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章:挨瓶子

小说: 贴身女王 作者: 孟玄 更新时间:2019-03-23 00:52:47 字数:4109 阅读进度:161/490

鲁玉莹有些讽刺的说,“我们已经决定假结婚,互相都可以找自己认可的伴侣,如果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也会当亲儿子养,前提是有人愿意接受、我们这个荒唐的提议。”

我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你贵为集团董事长,想娶你的人、一定能拉一火车皮。”

鲁玉莹轻笑道,“其实有句话莲心说的很对,我也是个女人,也想选择自己的爱情。”

这个小矮个子,平时总板着一张驴脸,偶尔露出一个微笑,还挺可爱的。

我叹了口气,再次举起杯,“来吧,祝咱们两个苦命人,早日脱离苦海。”

鲁玉莹轻碰了一下我的酒杯,“借你吉言。”

几瓶酒下肚,鲁玉莹就开始高谈阔论,谈天文、谈地理、谈儿时的过往,此时的她、更像是一个憧憬未来的小女孩,完全没了董事长的架子。

就在这轻快的氛围中,鲁玉莹却突然提起杯、又问了我一句,“梦峰?”

她问得很突然,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一声,“什么事?”

随后我瞬间就醒酒了,冷汗一滴滴的从头上落下。

鲁玉莹继续说,“梦峰这个人、你听说过吗?”

我愣愣地看着她,大脑高速运转,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刚才没有察觉到我的反常?

我支支吾吾的说,“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那小子偷了很多人的心,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好?”

我轻声道,“或许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儿吧。”

“你这么说也很正常,是男人都嫉妒他。”

“听说他现在挂了,得到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要付出代价。”

鲁玉莹轻晃了晃杯中的红酒,“你现在也有一个机会。”

“哦?愿闻其详。”

“莲心。”

“我只把她当好朋友。”

“可她不这么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如果你想带她远走高飞,我或许可以帮你。”

我摇了摇头,“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妹妹吗?”

“我们都是同命相连的姐妹,如果她可以摆脱三大家族的控制,我也算是对她做了件好事。”

“我说了,我只拿她当好朋友。”

“好吧,我不勉强,但她马上就要订婚了,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后悔。”

我举起酒杯,“祝她幸福。”

不知不觉间,我们两个人竟然喝了十多瓶红酒,鲁玉莹端着酒杯,踉跄的站起身,“我去个卫生间。”

看着东倒西歪的鲁玉莹,我想都没想、就回应一句。

“用不用我送你?”

“不用,女厕所你又进不去。”

鲁玉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卫生间走去,这期间我又喝了两瓶酒,可等了半天、这个小矮子都没回来。

我以为她自己回家了,起身也准备回去。

可在卫生间门口,却听到一阵嘈杂的怒骂声。

闻声望去,发现一个壮汉、正对着地上的一个小女孩咆哮不止,

“你没长眼睛啊?把酒都泼到我们大小姐身上了!”

“我不是故意的。”

“看你这个小不点儿,年纪也不大,跟谁来的?叫你的家长过来。”

我走上前,定睛一看,发现倒地不起的人、竟然是我的鲁大董事长。

此时的她,目光迷离,眼神中满是无助,这跟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那个壮汉,指着鲁玉莹咆哮道,“这谁家的小姑娘?弄脏了我们大小姐的衣服,今天要么赔钱,要么、陪、哥哥、玩玩!哈哈…”

我一把扯过壮汉的衣领,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个膝击!

后者没有防备,被我一腿踹出三米多远,身体撞开女厕所的门,来了个四蹄朝天,随后厕所里、就传来好几个女人的尖叫声。

“抓流氓,抓变态呀!”

壮汉被我击退后,我也是一个踉跄趴在地上,这该死的酒精、让我站都站不稳…

我从地上将鲁玉莹抱起来,刚要离开,却又被十几个壮汉围住。

我们不是不能打,单凭鲁玉莹、就可以轻松地击败韩琪和彪子,可现在我俩喝的太多了,路都走不稳,怎么打呀?

“你们不要乱来,小心我报警。”

一个壮汉大笑出声,“你报啊,报警也得赔我们大小姐的晚礼服。”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我赔给你就是了。”

“你懂个屁!我们大小姐的晚礼服,可是从欧洲进口过来的,有钱都未必买的到。”

“好啊,那就报警,我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

啪、啪…

随着两声清脆悦耳的巴掌声,ktv里那足可以震动地面的舞曲、全部停了下来。

一个女孩缓步从酒桌上站起来,明亮的眼眸、好似很有城府,精致的脸颊,没有一点情感流露,雪白、的肉皮色丝袜,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双-腿,可透过丝袜、却发现、她的大-腿上、竟然纹着一只狰狞可怖的蝎子。

女孩一身紫色的晚礼服,看着份外妖艳妩媚,可在前胸的位置,却撒着一大片红酒的印记。

鲁玉莹轻声说,“这是这家ktv的老板,陈曦,为人特别小心眼儿。”

陈曦开口道,“年轻人,自己孩子做错了事,火气还这么大?”

我心中偷笑,鲁玉莹成我孩子了…

“晚礼服多少钱?说个数,我赔给你就是了,何必得理不饶人?”

“你有没有钱我不管,但是我不缺钱,我缺的是好心情。”

“那怎么才能让你的心情好起来?”

