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说: 天生作对 作者: 玻璃心的胖子 更新时间:2020-05-23 07:04:40 字数:3490 阅读进度:5/12

尸体已经腐烂很严重了,现在正是初春大约七到十天出现腐烂,尸体浸水膨胀已经膨胀严重可是却没出现腐烂情况,所与死亡时间初步定为五天前。

“已经确定过了,这就是宋霁的尸体,队长还需要去宋霁居住的地方调取附近的监控进一步确定死亡的准确时间以及凶杀宋霁的嫌疑人!”

顾默琛一屁股瘫坐在了化验室门口的公共座椅上,到此时此刻他都不能接受宋霁死亡的事实!

宋霁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他欠宋霁的债何时才能还清?

恐怕是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他攥紧拳头,他一定要抓住杀死宋霁的凶手!

“队长,这个给你!”化验室的人把一个装在封闭小袋子里的两个珠子递给他,“这个是宋霁一直握在手里的,可能对案情的调查有所帮助!”

他伸手接过了装着珠子的袋子。

“宋霁身上有多处伤口,因为长期浸水所以一时无法判断伤口是有什么凶器造成的,等得出结果我会再联系你!”

“好!”顾默琛把东西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离开了化验室。他深吸一口气感觉好似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一般。他现在必须要适应没有宋霁的日子了,明明只是缺了一个隔三差五找他麻烦的小混混,心怎么就是空落落的呢?

他摇了摇头裂开嘴苦笑,生活还得继续,时间不会因为缺一个人有所变化。

他最近也没什么大案子处理,小案子他手下的几个人都能处理,他这样想着给上司发了消息提前把年假休了。他一个人站在路边抽烟一直到天黑这才想起要去学校接宋子源放学!

等他匆匆忙忙开车赶到学校时,学校早就空了!

他有些颓丧,没有见到宋子源,那小子现在应该已经回他自己的家了。

这样也好,现在他心情烦躁得很,他记得这附近有家川菜馆子,干脆一部最二不休,下馆子喝酒去!也不记得自己多少年没喝过闷酒了,这一次上的菜太辣他吃的不太习惯,几杯酒下肚辣的眼泪都出来了。

另一边的宋子源把顾默琛说的话早就忘了,他有点后悔没有接过顾默琛给的钱,现在肚子又饿了。

宋子源今天早早就往家走,因为口袋里没有半毛钱,在外面挨饿不如回家翻翻冰箱。

他住的小区是比较破旧的危楼,需要连续走几条弄堂,前几天刚下过雨,弄堂里破旧的路不太平坦,他没有带他的校服外套,这时候有点冷,他抽了抽鼻子抱着胳膊加快脚步。

自从他来到宋子源的身体以后,一直都还算比较本分的保持着他乖孩子的人设,除了上校门外打架正好被顾默琛撞见的那一次。

不去想还好,一想起来宋子源又开始自己生闷气了,他妈的!那小子敢揍他,要是再让他撞见那小子,他一定打得那小子满地找牙屁股尿流!这样想着他的步子自然而然的放慢了下来。

“宋子源!”他听到身后有人喊他,他回头看过去,那人站在弄堂口,此时天色已经暗了,逆着光宋子源看不清对方的脸。

宋子源皱着眉头“靠”了一声,回过身来朝着巷子口的方向走过去。

等走进了他才发现巷子外面站了一群人,而刚才那个教他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上一次找他麻烦的那一个高个子!

“卧槽!”宋子源低骂了一声,果然是冤家路窄,今天他算是真的是被堵在这儿走不了了。

“宋子源,你今天是想跑也跑不掉了,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等等,动手之前先留名,上次你就没告诉我你叫什么,这次总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屈彦!”

宋子源扑哧一声笑了:“你家的起名字的水准还真是够差的,怎么会叫这种奇奇怪怪的名字,若是你发音不准的话,别人还以为你的名字叫屈原呢!”

“你……”

宋子源把书包往旁边一丢:“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老虎不发威,你真把我当病猫呢!我可不是好、学、生!”宋子源停顿了一下,最后三个字,如同从他的肺里挤出来的,他伸开胳膊做了一下伸展,“有本事就都上吧!”

说起打架,宋子源可不怕这群小毛孩子。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凭借宋子源现在的身体,根本没办法做到以一抵十,现在也只是鸭子死了嘴壳硬,不愿放下自己那卑微的自尊心,不肯承认自己打不过这群人罢了!

