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创生之“劫”

小说: 天道欲心 作者: 异梦拾花 更新时间:2020-05-23 06:53:18 字数:3508 阅读进度:15/28

一条条若隐若现奇怪的纹理,缓缓的从他的身体飘荡而出,无视凝固的虚空静止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蔓延,穿梭围绕她们的身体,同时也进入了她的精神世界,蔓延至那个湖,湖水像是喷泉一样翻涌,却更像是生长…

水流蔓延,没有渠道,却是顺着那奇怪的纹理,蔓延至整个精神世界,滋养着整个世界。

而那颗奇怪的种子,也不再排斥,渐渐的一颗嫩芽,同时一缕根茎也扎进了她精神世界……

静止的天地依然静止,交织的纹理依然谱写着他的轨迹,突然‘它’的身体也浮现出了一丝纹理,可与他相比,却是有着水滴与浩海的差别,完全翻腾不起半点浪花!

但也促使‘它’有了一丝清醒,它忘记了喜怒,痴了呆了!

‘它’不知自己看见了什么,无法理解,却又想到了什么…

突然,一藤蔓生长蔓延,缠绕着寂灭镰刃顺沿而上,瞬间到了‘它’的近前,只见藤尖轻慢的扎像了它的额头,轻松写意的刺破了它的头颅,没有半点阻塞。然后进行她的宴会,藤蔓吸噬着‘它’的灵‘它’的魂,‘它’却没有半点挣扎,比自愿还要来的洒脱!

渐渐的,‘寂’无声的消散,连带寂灭之镰被吞噬殆尽,半点残余不留,而夜凌惜的精神世界的那颗种子瞬间长成了一棵小树,摇曳生姿。伴随而来的是天空渐渐恢复清明,寂灭不再,却也是山河倾覆,除了一对相拥无意识的可人儿漂浮半空,已是半点生机不存。

眼看异象消散,不知何方,一道道意念蠢蠢欲动,缓缓投射而来,却还是被未知力量隔绝,虽没有原本的震慑肃杀之力,却也半点不能寸进,正当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突然惊天雷音再次响起,瞬间是一哄而散,不留痕迹,高手!

而在她们渡劫之地,原本好像已经结束的天劫,却是响起了一道声音,听似沉郁的毫无感情,实际却好似又有一丝惊奇与激动

“五劫‘寂’终,五劫‘寂’终,五劫‘寂’终,新生之界,新生之界,九劫为限,四劫创生。”

在那道声音落下的那一刻,这方天地再一次万雷齐轰,比先前任何一次都来得更加猛烈,只是不再是寂灭之雷,而是生命之雷,巨响惊天却不慑人。

但,雷劫始终是雷劫,山河大地再一次的巨变,没有恢复原貌,却是新的面貌,生机昂然,万物复苏。

而那两个可人儿还是彼此相拥着身体,即使都处于昏迷状态,也都不曾有半点放开的意思,生命之雷终于落在了他们的身体之上,而他们的身体没了灵力,显得是那么的脆弱,瞬间龟裂,好似下一刻就要崩毁,却又突然地修复转变,如此往复,不知多久,亦不知他们经历了多少次的毁灭与重生……

最终他们伤势奇迹般的复原,意识也渐渐苏醒,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眉心相触感觉着彼此!

杨天亦此刻感觉夜凌惜体内已是两颗金丹,一颗水蓝晶莹,另一颗呈暗幽之色,虽然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他能感觉到她现在很好,并且变得更加强大了,他笑了。

而夜凌惜也感觉到扬天亦的情况,虽没有筑基,却又超出练气不知多少倍,甚至超越了筑基,不知名的境界,她先是皱了皱眉复也微微笑了…

他们不在意对方变得如何强大,他们更希望相互好好的!

万劫重生之雷渐渐散去,大地重生万物复苏,可对于夜凌惜却没有结束,只见天空三道奇异的雷电相继激射而来,没有浩荡的气机,只觉韵味十足牵引而又慑人的气息意念。

一道雷电直接透过他和她的生体,劈向了她的金丹,两人原本就气机意念相连,不待他们发出惊叹两颗金丹瞬间龟裂,瞬间只觉夜凌惜浑身颤抖气机凌乱,杨天亦顿时心神一紧,却是半点无法动弹。

而此时夜凌惜体内再次发生变化,水蓝晶莹的金丹在雷光的包裹下渐渐恢复,显得更加凝练精粹,与之前相比简直天差地别。而反观另一颗龟裂的暗幽之色金丹不仅没有恢复,反而更加的残破,从而导置她的灵力更加失衡,更加暴乱,夜凌惜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倒向了杨天亦。

杨天亦虽无法动弹,却是支撑柱了她的身体,而此时夜凌惜也回过神来,迅速调动全身的灵力,控制着水蓝金丹抵抗着包裹着暗灰金丹的劫雷。

或许是因为水蓝金丹已经经过这道劫雷的洗涤,与它早已有一丝共同气机,所以劫雷对水蓝金丹完全造不成什么伤害,水蓝金丹也逐渐的消磨吸收劫雷,暗灰金丹终是没有完全破碎,却也残破不堪。

不待她的身体松一口气,另一道雷电接踵而来已是进入到了她的精神世界,进入精神世界的劫雷瞬间一分为二,分别劈向了那个湖那棵树,电光闪烁,一边寂静无声,却是光彩夺目;另一边却是又一次的破碎之声,只见那棵树瞬间叶尽枝残。

而夜凌惜的两半魂体瞬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半璀璨夺目,另一半却是渐渐干瘪枯萎。场景之触目惊心,视之让人身魂具颤!