陈曦抓起一个红酒瓶说,“鲁大董事长泼了我一身的酒,我是不是应该为自己讨还一个公道?”

“你知道她的身份?为何还要刁难我们?”

“知道她的身份、又能怎么样?我又不怕她玉鲁集团。”

“鲁大董事长,你还能不能打?我打五个没问题,但剩下的,就需要你来打了。”

鲁玉莹叹了口气,“还打个球啊!她的身份特殊,平时我们见了面,也是要让着她几分的…”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就不会挑个普通人撞啊?”

鲁玉莹搂住我的脖颈,面色绯红的说,“我喝多了,又不是故意的。”

我定了定神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曦继续摆弄着那个“人头马”的酒瓶,“让我砸她一瓶子,或许我就开心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啊?”

鲁玉莹从我身上下来,“我接受。”

我挡在她身前,“要砸就砸我吧。”

陈曦斜瞟了我一眼,“还真是条好狗,不过你和鲁玉莹可比不了,砸她一个就行,砸你吗?就得翻倍。”

“多少个、随便。”

晨曦淡淡的说,“那就砸五个瓶子吧。”

“翻倍不是两个吗?你特么数学是音乐老师教的?”

“哎哟,我又不开心了,那就砸六个吧。”

这妞儿不能讨价还价…

我赶忙摆了摆手,仰起头说,“算了,砸到你高兴为止。”

鲁玉莹怒声道,“你添什么乱?习武之人、不在乎这点儿小伤。”

我强行给她来了个公主抱,“出来一趟,怎么忍心让你受伤呢?”

随后指着陈曦说,“来吧,痛快点,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陈曦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我,“好。”

说完、抓起酒瓶,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脑袋上!

嘭!

酒瓶碎裂,瓶中的红酒加杂着血液,一起流到怀中的鲁玉莹身上。

“一。”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酒瓶碎裂的脆响,这才第二个,可我感觉、自己站都站不稳了…

陈曦又抓起一个瓶子,“这是第三个,准备好啊。”

我扬了扬头,“如同瘙痒。”

陈曦再次抡圆了膀子!

啪、啪的两声脆响!

这一次我被打的直接双膝跪地…

鲁玉莹从我身上下来,求情道,“陈大小姐、都是我的错,你有什么怨气就冲我发吧。”

陈曦阴阳怪气的说,“你好歹是一家族长,打你、会显得我太小气,不过打一条狗嘛,我倒是很乐意哦。”

说话的语气虽然让人厌恶,但她的脸上却始终挂着微笑。

陈曦再次抓起酒瓶、对着我的头,又是一个重击!

啪!

我低下头,酒水夹杂着血液缓缓流在地上。

“人头马”的酒瓶玻璃不薄,这陈曦、一击就能将其击碎,想必实力也不在我之下。

我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

“还有一个,再来。”

陈曦回身走到桌子旁,再次抓起一个酒瓶,那曼妙的身影好似仙女,可在我眼里,却比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还要可怕。

陈曦走到我面前,“准备好了吗?”

“花拳绣腿,一点儿都不疼。”

“哦?那咱来点儿刺激的。”

说完、又抓起一个大果盘。

我缓缓闭上双眼,等待着这致命的最后一击。

“啪!”又是一声玻璃碎裂的脆响。

可为什么一点儿都不疼?

我睁开双眼,发现身材矮小的鲁玉莹,竟然挡在了我面前!

此时、她高高举起自己的小拳头,将陈曦手中的酒瓶砸的粉碎。

血液掺杂的酒水、顺着她的胳膊、一滴滴的流在地上。

鲁玉莹轻声说,“这下你开心了?”

陈曦阴阳怪气的说,“都是狗保护主人,没想到你鲁大董事长、也有保护狗的时候,哈哈…”

鲁玉莹收回小拳头,“我们可以走了吗?”

陈曦扔掉已经碎掉的酒瓶“把手”,“妹妹呀,姐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这是何必呢?看看这手都割破了,来来,快给鲁大董事长、包一下。”

“不用了。”

陈曦扭动着纤细的腰肢道,“小子还挺扛砸的,今天的事儿、就一笔勾销了,祝你们玩儿的尽兴。”

说完,在一大群保镖的簇拥下,缓步离开了天上人间ktv。

我擦掉额头的血迹,“好晕啊…”

鲁玉莹从地上将我扶起来,

“你流血了。”

“没事儿的。”

我望了望身旁的小矮子,本来雪白的套裙上,沾满了血污。

“对不起,把你的白裙子弄脏了。”

“你说的什么话?”

“你何必替我挡那一下呢?你被打了,我那几下、不是白挨了吗?”

“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怎么可能?不是说好的6个酒瓶吗?”

鲁玉莹冷哼一声,“在她身上泼酒的人是我,不伤我、她是不会离开的。”

“真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我借着酒劲儿,将鲁玉莹从地上抱起来。

后者羞怒道,“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来。”

“我感觉自己要摔,抱着你平衡一下。”

鲁玉莹从我身上跳下来,我也像失去了支撑一般,直接压在了她单薄的肩膀上。

“我好晕。”

“被砸了四个瓶子,能不晕吗?”

“鲁大董事长,这算不算工伤啊?”

鲁玉莹艰难的搀扶起我,“好的,我给你报销医药费。”

最终、我身体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被一种温凉的触感唤醒,缓缓睁开双眼,发现一条温热的毛巾、正在不断擦拭着我的额头。

“我这是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