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蛀虫

小说: 铁血霸三国 作者: 疯狂的菟子 更新时间:2019-01-14 08:11:29 字数:2205 阅读进度:598/915

“原来如此!”

刘威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杨金刀说道:“你去问问他们是哪里的县兵,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竟然敢在本王的眼皮底下公报私囊,还敢收过路税!”

杨金刀走到了折损被打到的县兵面前,开口喝道:“你们这群不长眼的家伙,连王爷的路都敢拦,快说你们是哪里的兵马,说出来王爷可以免你们一死,若是胆敢隐瞒,定斩不饶!”

被杨金刀这么一吼,为首的那个穿戴盔甲的县兵急忙答道:“回禀大人,我们是北屿县的兵马,隶属于汉宁郡管辖,我们也是受了上级的指令,来次收过路税的,不过这过路税我们是拿不到一分的,全都归我们的县令和县尉还有大人!”

听为首的这个县兵说完,刘威也了解了大致的情况,这群人说白了就是给人家当枪使的,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他们也不想来这里,但是上峰有令,他们不得不从。

刘威回头看向了沮鹄,开口问道:“这北屿县的县令、县尉、县丞都是什么人,你清楚吗?”

身为汉宁郡的太守,沮鹄焉能不知啊,急忙开口答道:“启禀王爷,北屿县的县令乃是出生于辽州学院,今年年初才到北屿县上任,那县丞和校尉也都是辽州学院的学员,也都是这几年才上任的!”

“什么?”

刘威不听则罢,一听沮鹄说完,立刻火冒三丈啊,辽州学院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他还是辽州学院名义上的院长,没想到辽州学院竟然出了这样的蛀虫。

“你确定你没记错吗?”

刘威开口问道。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记错,这北屿县的官员确实是辽州学院的学员,而且还是由学院的老师推荐来的,我记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错的!”

沮鹄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好啊,好啊,真给本王长脸啊,辽州学院竟然出了这种败类,走!去北屿县!”

此时的刘威哪里还有心情继续北上,命令大军在道路的两旁扎营,自己亲自带人向北屿县进发。

而与此同时,北屿县的县令、县尉、县丞三个北屿县最大的官员,正聚在县衙内,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喝的正欢。

一边喝,县令高霖还对着县丞和县尉说道:“二位,这院长的路修的太及时了,我们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收上一大笔的税钱啊!”

“是啊,这才不到半个月,我们就收了近万钱了,而且现在走这条路的人还不算太多,以后走的人多了,我们岂不是得富得流油了!”

县尉也咧着大嘴哈哈直笑。

而在一旁的县丞则是有些担忧,开口说道:“没有辽王的命令,我们就私自收税,辽王不会怪罪下来吧?”

“唉,你可真是杞人忧天,我们收一点过路钱,即使辽王知道了,也只会责备一番而已,我们可都是辽州学院出身,王爷是我们的院长,即使他生气,也会看在我们是他的学生的份上网开一面的,再者说,院长的心思全都放在南面,他还想继续南下呢,哪有闲心管我们这点破事,顶多派个人前来下令让我们撤了关卡,而我们阳奉阴违,给使者点钱不就成了吗!”

高霖说完后,又喝了一口酒,开口道:“而且,那些朝中的官员谁敢不给我面子,我可是陷阵营大将高顺的远房表弟,我表哥在院长起兵的时候就跟随他,不看僧面看佛面,谁敢不给我面子?”

就在这个高霖洋洋得意的时候,一名县兵连滚带爬的滚进了屋子里,一边跌跌撞撞的往里冲,嘴里一边喊着:“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你才不好了呢!看你这个熊样,让狼撵了?”

高霖开口问道。

“大人,真的,真的不好了,王、王爷来了!”

这个县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什么?”

高霖吓得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看着这名县兵问道:“你说谁来了?”

“王爷来了!王爷来了!”

这名县兵又重复了一遍。

“哪个王爷?”

高霖有些哆嗦了,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这个县兵心说,你这不是问的废话吗,这辽州还能有第二个王爷吗{刘安是小王爷},自然就是刘威了。

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高霖还大他好几级呢,便开口答道:“辽王刘威!”

“我嘞个去!”

高霖脚下不稳,差点跌倒,心道:“怎么刚说他他就来了!”

高霖急忙对着一旁服侍的小厮和丫鬟说道:“快把桌子上的酒菜都撤下去!快点!”

就在丫鬟小厮们想要动手撤桌子上的酒菜之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和一个rén dà声说话的声音。

“不用撤了,本王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刘威已经迈步进了高霖他们三个喝酒的屋内,看了看桌子上丰盛的酒菜,刘威开口冷笑道:“呦呵,这菜挺丰盛的嘛!”

说着,刘威走到了离他最近的县丞的桌子前,拿起了酒壶一闻,然后闭着眼睛说道:“嗯!上等的男儿酒!”

紧接着刘威又睁开了眼睛,冷冷的说道:“几位大人小日子过的不错啊,本王都没能每日都喝这么好的男儿酒!”

高霖尴尬的说道:“下官们也不是每日都喝,只是为了庆祝王爷修路成功,特意买了些好酒,我们三个庆祝一番!”

“呵呵!”

刘威又是一声冷笑,然后开口道:“这路既不是你修的,也不是给你修的,你庆祝个屁啊!”

高霖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后,心说这院长语气不善,看来是我收过路费这事已经被知晓了,我得赶紧认罪,说不定王爷看在我是辽州学院的学生的份上,能既往不咎。

想到这,高霖对着刘威噗通一下就跪倒在地,然后咚咚咚,就给刘威磕了三个头,嘴里还大喊着:“院长恕罪,院长恕罪,学生有罪,学生有罪啊!”

县丞和县尉也跟着高霖一起给刘威跪下了,不住的磕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