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章:鹰堂近卫(二)

小说: 贴身女王 作者: 孟玄 更新时间:2019-10-09 04:51:46 字数:3347 阅读进度:379/386

见状,八鹰和鹰衫笑的更加猥琐。八鹰更是瞟了一眼还扎在鹰韵腿上的箭镞有些惋惜的说,“这么好的身段,谁特么这么不长眼?可惜了,可惜了…”

“老头子,闲可惜你就排在最后吧。”鹰衫得意一笑说。

八鹰怒目圆睁,“臭小子,你就一点儿敬老之心都没有吗?”

鹰衫的嘴角抽了抽,“算了吧,别倚老卖老。你身上膻味儿那么重,我都怕把人姑娘熏死。”

说完,鹰衫骑马上前,抢先一步抓起鹰韵的衣领,轻而易举的将后者甩在马背上。

鹰韵腿上箭镞移位,顿时闷哼一声,眼角中竟然渗出了丝丝的泪痕。

鹰衫狂笑着纵马扬鞭,“这动静,大爷喜欢。你们慢慢打吧,一会、会给你们留一杯残羹剩饭的。哈哈…”

“你给我站住!”八鹰怒不可遏,伸手去抓鹰衫的马缰绳。

望着这一幕,我坐在马背上、气得浑身颤抖。六条蓝白、相间的火蛇、已经开始在周身环绕。

“你吗的!当老子是空气不成。”

说完,我将六条火蛇全部甩向鹰衫。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火蛇划破虚空、还没有接近后者时,就被身裹羊皮的蒙古大汉提刀挡下。

“蓝影子”的火焰可以融化陨铁、焚万千生灵。而我使用的、就是蓝影教的控火术。

可面对我的火焰,蒙古大汉手中的鹰勾刀、却毫发无损。和平时见到的“鹰钩刀”不同,他们手上的刀、在阳光下隐隐泛着黑色的冷芒,仿如一块儿漆黑的石条一般。

状况突发,鹰衫正好借机载着鹰韵跑了。八鹰见状直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后者的马屁吼道,“可千万别弄死啦,老子还没碰一下呢!”

鹰衫抖了抖一身的肥肉。“放心,肯定给你留个活的。”

八鹰撇了撇嘴,“这个不要脸的,鬼才信你。”

我没有理会八鹰,迅速提马向鹰衫追去。可没跑两步,却被一道凌厉的刀芒拦下。

一个身裹黑色羊皮的大汉,怒目圆睁、表情肃然地盯着我吼道,“汉族小子,我是总堂主的亲卫队长。今天以鹰堂的名义向你宣布,鹰韵是鹰王大人、看上的女人,你无权阻止。”

“我去你妈的。”

我怒骂一声,一脚踹向后者的战马。

“卫队长”也不含糊,提了提缰绳灵巧的躲避一击,随后鹰沟刀划破虚空,直劈向我胯下的战马。

我的骑术显然不及后者,胯下的战马受惊,一扬前蹄,我猝不及防,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八鹰见状得意一笑,对着数十名蒙古大汉道,“把这人杀了,做的干净一点儿,这是堂主夫人的命令。”

几十名蒙古大汉面面相觑。

“我们在这里潜伏,主要是应对突发事件。八叔让我们杀人,可有夫人手令?”卫队中的一个身裹白色羊皮的大汉问道。

八鹰的嘴角抽了抽,“堂主夫人说的是口令。另外你们别忘了,我可是总堂主的叔叔,你认为我会假传圣旨吗?”

众人闻言纷纷低下头,手捂胸口,“谨遵夫人号令。”

话落,几十名蒙古大汉全部亮出鹰钩刀。

“万骑灭魂!”

随着“亲卫队长”的一声令下,几十名蒙古大汉迅速提马像我冲了过来!他们居高临下,鹰勾刀划破虚空,精准的劈向我的脖子。

我心系鹰韵,现在又没有了马,局势十分危险。骑兵在近代基本已经消失,但在古代骑兵打步兵完全就是屠杀。

我背靠向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希望它们可以替我抵挡一阵,可那些鹰堂近卫“骑术”异常精湛,只是短短几次冲锋,便将那棵大树砍成了光杆儿司令。

我再次狼狈地逃蹿。但在逃窜之余,我手托蓝、白两色火焰,砍断了一棵大腿粗细的“大树。”随后将“巨木”高高举起,重重的撞向冲过来的蒙古大汉。

身披羊皮的大汉,其数其为精湛。只见他身体灵巧的扭到马下,双腿却依然稳稳地踩着马镫,极为灵巧的躲过了我的攻击。

我不怒反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我托起巨木一甩,重重的砸向战马的后腿。随着一声马儿的哀鸣,那名蒙古大汉连人带马重重的砸在地上,人事不醒。

