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未知的新生

小说: 天道欲心 作者: 异梦拾花 更新时间:2020-05-23 06:53:21 字数:3567 阅读进度:18/28

时间缓缓而逝,不会因任何事而改变,不会因任何人而停留。万千的凡人一如往昔的喜怒哀乐,大千的修士一如既往的逆天修行机缘争斗。

总之,每个人每个生命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都有各自的路,都有各自的命,一切都已注定,而一切的注定也都等待着改变。

一片奇异之地,奇花异木争香斗艳,却不见不闻半丝鸟兽虫鸣,寂静无声静雅幽香,艳绝的仙境图录。

而此时另一幅画面,却使这‘仙境图录‘活了过来,只见一片雾隐缭绕分外独特的草丛,躺着一个青年,青年的身上趴着一只幽紫色的小狐狸,青年神似安详,而小狐狸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不知他们在这里呆了多久,亦不知他们保持这幅“幻想唯美的画面”多久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时间对于这片奇异之地就像父母一样,照顾着它眷念着它,促使着它成长,让它变得富饶美丽;而对于青年和小狐狸来说,时间好似忘却了他们,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日升月落,一如往常,也不知是何年月。

突然,这片奇异的地方,那个独特的草丛,发生了改变,雾散了,草丛开花了!让人感觉一丝混乱,或许它从来都不是草丛,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他动了,他的手指动了。

一瞬间,他睁开了眼,他的目光一丝茫然,神情却是一丝忧伤,他不知,他亦不知为何。

睁开眼望着蓝蓝的天空久久没有动作,不知他在看什么想什么,是回忆,还是思考。不论他此时在想什么,但那伤感的神思却是掩饰不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忧伤退却,或者说是遮掩了,他笑了,很坚定,还有一丝期待。他动了,抬起了那好似千年未曾动过的僵硬的手,抱住了怀里的小狐狸,轻轻的又紧紧的,闭眼深呼吸了口气,偏了偏头看着怀里的小狐狸,开了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那眼中的深意谁人又能理解。

温柔的嬉戏之声打破了千年的寂静,风儿活跃,树荫飘摇,熏香四溢,魂牵梦绕。一个青年一只狐狸,追逐打闹,天真而又烂漫。只是暗地里显现他那隐藏的一丝忧伤,他不曾开口,不想也不会,他害怕一些事,他也珍惜现在所拥有。

渐渐的距离杨天亦醒来,已经过去了半年,每一天他都陪着小紫,快快乐乐的陪着她,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只是陪着她,任她做任何她喜欢的事,她也深深的沉浸其中。

玩闹一天,时间不停的流转,太阳再一次西斜,落日的余辉渐渐远去,晶莹柔和的月光散落大地,青年望着那一轮圆月,小狐狸靠在了他的怀里,静静的,温馨的。突然,青年的意识里,响起了一道声音,让他半天不能反应。

“天亦哥哥,小紫想凌惜姐姐了。”

杨天亦沉默了,一段尘封的思念涌上心头,他问自己真的有那么牵挂她么?

见杨天亦半天没有开口,小紫再一次轻轻的道“天亦哥哥,其实那个老头挺好的,他说了还会答应你所有要求。”

杨天亦紧了紧抱着小紫的手,深深的道“我会找到凌惜的,不过不是现在…”

“我现在虽然有一些灵力,但终究是连一个练气修士都算不上,根本保护不了你。”

小狐狸没有再开口…

紫阳初升,一丝晨光散落。只见一只狐狸仰天吞吸着一缕缕细不可查的紫光,一个青年盘膝吐纳,都在为了各自的念想而努力。

渐渐的过了初晨,小狐狸没有在修炼,却也没有打扰杨天亦,只是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他。

没过多久,杨天亦也睁开了眼睛,看着一旁的小紫,心里升起一股早已觉察的异样感觉小紫成熟了,不再只是哪个天真烂漫得像小女孩的小狐狸了,这一刻的她更像一个恬静的少女!

“小紫,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听到这话,小狐狸下意识的一愣,淡淡的道“以前我是不知道,在你上一次睡了很久很久的时候,我也睡了,在梦里,好想知道自己姓素。”

听到她的话,杨天亦走上前去抱住了她,温柔的说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初尘,怎样?”

小狐狸眼睛一丝红一丝光,微微的点了点头,小脑袋轻轻的靠在了杨天亦的怀里。

时间再一次飞快的流逝,像是在补偿着什么一样。转眼之间就过去了三年,在这三年里小紫、初尘早已相当于人类筑基的境界并没有提升,但每一天坚持和杨天亦一起修炼,却也不是没有成效,或许还有这片地域和心境的原因,她对自己的两种功法《九尾妖炼》与《九幽紫火诀》有了天翻地覆的理解,两种火焰也提升不知多少倍!