宋子源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手,但是他却忘了自己,现在这副软弱的身体哪里来的什么气势,他一拳打在对方的腹部,用了十分的力气,可这一拳并没有给高抬一头的屈彦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让屈彦捂着自己的腹部后退了几步,然后恼怒地瞪着宋子源对着自己身后的人喊道:“给我揍扁这个小子……”

宋子源喝了几杯微醺有些醉意,拿着车钥匙走了出来,站在车前犹豫了一会儿,他朝着自己手里哈了一口气,又闻了闻,自己的身上确实有些酒气,他放弃了开车,就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

迷迷糊糊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路上的人越来越少,他站在灯下看着自己被拉长的影子,心早就飘远了,不知飘到哪儿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旁边的巷子里有什么动静,有人的谩骂声砸东西的声音,沈墨琛只当是家庭矛盾闹到大街上了,并不打算多管闲事的,可是经过巷子口的时候,他蓦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句:“宋子源,你tmd敢咬我……”

沈墨琛酒突然就醒了,他没多考虑什么,直接走进了巷子里。

巷子里很黑,没有灯。

沈墨琛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

一道光,从巷子口直接射进了巷子里,照在了宋子源的脸上,他微微眯起双眼朝着这道光看过去。

“你们怎么回事,聚众打架嘛?什么苦大仇深,值得你们大半夜聚在这里打架?走都跟我到警察局里坐一坐吧!”

宋子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仿佛用魔力一般,安抚着他们的焦躁而忐忑不安的心。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并不算太熟的“死对头”的身上。

这时候打架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是反应过来了。

“是警察!快跑!”

一群小兔崽子逃跑的速度,可谓是堪比赛跑比赛,卯了劲儿了窜出了巷子。

几个人经过沈墨琛身边的时候,他微微皱起眉头,没有看到宋子源的脸。

沈墨琛拿着手机往巷子里走,这时候的宋子源瘫坐在地上,他脸上挨了几拳,嘴角有血渗出来了,腹部腿部背部也都挨了打,他也不讲究,扶着旁边的墙站了起来,拿校服袖子擦了擦嘴角。

沈墨琛手电筒的光照在他的身上,他那双眼睛在黑暗里敏锐的如同鹰的眼睛,察觉到有危险靠近往后退了一步,紧靠着墙角用自己的袖子去遮挡照过来的光。

“宋子源,是你吗?”沈墨琛声音粗重沉缓,他声音的辨识度并不是很高,但在这种沉寂的环境之下,宋子源还是听出了来的人是谁?

宋子源不太喜欢麻烦别人,他不喜欢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袒露给别人看,更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受伤的时候,他拉了拉自己的袖子遮住自己手上的伤痕,至于脸上的,就算他想这也遮不住了。

“是……是我……你怎么会到这儿来?是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

沈墨琛走进以后才看清楚此刻宋子源是如何的狼狈,校服,裤子破了两道口子,白色的上衣袖子上沾了殷红的血还混杂着一些泥土,皱巴巴的像是刚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一般无二。

“你受伤了?”沈墨琛走过去一把抓宋子源的手腕,将衣袖撸了上去,这些血并不是宋子源胳膊上的,但刚才被那群人推倒手臂上还是留下了青青紫紫的伤痕。

“别碰我,你离我远点!”宋子源对突然出现的人还是有有些排斥的,他现在就像是炸了毛的狮子随时都可能暴走!他的愤怒充斥着他全身的细胞,他饿狠狠的瞪着沈墨琛,把沈墨琛当敌人一般。

沈墨琛查看着他的伤,因为不方便直接把手机对着宋子源的脸照,沈墨琛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遍。

大的伤口没有,小的伤口划痕却多的数不过来。

“走!回家!”沈墨琛就站在宋子源旁边,他一说话嘴里吐出满是酒气。

“你喝酒了!”这不是疑问句。

“嗯,喝了一小点!”

“回家?”宋子源冷哼一声,“你知道我家住哪儿吗?”

沈墨琛皱了皱眉头,他记得他已经提前通知过宋子源了,让宋子源搬到他那儿去住!

“去我家!”沈墨琛说道,“以后你都得住我家了!”

“不要!我不用你在我这装大善人,我还真不需要!”宋子源刚说完,他的肚子就开始咕咕直叫。

沈墨琛笑了一声,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松开拉着宋子源的手,掏出口袋里的电话。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也可能是因为掏手机太过慌张,沈墨琛一不小心按掉到了扩音键。

“队长,宋霁身上的伤口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小的伤口暂且不记,,一共被砍了14刀,分布在腹部腿部和背部,但这14刀都砍得不深,不足以致命!真正的致命原因是溺水身亡……”

沈墨琛手忙脚乱的关掉了扩音,但是宋子源清晰的听到了“宋霁”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