我再一次托起巨木,蓝白两色的火焰、瞬间如爬山虎般将巨木环绕其中。那巨木上茂盛的枝丫全部被烧断,使它成为了一个更加趁手的武器。

我拖着附着火焰的巨木、再次挥向冲过来的骑兵。巨大的木棒划破虚空,带来了极强的破风声。

冲杀过来的骑兵不退反进,挥动着手中黑色的鹰勾刀,重重的劈向我手中的巨木。

我邪魅一笑,淡淡的黑色火焰、不知不觉间从黑莲纹身中渗透而出。

那诡异的黑色“鹰勾刀”似乎有克制火焰的能力。但它就算再厉害,也绝对克制不了“莲心”的“炼狱黑魔。”

随着哐啷一声脆响,鹰勾刀和巨木重重的对撞到一起!那诡异的黑色刀片,在接触的瞬间便被我手中的巨木直接击飞了。

战马上的蒙古大汉一脸惊愕的望着我。但我没给他缓过神儿的机会,再次提起巨木、重重的砸向后者的前胸!

战马上的蒙古大汉、顿时如一只乒乓球般被击飞出去。口中吐出的鲜血、甚至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彩虹。

我没有停手,再次击倒一匹冲过来的战马,随后踩着那匹战马的后背高高跃起,再次将冲略过来的蒙古大汉击下马背。

短短几分钟不到,五名蒙古大汉倒地不起。身裹黑色羊皮的“亲卫队长、”赶忙叫停了肆意冲杀的卫队。

“汉族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来路?”卫队长有些惊愕的望着我说。

我提起手中的巨木,“我劝你们乖乖的放我走,否则后果很严重。”

卫队长冷毅的嘴角抽了抽,但他似乎见惯了杀戮,苦涩的表情很快恢复了平静。

“我是有心放你,但君命难为,就算拼了我们的性命、也必须完成任务。”卫队长有些无奈的说。

我又提起巨木,指了指在一旁看热闹的“八鹰,”“你们所谓的君命,只不过是这个‘老杂毛’放的狗屁。如果你们真的衷心,为什么不回去求证一下你们的堂主?”

卫队长也是心生疑惑,转而低头陷入沉思。

八鹰见形势不对,赶忙对着卫队长命令道,“你们还等什么?作为鹰堂最精锐的力量,怎么能惧敌避战?苟且偷生?”

卫队长皱了皱眉,刚毅的脸颊闪过一丝无奈。

“白鹰卫,杀了这个小子。”卫队长命令道。

话落,一个身裹白色羊皮的大汉、提马走出队伍。见他出例,众多鹰堂近卫竟然全部躬身退下。

和一众蒙古大汉不同,走出队伍的这个人竟然是一个汉族人。他大概40岁左右,脸颊上满是沧桑的痕迹,冷静刚毅的面容沉稳如铁,如果这人不是在动,我完全怀疑这是一支僵尸的脸。

我提起巨木指向众人,双眼血红的怒吼道,“我只是想救回我的同伴,不想死的就别拦着我。”

被称为“白鹰卫”的大汉、坐在马背上缓缓向我走来。

“年轻人口气就是狂妄,不过我喜欢。”

随后突然话锋一转,抽出腰间的鹰勾刀说,“不过看在你我同是汉人的份儿上,就给你一次机会。要是能接下我三招,我情愿放你走。”白鹰卫不急不缓的说。

我冷哼一声,瞟了一眼在一旁看热闹的“八鹰,”“就怕你没这个权利。”

白鹰卫面色一沉,“小子,我白鹰卫虽然只是一介武夫,但要放一个人离开的权利还是有的。”

我撇了撇嘴,还说我狂妄?这老家伙分明比我还狂妄。

我催动功法,脚下的炼狱涟漪施展到极致,随后高高跃起,挥动着巨木对着“白鹰卫”便是一个横扫千军。

白鹰卫面沉似水,只是随意的将鹰钩刀横于身前。

随着一声金属撞击的脆响,白鹰卫的身体顿时如离弦之箭般倒飞出去。直撞断了一棵碗口般粗细的小树、才缓缓止住了身形。

“现在可以滚了?”我将手中的巨木重重的砸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说。

众人见状无不瞠目结舌…“亲卫队长”更是一脸肉疼的咬着后槽牙。

“八叔,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卫队长绕着舌头怒吼道。

八鹰也是老脸通红,显然对白鹰卫如此狼狈的结局很是意外。

“他就是一个无名之辈。你们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把他砍成肉条儿!”八鹰皱着老脸说。

可亲卫队长却很不认账,刚毅的脸颊闪过迟疑之色。

“撤退。”

此言一出,八鹰顿时气得牙根打颤。

“什么?你们敢违抗堂主夫人的命令?”八鹰冷冷的说。

卫队长不置可否,显然他也明白,再打下去,他这个小卫队、完全没有好果子吃。“八叔,这件事、我需要回去和‘大夫人’商榷一二,就此告辞。”

说完,身裹黑色羊皮的卫队长带领着众人扬长而去,完全没有给八鹰发牢骚的机会。

八鹰怒不可遏,皱着老脸、指着一群如逃命般消失在丛林中的鹰堂近卫怒道,“黑鹰卫?你们这群废物、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