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矛盾

小说: 天生作对 作者: 玻璃心的胖子 更新时间:2020-05-23 07:04:40 字数:3851 阅读进度:7/12

沈墨琛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宋子源居然这么挑剔。

“那今晚你睡我的房间!”

“算了!”宋子源指了指沙发,“我今天晚上就睡这里,帮我拿床被子,最好能再帮我拿个软一点的枕头!”

宋子源知道这是谁的家,该将就的时候就要将就,该讲究的时候就要讲究,他实在没办法将就睡在粉红色的房间里,那就勉为其难的睡沙发吧!沈墨琛家的沙发也够长够大,他睡在这里完全没问题。

“好吧!”沈墨琛没再说什么,既然宋子源要睡沙发,那就满足他吧。

宋子源踢掉鞋子,躺在沙发上满足的打了个哈欠,沈墨琛去而复返抱了很厚实的被子,被子上面还有一床湖水蓝的珊瑚绒毛毯。

“这个铺在沙发上!”沈墨琛把毯子递了过去。

“不用,给我被子就好了,我没有那么讲究!”

沈墨琛微微皱了皱眉头:“沙发是皮质的,睡在上面很凉,起来!我帮你铺!”

宋子源有些苦笑不得,他又不是什么小孩子,铺床这么简单的事情他真的不需要沈墨琛帮忙。

“还是我自己来吧!”宋子源伸手,“你不用管我了,你去睡吧!对了,客厅的灯不要关,我怕黑!”

沈墨琛能够感觉到宋子源对他的抗拒,不仅仅是语言表现出来的抗拒,身体力行的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沈墨琛不勉强,他知道两个人相处慢慢接受,彼此是需要时间的。

刚入秋天还不算太冷,宋子源翻来覆去躺在沙发上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只能怪这被子太厚,脑袋闷在被子里都喘不过气来了。迷迷糊糊又觉得口渴。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杯子里还有半杯的水,水入喉很凉,凉的他打了个冷颤,整个人瞬间清醒了。

环顾四周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家。

打了个哈欠却又睡不着。

躺进被子里望着天花板发呆,脑海里突然又想起那个女人了,以前的他很宠那个女人,最喜欢她小鸟依人的模样,就算做错了事情,也从不会主动道歉,只会卖个萌撒点儿娇,他就当她已经道过歉了,以至于让她恃宠而骄后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插手他生意往来上的事情。

他不想再去想过去的事情,过去的是是非非他不想去追究,更不希望重新去过过去那样的生活,至于沈墨琛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突然就闯进来他的新生活,他还是有些不适应,总觉得这家伙肚子里又藏了什么鬼点子。

但想了想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毕竟沈墨琛这么木的人还能翻起什么大风大浪不成?

这样想着宋子源闭上眼睛,一觉就睡到早上五点半。

准确的说是被厨房里嘈杂的声音吵醒了。

宋子源将头埋进被子里,可没过多久又闻到了饭香味,他不得不从被子里爬了起来。

“早!”沈墨琛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而后将早餐放在了桌子上,“将就着吃吧,我不太会做早餐!”

宋子源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蛋炒饭,味道还可以,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送到嘴边,试探性的吃了一小口。

砸吧砸吧嘴,味道不是太好,有点儿咸,但并不是不能忍受。

“你几点去学校?”沈墨琛就站在宋子源旁边,但个子却高了宋子源一头,宋子源微微撇了撇嘴,十分不满他现在的身高。

“一会儿我送你去学校!”沈墨琛将盛牛奶的杯子放到宋子源面前。

宋子源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十点!”

“你说错了吧?你们第一堂课的时间不是七点半吗?”沈墨琛现在虽然不上学了,但他记得初中生的上课时间是7:30没错,如果还有早自习的话应该更早。

宋子源十分不满的白了他一眼:“睡个回笼觉再去学校!”

沈墨琛不知道该拿这家伙怎么办,张嘴刚想说话又被宋子源堵了回去:“别给我讲大道理!我讨厌上学!”

宋子源在经历了被人群殴以后,自然而然的对学校这个单纯而美好的地方有了新的定义,学校就是个大树林儿什么样的鸟都有。他也不是不想去学校,他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有挑战,打架斗殴这都是小事,只是他现在这副孱弱的身体若是真的打起架来也只有挨揍的份。

他现在还不想去学校,自己找麻烦,他得想个办法治一治那群欺负人的熊孩子。

沈墨琛无可奈何,半句劝解的话都没有了。他拿起桌子上的文件,今天他休了一天的假,所以把工作文件拿回来了,关于宋霁的尸检报告也夹杂在其中。

宋子源躺在沙发上,他现在没有手机,只能随手拿过沈墨琛的手机玩几局消消乐解闷儿。

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沈墨琛伸手去拿自己身边的手机,左看右看才发现手机在宋子源手里。

“手机给我!”

