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 小渔没有问题

小说: 天价婚宠 作者: 绿萝 更新时间:2017-09-07 17:07:26 字数:2195 阅读进度:1600/3088

容老爷子点了点头,又落下一子,对容墨道。

“行了,我知道你们有些事情瞒着我和你奶奶,知道你们几个孩子有孝心不想要让我们两个老东西担心,你身为几个孩子的父亲,还是容家的家主,有你在,我也放心!”

“嗯!”容墨点了点头。

“哎,老了老了,也不知道还能够有多少日子,还能不能看到凌天和汐然丫头的孩子出生!”容老爷子活到这把年纪,心中也早就已经有了一把秤,也清楚自己大概还有个多少日子。

容墨抿唇不语,静静的落子,看着曾经教自己走路识字的老人现如今已经满头白发,心中也是无限的叹息。

容峰死的时候他并没有过多的感触,毕竟那样一个父亲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亲情,也没有任何的不舍,只有痛恨和厌恶,可老爷子却不同,他是容老爷子一手带大的,从小就被带在身边教养长大,此刻看着老爷子一点一点苍老,心中想想也是有些的难过。

“爷爷身体好,自然能够看到汐然和凌天的孩子出生,应该也快了!”容墨看向容老爷子道。

毕竟汐然丫头现如今已经怀孕了,老爷子现如今的身体状况自然是能够看到凌天的孩子出生的。

“怎么,那丫头有喜了?”容老爷子听到容墨的话外音,不由目光一亮。

“爷爷心中明白就好,这件事情凌天还不知道,别的人也不知情,爷爷还需保密!”容墨看向容老爷子低声道。

“好,好,我知道了,保密,保密,哈哈!”容老爷子点了点头,一脸欣慰的笑容,上一次虽然那丫头的孩子没了,还害得他感伤一阵,没想到这么快又有了,倒是有些的激动。

“所以爷爷一定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以后还要抱你的重重孙子呢!”容墨轻笑一声,面上神色柔和的道。

“放心吧,为了我的重重孙子,我也会多撑一些时日的!”容老爷子心中高兴,连带着整个人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一旁的容老夫人从厨房内出来,远远的都能够听到容老爷子高兴愉悦的笑声,不由埋怨的道:“什么多撑一些时日不时日的就你乱说!”

容老夫人瞪了一眼老爷子,而后吩咐着佣人将早餐放到餐厅内去,这才招呼着容墨和容老爷子两人道。

“行了,先过来吃饭吧,等会儿吃完了大孙子还要忙呢!”

“得,老了老了,果然是下不过你们这些小辈了,走走,吃饭吃饭!”容老爷子叹息一声,看着棋盘上的棋局,面上神色倒是不错,或许是有了期盼,心中也乐呵着高兴。

“哟,今儿个输了棋倒是不闹了,什么事情把你逗得这么开心!”容老夫人见容老爷子输了棋居然也没有生气,不由笑道。

容老爷子顿时瞪去一眼,气呼呼的道:“老头子我高兴不行啊,就不告诉你什么事,哼?”

“瞧你那德行,老娘我还不稀罕呢!”容老夫人看着老爷子的背影,哼了一声,也紧跟着朝着餐厅走去。

容墨从座位上起身,朝餐厅走去,正好碰到从厨房出来的小渔,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进了餐厅。

……

另一头,容凌天带着手下查了一个晚上之后才回到千影卫基地内。

这一次山竹帮那边显然是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容凌天这边查了一个晚上的结果便是颗粒无收。

按照舅舅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山竹帮的人已经带着汐然来了z国这边,按时间和速度来算,现在理应是已经到达了z国境内,可千影卫的人几乎封锁了整个z国的边境,却是没有查到丝毫的风吹草动。

“少爷,查不到山竹帮和少夫人的行踪,我们是不是盘问一下那个山竹帮少主,或许他会和山竹帮的人有联系?”

毒牙看向容凌天,面色有些的阴沉,冷冷的道。

“不用,山竹帮少主就算是和那些人有联系,现如今也不会轻易露出马脚,更何况他们也心中清楚,一旦被我们的人知道了他们所落脚的地方,我们的人势必会前去救人,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不是他们山竹帮的,来了这里,他们迟早会自己露出痕迹来!”容凌天虽然心中心心念念着古汐然,只不过山竹帮的人既然做好了万全之策,他们贸然过去只怕会打草惊蛇。

“毒牙,你让手下的兄弟密切注意佐藤拓也那边的消息,也许山竹帮那些人会和佐藤拓也有联系!”容凌天突然想到佐藤拓也那边,不由冷冷的看向毒牙吩咐道。

“是,少爷,我立刻就去吩咐手下的兄弟!”毒牙恭敬的点头,刚想退下,便又被容凌天喊住,沉声问道,“让你们去调查的事情有消息了吗?”

一听到容凌天的话,毒牙面上的神色也瞬间凌厉了几分,冷冷道:“手下的人并没有查到任何异样,所以小渔小姐暂且可以确定是安全的,少爷为何突然要查小渔小姐,莫不是她有什么问题?”

毒牙看向容凌天,面上神色也是有些的疑惑不解,小渔是在m国的时候就一路跟着他们来到z国的,如果这个人有问题的话,那么城府也就太深了,更何况这么多时间下来,就连他都没有察觉到小渔有什么问题。

更何况还有景园内的老夫人和老爷子,倘若小渔真有问题,跟着小渔天天接触待在一起的老爷子和老夫人不可能察觉不到。

“这件事情继续调查,切勿对外声张,你先下去吧!”容凌天看向毒牙蹙眉沉声道。

心中的疑惑也是不解,可是昨晚上看到的那个黑衣女人的身形却是和小渔相差不多,除了貌似要比小渔稍稍的高大一些之外,别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所以容凌天此刻也是有些的不好下定论,倘若没问题便好,倘若真的有问题,那么曾爷爷和曾奶奶整日里和那个小渔待在一起岂不是更加危险。

容凌天如此一想,面上的神色顿时间就冷沉一片,阴鸷无比。

看来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要尽快找出昨晚上行动的那一批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