小身板都在瑟瑟发抖了。

秦天发现了她的异样,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过去扶她,“乔佳瑜,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心痛啊?心痛到死!

乔佳瑜瞪着一双眼睛,眼泪答滴答滴滚落眼眶,却是没有发出一点哭声,秦天慌了,乔佳瑜的身体他是知道的,体质很好,也没病,想来是自己的话把她刺激成这个样子了。

“乔佳瑜,我……”

“给我放开!滚!滚那!”乔佳瑜终于爆发了,力气超乎寻常的大,一把甩开了秦天的手。

“佳瑜,我……”“我不稀罕你的怜悯,我也不稀罕你管我,不需要!统统不需要!”乔佳瑜血红着一双眼睛,手指颤巍巍地指着秦天,“和你结婚,我就是你的累赘,我让你痛苦,我很抱歉!可是,我也受够了!受够了你对

着我机械化的动作和语言,受够了你只是为了履行夫妻义务才和我睡觉!受够了你随时在我面前,表露你对她有多爱!更受够了你把我当成一个金刚不坏之身随便伤害!”

“我发誓,秦天,今天我就让你解脱,也让我自己解脱,我不会再爱你,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不要爱你!”

秦天震惊地看着乔佳瑜,“你,你什么意思?”或者说,他已经预料到乔佳瑜后面的话是什么了,只是,他实在不敢相信。

“我要和你离婚!”乔佳瑜蓦地蹲下身,抱着自己放声痛哭。嘴里虽然说得这么狠,可是,她真的爱秦天,不爱他,她根本办不到。

然而,她能怎么办?

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话都说出口了,她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

秦天愣怔了好久,出口的话,变得轻了很多,“乔佳瑜,我希望你不要开玩笑。”

秦天的原意是,让乔佳瑜不要轻易把离婚挂在嘴边威胁他,他会烦,他最受不得谁威胁他。

然而,这话听着乔佳瑜耳朵里,变成了秦天早就巴不得和她离婚的意思。

秦家家主是没有资格提离婚的,然而,如果是女方执意要离婚,不肯继续与男方生活下去,可以离婚,但是联姻的两大家族之间约定联盟什么的,必须继续执行。

乔佳瑜提出离婚,秦天没有任何损失。

女人一旦钻进牛角尖里,就很难走出来。

狠狠地抹干眼泪,她的眼睛已经红的像桃子,眼泪冲掉了她眼睛下面的粉底,她的黑眼圈显了出来。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如果你等不及了,我们连夜赶回m市离婚。”

秦天的眉头深深蹙紧,“乔佳瑜,谁等不及离婚了?不是你自己要离婚的?”眼见着乔佳瑜开始去收拾行李了,秦天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乔佳瑜这样子是认真的?

可是,人的感情怎么变化得这么快?她不是爱他爱到要死才义无反顾和他结婚?

这才几个月,她就烦了,不爱他了,也要离婚了。女人,难道你的名字叫瞬息万变?

爱一个人那么刻骨铭心的事情,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就像他一样,爱了无论如何想忘记都没法忘记,然而,女人这么容易就忘记了,他真的好羡慕,同时,也觉得这种小丫头的爱太过于肤浅。乔佳瑜三两下就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如果这个时候,秦天能像别的丈夫那样,甜言蜜语哄哄自己的妻子,说这一个星期,自己有多么多么担心她,再乖乖认个错,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也要认错

,然后再拉着妻子上床好好疼爱一番,他所烦躁的家庭纠纷,一切就都搞定了。

然而,秦天却不会这样做。

他只是很理智地说,“乔佳瑜,我不会跟你赶回去,还有,我很忙,暂时没有时间回m市。你先冷静冷静吧,如果冷静一段时间,你还是想和我离婚,我会成全你。”

他要成全她离婚?不是她成全他吗?

乔佳瑜的心已经碎的没法缝补了,罢罢罢,随便他怎么说都好,再不离开这里她都要缺氧而亡了。

“你需不需要等明天再走?”天那么黑,现在出去也没有回m市的车和飞机,秦天本能地关心了一句,然而,说出口,却是平淡无比,没有丝毫关心的意思。乔佳瑜狠狠地一跺脚,拉开房门,张泽和缇娜差点滚进屋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