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又遇见死对头了

小说: 天生作对 作者: 玻璃心的胖子 更新时间:2020-05-23 07:04:39 字数:3466 阅读进度:2/12

他闻着那烤肠的香味,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这个时候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看到一个比他高一头的男生,这男生应该是和他一个班的,他虽然不记得这男生叫什么名字,但这张脸他是不会记错的,标准的大麻子脸,眼睛小鼻梁高腊肠嘴瘦高挑。

他当然得尊重自己现在的人设,他现在可是标准的好学生形象

“喂,宋子源,你跟我过来一下!”

虽然已经知道了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是个乖乖男,可是若是让他就这样忍气吞声接受这种打“招呼”的方式,他还真是做不到!

“不要!”他扭过头去对着卖烤肠的大眼说道:“大爷,你快一点烤,我一会儿还有事呢!”

男生见他并不像往常那样乖乖听话,顿时怒火中烧,走过去拽着他的衣领:“宋子源,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他轻蔑一笑,回神瞪了这家伙一眼,冷冷的问道:“你哪位?”

那种高傲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这样的宋子源是他以前没见过的。男生愣了一下,一巴掌就朝着宋子源的脸上甩了过来,宋子源反应慢了半拍,还没来得及埋怨自己的身体太过孱弱,这巴掌就甩在脸上了!

只听到“啪”的一声,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宋子源露出阴鸷的笑,那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实在是很多年都没挨过巴掌,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虽然说声名狼藉,但仗着自己在这条道上混的时间长有些手段,还没有谁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打他的耳光的,他伸手擦掉唇角的血,果然这身体的确是太过孱弱了,只一巴掌而已,就打得嘴角的血流下来了,左边的半边脸也肿了。

他死死的盯着对方喃喃道:“妈的,你死定了!”

站在他对面的男生也愣了一下,从没见过受气包露出这种表情,那眼神透着阴冷,吓得他后退了一步。

“你叫什么来着?我忘了你的名字了,打架之前不是应该先说说自己的名字吗?”宋子源换了一副表情像个傻子一样被打了,依旧还是笑着,这可不是他平时的做派!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怎么?你怕了吗?怕我打击报复呀?”他依旧咄咄逼人,他向来都是有仇必报的人,被打了一巴掌,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周围围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他挽起袖子,虽然这副身体他用的还不习惯,但是收拾一个高中生对他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

“既然你不愿意说你的名字,那么就不必说了,别怪我没给你开口的机会,我……”

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朝着对方的脸上捶过去,就在他的拳头里,对方的脸只有几毫米远的时候,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宋子源可以感受到对方掌心的温热,那双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腕,让他丝毫不能动弹!

他想要挣脱这双手的控制,可没等他挣脱,另一双手已经按住了他肩膀,而刚才扇他耳光的男生看准现在他动不了的这种时机,又狠狠给了他小腹一拳,然后就慌忙跑开了!

他不但挨了一耳光,而且腹部还挨了一拳!

士可杀不可辱!tmd居然有同伙!

他回过头来想要看清楚对方同伙的长相,可是回头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这张脸正俯视着他。

果真是冤家路窄,他死之前这家伙就老是跟他过不去,如今他重生了沈墨琛这家伙居然还跟在他屁股后面找他的麻烦!

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从一开始混这一行就知道要避开某些特殊的机关单位,就比如站在自己面前的沈墨琛!

他这样一回忆的话,他们斗了少说也得有十几年了!他从17岁一直混的29岁,沈墨琛就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找他的麻烦。那时候的他是道上混的,大多干的都不是什么光明正大能够拿到明面上的事儿,自然而然的要避讳着不与警察有过多的接触,可是沈墨琛这家伙没少找他麻烦,他前前后后进了几次警察局,都是被这家伙抓进去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约有一分钟的时间,沈墨琛才主动移开视线。

“沈警官,怎么有空到这儿来?”

顾默琛人如其名,沈默琛,反过来就是琛默(沉默),宋子源以前最讨厌的就是和这家伙打交道,交流起来头疼!宋子源猜测沈默琛一定是托关系才当上最高检察的,像他这样高冷脸反应慢神经反射弧长的,这种就只能在下层混!而像他这样头脑机灵随机应变能力快的,才配被称作“大佬”!

沈墨琛皱了一下眉头,他眼前这个男孩虽然一身十分普通的校服,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那挑衅的语言都带着一点小混混的腔调!