夜凌惜的灵魂早已痛苦的麻木,不死不生的感觉,让她没有一丝对抗的念想意志!

而被禁锢的杨天亦看着夜凌惜扭曲的表情,不停的抽搐而又无法动弹的身体,一半水润光洁生机勃勃,另一半却是慢慢枯萎,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思绪混乱快要炸裂,心也是撕裂的痛,眼睛血丝蔓延,一次又一次的无奈,

“究竟要如何,究竟想要怎样”?

突然不知名的地方,一声惊呼,一道身影瞬闪而来,紧追第三道劫雷而至,却还是没有拦下那第三道雷电…

就在雷电将要触及夜凌惜的身体之时,杨天亦心神瞬间清澈一副副画面闪过,最终夜凌惜那扭曲的面容定格在他的魂里,他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他的灵魂颤抖,经脉鼓胀,一声凄厉的嘶吼,意念魂身瞬间龟裂,不断的蔓延至整个魂身。

顿时一条条纹理从哪龟裂的魂身蔓延而出,这一刻周围的时空再一次的瞬间静止,劫雷那道身影也不例外,就连夜凌惜枯萎的身体都是停滞,唯独杨天亦的魂身还在不断的龟裂,他的肉体灵力瞬间被吸噬殆尽血肉干瘪,最终也开始龟裂,但这一刻他是清醒的,他停住了她的伤痛,哪怕付出所有,哪怕只能停住一刻他也笑了…

而那奇怪的纹理,却不受控制的蔓延开去,扬天亦没有在意,也无法在意,这一刻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她…

就在杨天亦龟裂的身体快要崩溃之时,奇怪纹理停止了蔓延,瞬间收缩汇聚,最终形成了一条纹理不断延伸,终于触及到劫雷。

一闪而逝,连带劫雷一起缩回了杨天亦的身体,回到身体的纹理瞬间分散,劫雷毫无反抗之力,连带被瞬间分解,无数纹理渐渐的顺着那龟裂原路返回原点,顺带拖拽着被分解的劫雷修复那龟裂的肉体魂身…

他倒下了,抱着她倒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时空禁锢消失,那道身影回过神来,看着倒下的两人,她生机依在,而那第三道劫雷的气息却是若有若无,又不再她的体内。

身影清醒却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最终只是淡淡的对着夜凌惜说道“我欠你的,或许是欠这个世界的!”

此时如果有人在此,一定会发现这声音的一丝熟悉,刚才述说“新生之界,九劫为限,四劫创生”的声音!

声音还在回荡身影已是悄无声息消失。

劫雷消散,天地恢复平静,倒在地上的两人,依然依偎在一起。

而这时杨天亦的肉体或许是因为第三道劫雷的原因,龟裂的身体早已愈合,血肉新生,显然已经恢复一大半,而实际内里情况却不得而知。

而夜凌惜的身体也在缓慢的恢复,也不知是何原由!

而在她的精神世界,早已没有劫雷肆虐,而那棵树虽然没有恢复却也没有完全消亡。夜凌惜的魂身早已昏迷沉睡,旁边却是一道带着一丝寂寥落寞的水灵之身…

天地的再次恢复平静,却是无人敢靠近窥探一丝一毫,即使刚才不知名的阻挡没有破坏与伤害,却也没有人动。

在他们的心里,这次的异象太古怪异常了,没有人不想了解其中的玄奥与机缘,却没有人想做敢做那出头鸟…

再看杨天亦与夜凌惜昏迷的地方,这里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山谷,四周一片新生,除了新生的花草树苗没有任何存。不知名的或许会以为,这里是一片世外桃源,而他和她是一对正在休憩的甜蜜情侣!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两个方位同时出现一阵空间波动,一个素袍中年男人,身姿挺拔面容俊朗,衣着朴素气息温和,却因眉心一朵金色火焰显得怪异异常!

男子初现之时,内心一丝茫然更多却是惊骇,面色却又很是沉静,一看就知道是有过不寻常经历的人!

而另一边却是出现了一只三条尾巴的狐狸,只见她身体蜷缩一团,两只小爪子蒙着眼睛还不够,三条尾巴也遮挡住了整个头,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中年男子打量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奇怪狐狸,内心惊奇,却没有轻动。

渐渐的小狐狸先是一只爪子虚开一条缝,顿时看见中年男子,瞄了两眼,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强大存在,撒腿就跑。没跑多远,只听见碰的一声,小狐狸却是因为跑得太快,没有停住脚步,直接甩了出去。

在看时,她的眼泪早已是哗哗的流了出来,不是因为摔倒,而是应为看见了一个人,一个昏迷的人。

而这时,中年男人也到了,目光所及,顿时身体一颤,一步一颤的走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