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无声的誓言

小说: 天道欲心 作者: 异梦拾花 更新时间:2020-05-23 06:53:16 字数:3542 阅读进度:13/28

虽然小幽走了,但杨天亦和夜凌惜反而轻松了不少,因为不在有心理负担。也或许是因为他们都还年轻。

时间一天天过去,却不知为何都没有提出离开。

等待的时间都说很难熬,但有时的等待与期盼,却想要时间停留。

或许他们现在就是这种心理,潜意识里期盼她能回来,哪怕看一眼道个歉送个别也好,但现实往往不尽人意。

夜凌惜终于是先开口了“天亦哥哥,我们该走了,我想离开这里了。”

杨天亦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开口的,谢谢。”

夜凌惜微微笑道“其实这样挺好的,虽然有一点点遗憾,但有回忆就好。”

杨天亦拉过她的手,还想说些什么,但却看见她那被小幽划伤的手腕根本就没有好转,皱了皱眉。

夜凌惜也没等他问出口就说到,我没事,没有觉得不适的地方,你不要担心。我也奇怪,不过既然没有影响,留个纪念挺好的。

“胡说什么,这鲜活的伤口,怎么会没有影响。”

夜凌惜甜甜一笑,也不反驳,她喜欢他这样的体贴,即使不痛不痒但就是喜欢。

看着杨天亦,紧盯着哪处伤口,深思皱眉。她自己也看向自己手臂,看着伤口,还是那样,不痛不痒,伤口鲜活,但又不流血甚是怪异。

突然,感觉不对,夜凌惜又眨了眨眼,伤口血液在流动,手臂在发热。她急忙把手拿近了一些,确实证实了她的想法,并且手臂越来越热,一点刺痛。还没等她对杨天亦说出口,只见手臂的伤口瞬间消失,疼痛的感觉却没有消失,反而是越来越强烈,瞬间从手臂伤口蔓延,整个手臂,半个身体,整个身体。

开始虽然痛苦,可毕竟是修士,还能忍耐,但渐渐的好像不仅仅只是生体的疼痛。渐渐地她终于承受不了了,浑身无处不痛,早已手足无措无法应对。

一瞬间,痛苦的表情,颤抖着身体,低声叫模糊的喊着“天亦哥哥我好痛,好痛,好痛…”渐渐的吐字不清,身体也早已软到在杨天亦的怀里,但却不停颤抖着…

杨天亦早已觉察不对,但还没待他做出应对,凌惜已是痛苦的叫着他,倒在了她的怀里,顿时杨天亦心神紧张无措,轻轻的安抚她,却无半点效用。

不知所措,只能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安抚她叫着她的名字“凌惜凌惜凌惜,你怎么了…”

但却只有痛苦不清的呻吟声,和颤抖的身体回应着他。

杨天亦只觉心如刀绞,脑子像是快要炸了一般,浑身已是冷汗直冒,但他却还是毫无办法!

最终她的痛苦呻吟声渐渐消失,颤抖的身体也平复下来,杨天亦却没有半点放松,一直紧紧的抱着她…

夜凌惜的意识早已模糊,当她再次清醒的时候,已是一片陌生之地,黑暗却又光明,寂静的可怕。不待她看清周围的情况,突然心神一震,一道死寂而又威严的声音炸响“缘起,寂灭转生”。

“啊…”

夜凌惜只觉更加猛烈的疼痛再一次袭来,身体不能自主。一股巨大的能量涌出,瞬间挣脱了杨天亦的怀抱,而杨天亦直接被震飞数十丈,狂喷一口鲜血,半晌起不了身。

这股力量却并没有就此消失,夜凌惜的生体也因它凌空漂浮了起来,但却并没有减轻她的痛苦,反而好似预示着这才刚刚开始。

杨天亦缓过气来,不停的叫着夜凌惜,却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痛苦的挣扎…再一次那股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慢慢的,纠缠着夜凌惜的这股力量,不再局限于她的身体,渐渐扩散开来。它不再是释放而是吸收吞噬着周围空间的灵气,速度之快,无法形容,一丈十丈百丈,不断地扩展,但还是不能满足,渐渐的它开始吞噬周围的一切能量,草木枯萎、砂石粉碎,化为虚无…

杨天亦惊骇莫名,自己的身体的灵力也不受控制的被吞噬,但他没有后退半步,只是死死的盯着夜凌惜,看着她每一刻的变化,蓄势待发。

但最终也没有迎来转机,他哭了,他看见夜凌惜的身体被黑暗侵蚀,浑身水润的肌肤渐渐失去光泽,已经布满黑色的纹理,黑色纹理却还在飞速的扩散,好似不吞噬她誓不罢休。

杨天亦情绪渐渐失控,双眼早已血红,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体也布满了奇怪的纹理,但他却不自知,而此时此地却也不可能有人发现!