“你是哪个高中的学生,在这种公共场合寻衅滋事,难不成是想到派出所蹲两天?”

这个时候的他才反应过来,他现在的名字叫宋子源,他用的是别人的身体,而且这句身体原来的主人可是一个乖乖男,刚才他差点把自己现在的身份给忘了。他得重新调整一下,认准自己的身份。

他连忙挣了挣自己的衣襟,调整了一下站立的姿势,示弱的看着沈墨琛,可怜巴巴的说道:“大哥,你可误会了,这些人都看到了,明明是这家伙故意找我麻烦,所以我才不得不还手的,更何况我对他又没造出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反正是他不仅甩了我一巴掌,还打了我一拳,你看我这流血的嘴角,再看看我受伤的小腹,最委屈的人明明是我!”

耍无赖这种事情他最擅长不过了!

“沈警官啥意思?要把我抓到警察局吗?是那小子先动的手,你不能冤枉好人啊!”

他仗着自己现在是中学生的样子,自然说话做事都更加的肆无忌惮骄傲张狂!

“大哥,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啦!我作业还没写完呢!”沈默琛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着的少年,这孩子他是认识的,虽然没有深入接触过,但是这孩子的舅舅以前就在刑侦科,就在他手底下工作,只是前段时间出去执行任务中弹去世了,至于这个孩子就一直由刑侦组的其他组员轮流照拂着。

平时他只当这孩子很懂事不需要他们多操心,学习优异每个月靠补助金生活日常三餐花销都没问题。可是现在顾默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满是戾气暴躁的孩子,完全不是他前几天见过的那个胆小怯懦的宋子源。

“站住!”

宋子源嘴一撇,这时候站这不懂的不是傻子就是呆子,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他拔腿就跑,的但却忽略了一个问题,沈默琛抓了这么多年的人,他怎么可能跑的了呢?他没跑多远就被顾默琛拽着衣领抓住了!“你小子居然敢跑!”宋子源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控诉道:“你......你欺负小孩儿!”其实也不是什么非要去局子里逛一圈的事,低着头虚心接受教育最多也就是听一个小时唠叨,但若是想跑,像顾默琛这种木讷的脑袋,非要拉他去警局里交代清楚不可。“大哥,我真的还有其他的事要做没空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你就大人大量放我一马,我有空一定请你吃饭,你看行吗?”宋子源又怕顾默琛不信,慌忙举起手来:“我发誓还不行吗?不就是请你吃顿饭吗?我又不是请不起,我.......”

沈默琛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这小子虽然一副学生打扮,可说话做派却像极了社会小混混,让沈默琛想起一个熟人来。

“喂,松手啊!你这是干什么?”宋子源知道装可怜这一招不管用,那就只能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当无赖了,“再不松手我可要喊人了,听到没有快松手!”

沈墨琛的是手紧紧抓住宋子源的衣领,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看的宋子源一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快来人了,快来人,快来看啊,警察同志动手打人了……警察……”宋子源刚喊了两句就有人围了过来,对着沈墨琛指指点点,沈墨琛随时见惯了这种场景,但此刻这里只有他一个警察,他只穿了便服,宋子源虽然没穿校服,但一看就是个未成年的学生。他这样一喊,周围的人自然要围过来看热闹的。

“警察叔叔,放我走吧,真的是没有钱,我就只是偷了两根烤肠,我把烤肠还给你,你放我走吧,我真的已经几天都没吃过饭了,警察叔叔,你可怜可怜我吧!”

周围一片唏嘘感叹。

“这娃也太可怜了,谁说偷盗的行为,的确是不应该的,但是这孩子这么小也情有可原,警察同志,你就通融一下吧!”

“来,孩子到奶奶这边来,奶奶给你买好吃的!”

沈墨琛看着周围人慢慢的聚过来,他只得先松开了手。

宋子源就趁这个机会从涌过来的人群里钻了出去。沈墨琛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小子早就不知道窜到哪儿去了。

待人群渐渐散开,他站在原地却久久不能舒心。

是什么环境能让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变得如此滑头?沈墨琛陷入了久久的深思,他报出手机给刑侦小组三组的队长张凯泽打了个电话。

“帮我收集一下宋子源所有的资料,包括他的联系方式和住址,放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

张凯泽还没张嘴问沈墨琛为什么,沈墨琛就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宋子源拿着用自己仅余的两块钱买的两根烤肠,哼着小调回到自己住的那间破旧的出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