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发现宋霁的尸体

小说: 天生作对 作者: 玻璃心的胖子 更新时间:2020-05-23 07:04:39 字数:3810 阅读进度:4/12

“上车!”沈墨琛打开车门,宋子源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安全带!”

宋子源麻利的扣上安全带,这时候沈墨琛的宾利车变成了敞篷车,走在街上还是蛮拉风的。

宋子源嘴角抽了抽,怪不得把车停在这么显眼的位置,原来就是为了显摆。

“吃什么?”沈墨琛问道。

“随便!”

宋子源眼睛始终盯着学校门口那一众的小吃摊:“你们平常都不管这边的治安吗?就这样任由这群人在这里摆摊儿?还是说这群人早就请你们上级领导吃过饭?还是……”

“想多了!”沈墨琛不得不感叹宋子源的想象能力。

“喂,你能不能不要几个字几个字的说?能不能一次性把一句话说清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面瘫嘴抽说话不利索,你们当警察的审犯人也是这么问吗?”

沈墨琛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哎,你看我这脑子给忘了,你们是刑侦大队的,你还是刑侦大队的队长,平时只管身上案子抓抓犯人就行了,审案这种既累人又不好做的事情,恐怕是要丢给其他人做吧!”

沈墨琛皱起眉头看着宋子源,他不懂宋子源为什么对他如此反感,总觉得话里话外都带着刺儿,那张嘴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像机关枪一样怼着他一句都说不上来。嗯那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戳到痛点了?”宋子源挑着眉看向沈墨琛。

沈墨琛沉默半晌,只回了一个字“是”!

“你还真是个木头疙瘩,就你这样的猴年马月才能找到女朋友啊……额……对了,你没有女朋友吧?”

沈墨琛忽觉头疼,这家伙刚才说话还句句带刺,这会儿又开始关心他的婚姻大事。

宋子源掐指一算,似乎很早以前他就开始跟沈墨琛打交道了,具体哪一年他也忘了。

最早对沈墨琛的记忆是停留在他打架坐牢的那一年,也就是他最早离家的那一年。

那时候的他就是个刺头,在社会上混的久了看谁都觉得不爽,太过年轻难免心高气盛,两言三语说不到一块儿去往往就谁都不服谁动手就是一顿折腾,他记得他第一次因为打架蹲局子抓他的人就是沈墨琛,那时候的沈墨琛好像就已经有现在这么高了,又高又瘦脸白白净也像现在这么不爱说话,就一直跟在一群人的最后面,但是打架动起手来出手速度确实比谁都快,她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沈墨琛的动作,就被沈墨琛抓着胳膊摁在了地上,脸紧贴着石子地面,等真正情绪稳定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脸被刮花了,那就一个狼狈,头一回那么丢人!

“吃什么?”沈墨琛把他从遥远的记忆里拉了去来,宋子源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已经饿扁了。

“下车吧!”宋子源首先,打开车门下了车。沈墨琛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跟着下了车。

校门口的小吃摊品类齐全,这个时候正是放学时段,来来往往的学生就是光顾小吃摊最主要客流!

宋子源每样小吃都买了一点,边走边吃,发觉口袋里没有纸巾,也不将就,抬手抓过沈墨琛的外套往上面蹭了蹭。

沈墨琛习惯性的皱眉头,他这件黑色外套少说也得上千块,虽然说说他平时也不是什么讲究的人,可是拿外套当抹布使,这还是头一回!

宋子源终于吃饱了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十分没形象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终于吃饱了,好久都没吃你这么饱了。”

“你要不要吃点?”宋子源是自己吃饱了以后才想起一直在他屁股后面替他付钱买单提东西的沈墨琛。

沈墨琛摇头,他平时不太喜欢吃这些路边的垃圾食品。

“你别客气,来来来,吃点吧,这个味道蛮好的!”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一块就往他沈墨琛嘴里塞!不也管自己的手到底洗没洗?

东西入口居然真的如同宋子源说的一般好吃,宋子源准备在第二块的时候,沈墨琛伸手挡在嘴前:“我自己来!”

“谁惯的你这大少爷的毛病?莫不成是有洁癖?我的手不脏,不信你看……你看看……”

宋子源把手凑到他面前,可是当他自己看到自己这双白白胖胖的小手的时候,自己居然忍不住笑了:“呵,你看我这手像不像小孩子的手?挺嫩的……”

沈墨琛点头。

“我说你这个人也太闷了吧?跟你在一起一点都没劲!”宋子源现在吃饱了,也就没心情继续呆在这跟他干巴巴的聊天了,“好了,我吃饱了,下午还要上学呢,我先走了!”

“晚上放学不要到处乱跑,到这个地方等我!”

宋子源挑着眉头问道:“怎么?你难不成还差这两个饭钱?”

“我跟你们班主任商量过了,在里面过18岁生日之前这段时间就由我来照顾你!”

