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自己就是最强大的背影

小说: 天价婚宠 作者: 绿萝 更新时间:2016-12-23 10:52:09 字数:2629 阅读进度:934/3088

凉薄的目光微抬,古汐然扫过大厅内的所有人,她看到了戚老夫人眼底对她的不悦和狠辣,看到了戚菲梦的得意,看到了罗素娟的快意,看到了霍彦煜的冷淡,看到了霍家父母的平静。

几乎她真的只是一个没有人疼爱的野草罢了,可纵使如此,古汐然依然冷冷的抬眸,依然将背脊挺的笔直。

她是军人,不会像任何人认输的铁血战士,哪怕流血流汗她依旧知道如何舔舐自己受伤的伤口,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

森冷阴鸷的冷眸冷冷的逼入戚祥庆的眸底,而后,大厅内左右人便听到古汐然冷漠无情的冷淡声音。

“戚祥庆,你给我听好,这一巴掌,是我最后对于戚家的让步,以后戚家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姓古,但愿你们每一个人都记住,千万不要惹我,要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古汐然冰冷狠辣的声音一出还真是吓得整个大厅内的所有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还是以往那个好拿捏的懦弱小丫头,不是,绝对不是。

面前的这个女人就好像是重新换了一具灵魂一般,看的让他们都有几分的心惊,就连戚祥庆都被自己的这个女儿吓了好大一跳。

更不要说霍彦煜和霍家的父母了,看到这般的古汐然也愣了愣。

“孽障,你个孽障,早知道你生来就是触我戚家的眉头,我就应该早早的掐死你!”戚老夫人恶狠狠的揪着闷痛的心肝看着古汐然道。

“那真是可惜,谁让你当初没下手,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古汐然冷冷一笑。

“小然,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怎么能够说出以后和戚家再也没有关系的话呢,你一个女孩子以后出去了多危险,再说你还要嫁人呢,没有婆家帮衬着怎么行!”

罗素娟不愧是玩心计的高手,要不然也叫不出戚菲梦这般心机深沉的白莲花来。

“我古汐然就算是嫁人也与你们戚家无关,更不需要什么强大的婆家,因为戚家还不配!”

不要说她因为母亲被父亲背叛的事情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结婚,就算是哪一天真心结婚了,她也可以凭着自己的本事去创造一切的条件。

她不需要背景,因为她自己就是自己最强大的背景。

“小然,你……”罗素娟还想要假惺惺的说些什么,古汐然冰冷嘲讽的话却已经出口。

“劝你还是别太浪费你的口水了,你一个小三继母,可没有资格来教我做什么!”

“你!”罗素娟被那“小三”两个字气的吐血,脸上的惺惺作态还真是有几分维持不住,露出心底满满的狰狞。

“你滚,你个扫把星,赔钱货,孽障东西,早知道就不该让你进这个家门!”

看着这古汐然如此不知好歹,还无悔过,戚祥庆顿时更怒了,冲着古汐然怒火匆匆的吼道。

“记着,这一次是你让我再也不要进这个家门的!所以戚家的门我古汐然从今以后都不会再踏入,就算是你们求我也不会!”古汐然冷冷的转身,丝毫没有半点留恋的朝门口大门走去。

“孽障,你要敢走出这个门,从今以后就别进这个家门!”

戚祥庆的愤怒咆哮声从身后传来,被气的不轻。

“让她走,这种扫把星要来做什么!”戚老夫人阴厉尖锐的吼道。

古汐然听到那些声音却也只是凉薄的淡淡一笑,而后推开那一扇戚家的大门走了出去。

挺直的背影没有半丝的犹豫不决,明明是娇小的身影,可这一刻看在霍彦煜的眼中却是莫名的坚韧和高大了几分,尽是让他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来。

好像他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过那个女人,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如今天这般的古汐然,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霍彦煜低着头,眉宇间微微紧蹙。

“煜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姐姐走了你伤心了?”

戚菲梦看着霍彦煜停留在古汐然那个贱人身上足足好几秒的目光,心中就是嫉妒和恼恨。

“没有,只是觉得还是菲梦懂事!”霍彦煜将心头别样的怪异念头抛开,看着面前的戚菲梦,柔柔的宠溺一笑。

对,菲梦才是他未来的妻子,他们已经订婚了,那个古汐然他也只能求她自求多福了,毕竟很小的时候他对那个小丫头感觉还不错,就当是看在小时候的面子上吧。

古汐然从戚家别墅离开,便走了很远的路才走出别墅小区,然后准备打的回部队,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丝毫比不上心头的冰凉。

此刻古汐然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连一辆黑色的宾利开来差一点撞上她也没有察觉到,好在毒牙车技不错,避开了。

车子一停,容凌天高大的身影便从后座走了下来,看着微垂着头,周身气息明显不对的女人,忍不住微微恼怒。

这个女人这是在找死吗,低着头在大马路上走,万一开过来的不是他的车子是别的大货车什么的,分分钟就能将她滚入车轮底下。

容凌天很生气,去部队没见到人,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女人所在的地方赶来,哪里想到看到的是这女人这般要死不死的模样。

更可恶的是他都跟着这个女人身旁走了,这女人居然还没警觉到。

什么时候特战队员的警惕能力这么差了,容凌天越想越恼火。

更恼火的是身后紧紧跟着两人的毒牙,硬是将宾利开成了与蜗牛一般的速度一点一点的慢慢爬着前进,速度极为诡异。

终于,容凌天停下了脚步,幽冷清隽的目光深处蕴含着几丝暗沉之色,闪动着犀利的冷芒,凉凉的看着毫无所觉一直往前走的古汐然,沉声危险道。

“古汐然,你给我站住!”

猛然听到这一声危险的冰冷声音,古汐然这才微微抬眸,现在自己思绪中突然被喊醒有些愣愣的朝着身后转身看去。

原本容凌天是真的很生气,很愤怒,愤怒到忍不住想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给打醒,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的怒。

可此刻,当看到转过身来的古汐然那一刹那,容凌天身上所有的怒火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更甚至那一双清隽的幽冷眸底还带着浓浓的心疼和微颤,看着古汐然那高高肿起通红无比的半边脸,华丽的冰冷嗓音带着几分嗜血的冰冷和暗哑。

“谁打的?”

“……”古汐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这个男人,不过这会儿她心情不好,懒得理睬,只是冷冷淡淡的瞥了一眼容凌天,便转过身继续朝前走去。

容凌天看到古汐然眸底那犹如陌生人一般冰冷的淡漠之色心底一紧:“站住!”

可古汐然就是当做听不到,也看不到身后男人那一张危险的冷厉脸庞,依旧不紧不慢的朝着前面走。

容凌天黑眸中的冷意越来越盛,而后抿着唇走上前干脆一把将不听话的女人直接扛在肩头走到宾利面前,将古汐然丢进车子的后座,紧跟着坐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