他如今的眼里只有她,看着夜凌惜浑身被黑色的纹理渐渐完全侵蚀,看着那一双水蓝的眸子散发着黑气…

“啊…”

一身怒吼,面目狰狞,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一口血块喷出,气息一震,顺着那股吞噬之力瞬间冲向夜凌惜…

抱着她的那一刻,他的心凉了,他才知道它不仅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也吞噬着她的灵力,生命,甚至灵魂。

他嘶吼他痛苦他悔恨,“为什么没有好好看着她,没有好好的照顾她,那处伤口不是刚才才有的,为什么没有发觉,为什么,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悔恨的心理,愤怒的质问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再也承受不了了!

“好,既然你要吞,那就吞个够。”

一声怒语之后,愤恨的情绪极速转变,无尽温柔的道“凌惜,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一直,一直…”

杨天亦紧紧的抱着她,看着她早已紧闭的眼眸,看着她痛苦的脸,回过一只手,扶着她的头靠向自己的肩膀,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凌惜的父母,他笑了,无声的笑了,却是那么的苦…

睁开眼,黑色的眼睛散发着紫光,不经任何动作,一股怪异混杂的灵力涌出,不强,却割破了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鲜血涌出侵染了她的每一寸肌肤,同时一股股灵力不停的传入到她的生体血肉之中,可还是没有半点回转。

看着她枯萎,吞着自己的泪水,分不清是哭是笑…

身体紧紧的抱着,意识却渐渐模糊,心跳渐渐的停止…突然,感觉脖子被咬住,没有力道,感觉不到温润却感觉到了温柔。

“碰碰碰…心跳”

我不能死,不能死,我不会错过的,不会!“

意识一丝清醒,眼睛也恢复一丝清明,努力着,笑着,回忆着,相遇、相知、相触,已经很好了。

美好的回忆,却是被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意念所打断,“用你的额头顶着她的额头,想着你们相互最深的回忆。“

没有挣扎,没有犹豫,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双额相触,画面恍惚而过,第一次的凝视,每一刻的相处,到最后一次的深情对视,不知不觉他笑了,甜甜的笑了。

一瞬的恍惚,笑意未敛,杨天亦来到了一片奇异的空间,一半清静优雅又向着炫彩美丽在转变,另一半却是无尽的寂灭黑暗不断蔓延侵蚀,中间一道清瘦的身影被黑暗笼罩,但那嘴唇的一丝未敛的笑意,好似诉说着他们相同的回忆。

他流下眼泪,却是在笑,无声的大笑,毫不犹豫毫无顾忌一脚踏着黑暗,一脚踏着炫彩,冲向了她,抱住了她。

她睁开了眼,一只手回抱住了他,又一次的四目相对,热烈而又平静包含太多…

他温柔开口道“我会永远的抱着你的”

她说道“我知道”。

“我也会永远和你对视的”

他再次认真的道“好,那你还能在咬我一次么。”

她没有回答,却是实际的,咬上了他的唇。

他闭上了眼,她也闭上了眼,灵魂相连,相交,相融…

雾隐森林,在以他们为中心,向外延伸,一丈,一里,十里…尽皆一片虚无,除了死灰色的大地再无其他!凄凉的画面一眼望不到尽头,突然在不知多远之处,一声嘶吼,只见一只巨大的狐狸虚影,火焰缭绕,一圈发散爆裂的紫炎一圈收缩聚拢的黑炎,反向旋转流动,泾渭分明、互不干涉,而又交相辉映。看不懂道不清,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怎样的存在…

而整个雾隐森林,静寂无声,却有着无数颤抖,一处又一处的强大气息,悄悄的聚拢收敛,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存在睁开了眼,一声声莫名的叹息,是对它的恐惧还是灵魂的悸动?

在不知名不辩方位的某处,一个苍老的声音“寂灭的气息,可,不是她的,生命的开始是你么?”

无数的存在,无数的反应,无数的心思想法。

……

她的世界随着他的到来,也悄悄的发生着改变。寂灭黑暗渐渐退怯收缩,最后变回了一棵种子,落在了原本属于它的那一半空间之中,虽然空旷了一大片,却没有不和谐;而另一半空间,却不知何时那颗水蕴灵珠早已回来,最终融入了那一半空间,形成了一个湖,显得更加的生机昂然…

而她的魂体也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光彩,她的心她的灵很轻松很惬意,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很沉醉!

可能是因为她也可能是偶然,水蕴灵珠变成的‘湖水’原本早已平静了下来,可渐渐的‘湖水’在增长流动,或许是她不再满足这一半的空间,亦或许是不止这一半的空间需要她,她流缓缓向了另一半空间,流向了那颗种子,她包裹着她,滋养着她…一棵新芽…

深深长长水乳交融的吻,让她沉醉让她忘乎所以,渐渐的也让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突然她的灵魂开始颤抖。

他睁开了眼,紧张,很紧张,他怕…天空早已风云变色,看着天空,想起了那条黑蛇…

她也睁开了眼,很是无辜的道“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了了。”

他笑了,“我会抱着你的,一直抱着你,不会放手…”

她也贼贼的笑了,“我会保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