而扬天亦的提升更加不会比初尘小,内心的牵挂是他的动力,奇异优越的环境让他平静,并且培养着他的心性,培养着他的悟性。

早在半年前他就达到甚至超越了那个境界,那个在凌惜渡劫时达到的最巅峰的境界,并且加以沉淀,明悟了然。

在这半年里他没有修炼,他盖了一栋小楼后,就什么也没做,只是像凡人一样的陪着初尘,他想在这个只有他们俩的世界里陪她一年。

而在半年后的今天,初尘提出了离开这里,她只是对杨天亦说那半年欠着。杨天亦想了想,终是欣然答应了。

新的一天来临,晨光初照,原本的修炼场地没有在出现那两道身影。而在那栋小楼里,一个青年在给一只狐狸洗着脸,想着很怪,但当看到那个画面时,却又是那么的自然。

就在这原本唯美的画面里,不知是何原因,小狐狸突然变了,变成了原来的那个孩子,用着那丁点的洗脸水和杨天亦调着皮,杨天亦却也是十分的配合,或许不能说是配合了,他也乐在其中…

终于,一个青年抱着一只狐狸,走出了小楼,没有回头,缓缓的走出了山谷。每一步都很沉,却又很坚定。

每一场经历,都会留下回忆,

不论是幸福还是心酸,

他都或多或少的改变着一个人,

好的方向坏的念想,

不同的看待,不同的理解,

唯有坚定着信念,去面对

才不会有后悔的出现

无声的风,飘摇的树,盛开的花,拖拽着晨露的草,以各自的方式送别着,直到身影渐渐消失,一切又恢复沉寂…

另一片幽寒死寂之地却是正在进行着一场死亡的乐章,一个浑身燃烧着赤色火焰的男子,分不清面容,但却有着惊鬼的气势,身前十丈开外,一大群幽鬼妖灵逼视环绕,个个怒目而视恨不得把远处的男子生吞活剥,却又无一鬼敢上前一步!

只见一个个鬼魂之体鬼气波动异常,是怒气攻心,还是害怕,进退两难。

突然,一个阴诡难辨男女的声音响起“你到底是谁,想你如此修为,也不是无名之辈,为何放下身段,一而再的如此放肆。他们虽是蝼蚁,可也是这寒寂幽冢的蝼蚁,道兄可不要以为鬼帝魂皇不再…“

不待阴诡之人说完,中年男子袖袍一挥,只见一道气浪呈燎原之势,扫荡而过,大群幽鬼妖灵瞬间为之震碎,稍许哀嚎之声,也是瞬间隐没。

在场的幽鬼妖灵一眨眼的功夫就所剩无几,还尽皆魂体残缺,气息萎靡。

而原本想要借势后退的阴诡之人,却是一脸惊骇莫名中,浑身颤抖的被人掐住了脖子,原本缭绕的鬼气瞬间散尽,显出一副扭曲惨白的面容,嘴角还挂着一丝不知名的液体,不出所料应该是他的血液。

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被掐住脖子禁锢身魂,阴诡之人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只有那呆滞无措的眼神表达着什么。

中年男子没有瞧阴诡之人半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一股死灰的“雾气”瞬间聚集,流向了身后的一个赤色的火焰结界,结界之内“雾气”缭绕隐约可见躺着的一个女孩,渐渐的结界内,被引入的“雾气”变得浓郁,不可视物。

中年男子却是皱了皱眉,转而淡淡的说道“你现在知道我的目的了。”

阴诡之人半响回过神来,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的道“前前辈,其实我有更好的意见。”

阴诡之人顿了顿,轻瞄了一眼中年男子,却被他那无丝毫表情的面容吓得一颤,急忙开口道“在在这‘幽寂鬼冢’不知名的某处有一座‘幽鬼转生池’,只要有一丝魂魄都有可能复生,如果鬼修之属进入如其中,就能得到天大的机缘,就算到了前辈这样的修为,也都有无尽的好处。”

中年男子却是面色一变说道“你的意思是,那‘幽鬼转生池’对死人有效,对元婴甚至更高境界的修士有效。”

阴诡男子急忙颤抖的道“前辈,我只是不知道你朋友亲人的具体情况,所以提一个小小的建议,没有别的意思。”

“哼,带我去更多幽鬼妖灵聚集地,告诉我那‘幽鬼转生池’的位置,或者找到知道那‘幽鬼转生池’位置的人。“

阴诡之人本还想说什么,却不待他开口,一声凄厉的惨叫却是先一步响却四野,只见原本掐住他脖子的手,一团淡淡橙色火焰瞬间包裹住了他的头部,继而又一闪而逝。

而阴诡之人面容是更加惨白扭曲,却没有灼烧的痕迹,但他的气息却是微弱到了冰点…

半个月后,还是那处幽鬼之地,中年男子并没有离开,阴诡之人也是站的老远,一动不动低头闭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那个原本布满浓郁死灰“雾气“的火焰结界,如今已是变得透明,一个女孩,一个完美的女孩,一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女孩,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孩,夜凌惜…

中年男子疼惜的看着女孩,终是露出了一丝笑容,转过身,淡淡的开口道“该走了,希望有一天,你能让我留你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