宋子源把手机递了过去,沈墨琛拿着手机,出了门打电话去了,宋子源则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他往桌子上撇了一眼,看到的是那几张照片。

他走了过去等看清楚照片下面写了字以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他的尸体。

宋子源突然有些恍惚。

他又往前翻了几张,这份文件的第一页有着他的详细资料。

宋霁,人称刺儿头老二。

十分短暂的人物简介,这句话也已经足够能够概括他这几年过的是什么生活了,他性格张扬暴躁从来都是能动手绝对不动口,可他明知自己性格如此,却从未想过收敛心性。

或许就是他这么张扬的性格才让他得罪无数的人最后落得了如此下场。

不过现在都结束了,宋霁已经死了,现在还活着人是宋子源!

准确的说是现在的他还没办法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高中生宋子源,可是他的现在并不能将他过去的那30年的生活彻底地替换掉,该有的记忆还是会有的,他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宋霁的身份已经不属于他了偶尔想起自己过去的兄弟,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伤感。

打完电话的沈墨琛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样一幕,宋子源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像是坏掉的水龙头,止也止不住。

沈墨琛皱了皱眉头,他从没听说过宋霁有弟弟,可是现在他看到宋子源哭成这副模样,他竟然相信宋子源说的话,相信了宋子源就是宋霁的亲弟弟。

沈墨琛从怀里掏出手帕:“别哭了,这个案子我会查清楚的,凶手总会找到的!”

没察觉的沈墨琛就站在自己身边,宋子源吓得噎了一下,用他再说乌溜溜的眼睛略有些迷茫的看着沈墨琛。

沈墨琛抬起手,拿手帕给宋子源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这时候宋子源才察觉自己流泪了。

“你别拿那一套老古板的话安慰我,我……我只是一是接受不了他已经死去的事实罢了!”

“他真的是你哥哥?”

宋子源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之前他说的谎话,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扑哧一笑:“沈警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单纯了?你看我们两个长得像吗?他怎么可能会是我亲哥呢,我之前说的话是骗你玩的!”

“我觉得你们两个长得挺像的,不只是长得像,除了外貌还有很多相似之处……”

“所以呢?”宋子源打断了他的话,“世界上有相似之处的人多了去了,总不能说这些人都有血缘关系吧?我跟他……我跟宋霁……我们两个没什么血缘关系,但他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他……他是宋霁……”

宋子源叫着“宋霁”的名字,有点不适应,以前这个名字是属于他的。

“沈墨琛,你之前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搬来住,你就会让我和你一起查这个案子对吗?”

沈墨琛不记得自己之前这样说了。

“不行!”沈墨琛很果断的拒绝了。

“为什么?或许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关于这个案子的线索呢!”

“线索?你知道什么线索?”

宋子源指着自己手里的这份文件,“你看到这些照片了吗?这尸体明显是在水里浸泡了很久,具体时间是……6天之前!准确死亡时间大约是晚上11点左右!而他身上的这些伤痕,这些伤痕都是刀伤,而致命伤是钝器敲击脑后,但是真正的死亡原因并不是这个,真正的死亡原因是窒息死亡!”

沈墨琛冷着一张脸,宋子源没注意到的是沈墨琛的眼神,比冰块还冷,通常沈墨琛有这种表情的时候,往往是他对某个人产生了怀疑甚至是认定这个人与案子有着莫大的牵连,沈墨琛就这样冷着脸瞪着宋子源,数秒之后沈墨琛又将眼底的冷意收了回去,在他眼里宋子源不过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一个孩子懂什么?

“怎么样?我说对了吗?”

的确是说对了,且前前后后沈墨琛刚打完电话没有10分钟。

“别闹了,偷听我打电话有意思吗?”

宋子源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他根本没有偷听沈墨琛打电话,这些都是他死亡之前所经历的,所以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喂,我没偷听你打电话,我……”

“所以呢?”沈墨琛用他那双比鹰还锐利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宋子源,希望能从宋子源的微表情中看出什么破绽,“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告诉我宋霁遇害的时候你就站在现场吗?”

靠!他竟然把这茬给忘了,他不应该说的那么详细的!毕竟尸检结果今天上午才刚出来,沈墨琛明显是对他有所怀疑了。

“我……好……我承认你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偷听了!”他现在也只有妥协的份。

“好了,小孩子家家的就老老实实乖乖听话,不要给我添麻烦好吗?”沈墨琛一如既往的用哄小孩子的口气对着宋子源说话,宋子源现在却是一肚子的气,有委屈没处说。

他憋屈的垂下头,握紧了拳头。

“我不允许你掺合到查案子当中是有原因的,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去tmd为他着想!他还不需要别人为他担心呢!

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难不成真的以为是在哄小孩子?

“走开!”宋子源用手推了一下沈墨琛,“才不需要你假好心,不要说什么都是为了我好,老子不稀罕!”

沈墨琛张着张嘴还想说什么,宋子源已经气鼓鼓出了门!

沈墨琛摇了摇头心到道:“这小家伙的叛逆心也太强了,也或许是到了叛逆的年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