宋子源显然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你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你来照顾吗?”

“不是大男人,你还差三年零六个月才满18岁!”

“谁在乎那些?我说我是大男人就是大男人,没满18岁怎么了?老子混社会的时候估计你还未成年吧!”

“宋子源!”沈墨琛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听到宋子源嘴里吐出这种粗俗的话了,一个还没满16岁的小屁孩,整天说话跟个混混似的!这个必须要改!

“怎样?”宋子源双手叉腰,梗着脖子瞪起眼睛,“都说吃人家的嘴软,看见你刚才请我吃个饭的份上,不跟你一般见识!”

宋子源现在这副样子,想跟沈墨琛动手打架的话,恐怕不是差了一星半点,这副弱鸡的样子,要是动起手来的话他就只有被揍的份!宋子源以前身手就没有沈墨琛好,现在就更没办法跟他比了!

他背上书包准备开溜。

“等一等!”沈墨琛已经看出他要开溜,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这给你!”

宋子源你低头撇一眼沈墨琛递过来的一沓百元钞票,哼笑了一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虽然他现在很需要钱可起码的面子和尊严他还是得要的

“你需要这个!”沈墨琛依旧是那淡淡的几个字,轻描淡写说出口来却重入泰山,压在宋子源的心里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大哥,我说你是不是做好人做习惯了?真以为你自己是救世主呢?拿钞票当废纸是吧?还是觉得施舍我这个行为是十分的高大上呢?”

沈墨琛来不及解释,站在原地看着宋子源不说话。

“别这么看我,你现在这样子有点像是卑微的求着男朋友回头的女人一样,不过很可惜,我可不是什么渣男?更不需要你来包养我,我欠你一顿饭,早晚会还你的!以后离我远点,别来找我就好了!”

对于宋子源说的这么疏远的话,沈墨琛没放在心上只当是少年轻狂说的气话,毕竟他只当宋子源是个小孩子。

宋子源冷冷的扫了一眼沈墨琛,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沈墨琛久久不能收回那只伸出去的手,不知为何他看到这孩子的第一眼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起了老熟人。

直到宋子源已经走远了,连背影都看不见了,他才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上了车。

她还没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手机就响了起来,给他打电话的是他的下属张凯泽。

他按了接听键。

“哥,你在听吗?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沈墨琛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张凯泽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直接跟你说吧!好消息就是我们一直在追踪调查的那个叫宋霁的混混死了……”

沈墨琛手里的手机脱手掉在了车内的缝隙里,他呆滞了一分钟慌忙伸手去夹缝里拿手机,张凯泽的声音却还没停,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的响,像是什么给他的灵魂加了一层负重似的,手也开始颤抖。

怎么可能会这样他不相信!宋霁不是一直自以为自己了不起吗?他手下不是有很多厉害的小弟吗?怎么会突然出事呢?

好不容易把手机拿出来,张凯泽在电话那头喊道:“你没事吧?怎么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哥,你在听吗?”

“等我马上回去!”

沈墨琛回警局的时候,正巧碰上运送宋霁尸体的车子。

“队长,你没事吧?”张凯泽早就在门口等候了,“哥,没关系的,就是好事,虽然宋霁死了我们调查的线索也断了,但是宋霁那家伙死了,C区这一片这段时间内就太平了!”

沈墨琛十分不客气的一把推开张凯泽,此刻的他满肚子的火气,却又不知道这股怒火从何而来,跟着搬运尸体的人进了解剖室。

解剖科的文思媛医生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开始解剖。

沈墨琛被勒令退出了实验室,他站在化验室的门口如坠冰窖,时间像是停滞在这一刻,沈默琛喘着粗气抬头望向走廊里纯白色的天花板,精神略微有些恍惚。

张凯泽把案件的有关信息以及照片整理了一下,放在文件夹里递给了沈默琛试探性的问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沈默琛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是怎么了,消极的情绪好像完全崩坏的水龙头,根本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这股无名火。

他到底在气什么?

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是在气自己没有找到足以把宋霁送进牢狱的证据,又或者是在气人就在自己的地盘上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几天,他居然没有发现!是他对宋霁的关注不够吗?不!绝不是!他现在还是没办法接受宋霁死去的事实!

他叹了一口气单手扶额,接过了装有案件信息的文件夹,他迅速打开文件夹,瞄了一眼,又将文件重新装了回去。

虽然这尸体是从河里捞上来的,但尸体一经发现就已提取DNA样本进行检验了,检验结果表明这尸体的确是宋霁的尸体。虽然这文件没有具体的解剖信息,但初步的信息是有了。

他隐约瞄到几个字:宋霁,二十九岁,死亡时间5天前晚上22点到24点间。

5天之前晚上22点他在做什么?他好像是答应了自己的父亲出去相亲了。

他把文件往旁边的座椅上一丢,用力捏了捏自己的额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