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章:深陷重围(二)

小说: 贴身女王 作者: 孟玄 更新时间:2019-05-27 20:28:33 字数:3603 阅读进度:242/490

“什么事?”

极北灵子指着头顶的防火警报说,“咱们先去31楼的保安室,关闭楼内所有的防火闸门,相信用不了多久,主人就会带着‘信使’来救我们了。”

我顿了顿,背着她快步向31楼跑去。

“我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这么重啊?”我气喘吁吁的说。

“嫌‘重’就把我放下来,又没逼着你救我。”极北灵子幽幽的说。

“其实我是在想,今天我救了你,明天你是不是就能给我生一个中日混血的小宝宝啊?”我打趣道。

“雅美蝶,哪有那么快的?就算‘生了’也不是你的!”极北灵子怒骂道。

说话间,我来到31楼。可不出所料,保安室的门根本打不开。

“用斧子把它劈开。”极北灵子指着墙壁上的消防斧说。

我一拳打碎玻璃取出斧子,随后抡圆了膀子、劈向那扇铁门。

可让我崩溃的是,那扇铁门在经历过数次重击后,依然是毫发无损。

极北灵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点儿力量真是不够看的。”

“你行你来呀,这是实心钢铁打造的,哪那么容易劈开?”

“扶我起来。”极北灵子怒声道。

闻言,我扶起极北灵子,可看到她身上的白大褂儿时,我突然灵机一动。

顺手将它扯下来,用打火机点燃。

“你干嘛呀?”极北灵子怒道。

“触发防火装置呀。”

随后,我将烧着的白大褂,直接甩向头顶的喷水孔。

随着火焰和喷水装置的接触,大楼内所有的喷水孔全部工作起来。空旷的走廊瞬间变成了淋浴大厅,可让人意外的是,那些防火卷帘门却纹丝未动,依然稳稳地挂在头顶。

极北灵子愣愣地望着我,“你这是想洗澡了?”

“就会说风凉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白家的防火闸门全部都是手动控制的。”极北灵子叹了口气说。

“那现在怎么办?”

“快抱我去保安室门口。”

“做什么?”

“我试试看能不能打开它。”极北灵子喘着粗气说。

闻言,我赶忙照做。后者取下一枚“胸针”伸进防盗门的锁孔。

“有把握吗?”

“试试看。”极北灵子有些为难的说。

话音未落,保安室对面的两部电梯全部打开。

“张东”和“李宇”各带着十个人冲入走廊。

“尽量快点儿,我去给你争取一些时间。”我叹了口气说。

极北灵子点了点头,“三分钟,给我三分钟就好。”

“三分钟是不是太久了?我只能给你两分钟。对面有20多人,而且援兵源源不断,估计今天被海扁是铁定的了…”

“就这些虾兵蟹将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去吧,我看好你。”极北灵子慷慨激昂的说。

我白了她一眼,“说得我自己都快信了…”

“别费劲了,整个大楼的‘门’和‘玻璃’都被封死了,今天你们是插翅难逃。”张东恶狠狠的说。

我扯掉手指上包扎的绷带,用商量的口吻说,“咱们能不能单挑啊?”

李宇朗声笑道,“兄弟,看在大家共事一场的份上。单挑,你单挑我们全部。群殴,我们群殴你自己。”

张东抽出短刀,“别跟他废话,大家一起上,速战速决。”

说完,三个保镖率先向我冲了过来。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抬起手、刺破右手的全部手指,“御凤,第一式,天启。”

随着攥紧的拳头、青筋暴起,我也是快步向他们迎了上去。

领头的壮汉一刀刺出,直击我的脖颈,我侧身躲过,抓起他的胳膊、直接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倒在地。

随后又是一个膝击,将第二个壮汉、撞出三米多远。

见状,第三个壮汉高高跃起,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个横踢,仔细看那黝黑的鞋尖、似乎还闪烁着凌厉的寒芒。

我前进一步,抓住他的大腿,凌空甩了几圈,抬腿将他一脚踹入敌群。

张东伸手将其接住,“好。果然没让我失望。”

说完,和李宇对视一眼,二人点了点头,同时向我攻了过来。

我赶忙伸出手,“你们两大镖王,打我一个无名鼠辈,是不是太无耻了?”

闻言,二人都是撇了撇嘴,“把你这个目击证人兼当事人灭口、不就完了。”

我望向身后的极北灵子说,“还要多久?”

“说了三分钟,就三分钟,少一秒都打不开。”极北灵子喘着粗气说。

无奈的摇了摇头,单挑白家两大镖王,我这心里还真是没有底。

二人来到身前,张东先是将地上的一把匕首踢给我,“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我点了点头,“仗义。”

可就在我俯身捡刀时,张东却突然举刀,对着我的脖子横砍而下。

心说、这小子还真阴险。我赶忙就地一滚,险险躲过攻击,可没等站起身,胸口就遭遇了一记重击!

