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毕生的耻辱

小说: 替嫁婚宠:霸道老公深度爱 作者: 紫琼 更新时间:2018-01-06 02:07:04 字数:2334 阅读进度:486/1074

“小暖,我觉得对不起你……”苏茉莉抓着秦欣暖的手愧疚的眼眸通红,“都怪我太担心夏小玖代替了你的位置,急于帮你和霍翌铭在一起,才给你出些馊主意,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你打死我吧,是我害了你

……”

说着话,苏茉莉抓了秦欣暖的手去打自己的脸。

她这是先撇清了自己,再上演苦一出肉计宽秦欣暖的心,她一切都是为了秦欣暖好呢,秦欣暖怎么好意思怪她,甚至把她拉下水?

秦欣暖咬着唇瓣,任由苏茉莉拉着她的手去打她。

“小暖,你别担心,如果,霍翌铭要追究,我,我会站出来承担一切责任……”擦了把眼角,苏茉莉观察着秦欣暖的反应,垂眸间,眸底划过狡诈的光芒。

她赌秦欣暖心高气傲,根本不可能真的让她承担一切责任。她越是巴心巴肝为她好,秦欣暖越是没脸拖她下水。

果然。

秦欣暖猛地抽出自己的手,捏紧拳头,闭上眼睛不想再看苏茉莉,“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与你无关。”只怪她鬼迷了心窍。她秦欣暖再无耻,也不会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到别人的头上。

这句话正是苏茉莉想要的。

她心里大喜,就差笑出声来,表面感动得眼泪汪汪,“小暖,对不起……”

高见接到莫枫的电话的时候还头痛欲裂,从莫枫嘴里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他震惊无比。

原本,他和秦欣暖处得很好,一切都按照他的掌控在发展,他甚至已经看出,秦欣暖都已经要放弃霍翌铭的意思了。

然而,这中间,怎么突然来了个大反转?

秦欣暖千金小姐的脾气是不小,可对霍翌铭下药这么无耻的事情,他以为傲娇又自尊的她不屑做。

可是,她却为什么做了?

罢了,他现在真的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脚下油门一踩,高见差点把汽车开成了飞机。

上气不接下气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一看霍翌铭笼罩在烟雾中那雷霆震怒般的黑脸,他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老大还没失身呢,要真失身了还不得杀人?

“老大。”高见走过去,和莫枫挨着站,不敢有一丝玩笑的心态。

霍翌铭只顾深深地吸着雪茄,他坐下不过半个小时,旁边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成了小山。

他思考的时候吸烟能够让他更加冷静,思维更敏捷。

昨晚的画面,零散,但并不是没有。脑子里放电影似的回放着镜头,他眯着双眼,吐出一口一口烟圈,俊庞若隐若现,更显得神秘莫测,让人望而生畏。

猛地,他狠狠将烟头摁在烟灰缸里,起身,拿了外套往外走。

莫枫和高见平时打打闹闹,互相坑害贬损,此刻却是无比默契,对望一眼,先后跟着霍翌铭出门。

上车,霍翌铭直接坐到了驾驶室,高见和莫枫二话没说,一个坐上副驾驶,一个坐到后排。

门刚关上来,汽车就像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汽车在车辆无数的街道高速穿梭,左拐右拐,差点和别的车撞上,但是又刚好巧妙擦身而过,惊险刺激,吓得路人哇哇大叫,旁的司机吓得面如土色。

整个街上完全鸡飞狗跳,高见和莫枫早就见识过霍翌铭的车技,因此,并没有吓得大气不敢出,反而一路惊叹,羡慕嫉妒恨。

咯吱——

汽车在一座高档会所前停下,这里有个地下拳击场,一般不对外开放,只为霍翌铭这等身份尊贵的客人服务。

远远的霍翌铭将车钥匙抛给泊车小弟,经理赶紧迎上来,领着霍翌铭三人往地下拳击场走。

霍翌铭麻利地脱掉外套,只剩下一件贴身的衬衫,莫枫和高见默契地对望一眼,也脱了衣服,默默戴上拳击手套。

霍翌铭赤手空拳,立时摆好架势,高见一惊,“老大……”到嘴边的话终究被他咽了下去。

他了解霍翌铭。

霍翌铭患过自闭症,从小养成的习惯,他不会用语言发泄心中的震怒,只有通过畅快淋漓的搏斗,他才会冷静,恢复正常。

没有多余的客套话,以二对一,三个人立即缠斗到了一处。

只听得“噗噗”,拳头撞击的声音,喉头间发出如同猛虎下山的嘶吼声,还有脚下鞋子摩擦着地面的声音。

经理站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忍不住惊叹的同时全身绷得紧紧的。

霍翌铭的架势是要把人往死里打啊,经理忍不住为高见和莫枫捏一把汗。

不过莫枫和高见也并非像蚂蚁那般好捏。

事实证明,盛怒中的霍翌铭战斗值猛增数倍,近四十分钟,莫枫和高见两人奋力搏斗,最终还是被他打趴在地,气喘如牛,汗如雨下。

霍翌铭大汗淋漓,瘫坐在地上。

莫枫和高见对望一眼,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狼狈,一个嘴角红肿染血,一个成了熊猫眼。

反观霍翌铭,一脸汗水,下巴上有一块淤青,手上好几处破皮。

回到总裁办公室,霍翌铭进了休息室里面的浴室洗澡,哗哗的热水冲洗而下,发现自己胸前竟然有个伤口,脑子里一闪,他被一个女人咬胸口的模糊画面涌出来。

闭上眼睛,任由热水冲刷着他,脑子里放电影似的,回放着昨夜的画面,清晰的模糊。

陡然间,他像豹子一样睁开眼睛,眸底全是嗜血的狂怒,昨夜并非只有秦欣暖?

竟然还有另一个女人!

瞳孔一阵缩放。

他虽然不爱秦欣暖,可秦欣暖打小就追在他的身后跑,即便是出国回来,她的脸型也没改变,圆圆的像个苹果。

而咬他和打他的女人……虽然只记起一个模糊的脸部轮廓,可绝对不是圆脸!

很好!

非常好!

那么是说,秦欣暖只是一个幌子?

不得不说霍翌铭思维敏捷,洞察力非凡。从忆起的一个模糊的脸部轮廓,便思虑到了问题的核心。

胸前的咬伤是他霍翌铭毕生的耻辱。他猩红了一声眼眸,铁拳“嘭”一声砸在墙上,霍翌铭拉开洗手台的抽屉,拿出剃须刀,拆卸下刀片,猛地切向胸前的咬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