巨大的撞击力将我踢出五米多远,直接摔在了保安室的铁门上。

“极北小妹妹,你到底是能开?还是不能开呀?要是打不开就直说,可不能谎报军情啊。”我吐出一口血说。

极北灵子一只耳朵贴着门,毫不在意的回复道,“不要怀疑我的能力。还有你,拿出昨晚上打我的尽头,把他们全都打趴下,我看好你。”

“跟你的主人一样,都是大忽悠。”

我缓缓站起身,刺破左手的全部手指。

“御凤,第二式,涅槃。”

随着法决的念出,一条白色的火蟒爆体而出,在我周围形成了一圈耀眼的护身火环。

见状,张东撇了撇嘴,“你小子越来越邪性了。”

“多谢夸奖。”

说完,手上法诀变换,白色的火蟒迅速膨胀,在达到极点时,火蟒高高扬起下颚,对着下方的张东和李宇俯冲而下。

见状,张东迅速退到李宇身后,后者吹起玉笛,随着悠扬旋律的传出,那看似无形的音波、迅速在头顶形成了一圈透明的气场。缓缓滴落的火雨,竟然无法穿透他的防御。

见此情景,张东挑衅一笑,对着我竖起中指,“再来!”

可话音未落,那看似强大的气场,在火雨下仅仅坚持了十几秒后便分崩离析。

我邪魅一笑,“爆!”

随着我的一声低吼,置身火雨中的二人迅速被火焰吞噬,白色的烈火,瞬间将整个楼道封死,就连那狂喷不止的喷水孔,也无法将其浇灭。

极北灵子高声笑道,“果然有一套。”

“你个没正溜儿的,别溜号,快给我开门。”

话音未落,楼道内的火焰,迅速被白色的灭火干粉扑灭。

烟尘散去,此时的张东和李宇已经成了非洲难民。头发烧成了自然卷,衣服成了犀利哥,浑身上下能反光的,就剩两颗圆滚滚的眼珠子。

“你找死!”张东怒吼一声道。

“还没打开吗?”我催促道。

“再给我三分钟。”极北灵子擦了擦冷汗说。

“哇靠,刚才就说三分钟,现在又要三分钟?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吧?”

“一个女孩向你要三分钟都不给,你也太小气了。”极北灵子说。

我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别说这么污。这又不是联合国大厦,有那么难开吗?”

“这密码30秒钟换一次,我必须找出它的规律。”极北灵子轻声说。

话音未落,让我更加崩溃的事情发生了,面前的两部电梯再次打开,“杨翠,”和化琳,分别从不同的电梯里走出来。

“竟然坚持了这么久?小子,你够硬啊?”杨翠阴阳怪气的说。

“硬个屁,不就是会点控火术吗?”张东怒声道。

“哎呦,东子,你怎么被烧成这样了?不会是被这小子弄的吧?”杨翠一脸坏笑的问道。

闻言,张东顿时火冒三丈,举起短刀再次向我袭来。

我接连施展秘法,身体的力量正在飞速流失,恐怕无法恋战。

正在这时,一直默默开锁的极北灵子,突然大声吼道,“开了,快进去。”

我拼尽全力,一拳将张东击退,随后、头也不回地向保安室冲去。

极北灵子趴在门口,着急的吼道,“快点!”

闻言,我更是拿出百米冲刺的尽头,快步向门内冲去。

十米,五米,一米…

虽然我速度不慢,但张东的速度似乎比我更快,在这样的生存死局间,极北灵子艰难的抓起雨伞,瞄准了紧随其后的张东。

后者似乎早知道那雨伞的秘密,只见他身形一滞、随后凌空一个回旋。

而趁着这个机会,我终于在张东的匕首、伤到我之前冲进了屋内。

见状,极北灵子赶忙将门关闭、反锁,劫后余生的二人都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样?”我问道。

“没什么大事,还挺得住。”极北灵子拉了拉自己的超短裙说。

我看了看监控室的大屏幕,成群的黑衣人正在三大镖王的组织下,源源不断的冲入建筑,而他们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正是在楼下闲庭信步的“白厉。”

“快拉下防火闸门的‘拉杆。’”极北灵子指着墙上的一根大铁棍说。

我赶忙冲上前,将它直接拉到了关闭的位置,随后、大楼内再次想起了刺耳的警报声。整个楼层的防火卷帘门全部缓缓下坠,将冲上来的黑衣人,隔离在、一个个单独的小空间。

“用你的火焰,把那根杠杆烧断。”极北灵子喘着粗气说。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好主意,这下他们就在里面关着吧。”

拉杆被烧断后,身后的铁门也迅速被砸的扭曲变形,“现在怎么办?这门坚持不了多久。”我喘着粗气问道。

极北灵子捂着胸口、表情痛苦的说,“固守待援是等死,想活命,就只能从窗户跳下去。”

“可这是31楼,而且窗户上全是铁栅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