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没原由的亲近

小说: 天道欲心 作者: 异梦拾花 更新时间:2020-05-23 06:53:13 字数:4604 阅读进度:9/28

“天亦…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传说中的九尾灵狐,但又和古籍中介绍的不太一样,不过更加的奇特,应该也不会比她差。”

想了想再次说道“九尾灵狐在未成长起来之前,可是很容易招人觊觎的!”

杨天亦暗自点头“她是什么我倒不太在意,只是她太奇特…我会照顾好她的。”

“对了,你还是叫我天亦吧。”

只见夜凌惜笑脸微红,略带窘态,但却没有拒绝!

小紫听了,也不知听到了哪一句,得意的仰了仰头。原本对夜凌惜的不快,也一下子就一扫而空,看着她还眨了眨眼睛!

夜凌惜朝小紫伸手抱她,她犹豫了好一会,又看了杨天亦几眼,这才没有反拒绝!

夜凌惜拍拍小紫问道“九尾灵狐幻化能力很强,一般人看不出来,你会么?”

小紫听了,仰头斜眼,很是不屑,就好似在说这种低级技能也叫很强!跃出她的怀抱,身体毛发色泽以肉眼不可查的速度转变,一条条尾巴也诡异的长了出来,瞬间只见一只六尾红狐,气势也恍惚变强了很多,实在给人一种错觉!

小狐狸摇头又晃脑,很是得意。

杨天亦的眼睛是瞪的老大,惊声说道“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本事啊!”

小狐狸却是朝他吐了吐舌头……

看着她那呆萌可爱模样,夜凌惜也是忍不住用头挤了挤她,灿烂而又含蓄的笑容,让杨天亦不经呆滞一秒两秒三秒…不知何时,夜凌惜也看向了杨天亦,两人目光对视,没有闪躲回避,就默默地望着对方,没有语言,或许也不需要言语…

不知何时,杨天亦只觉眼前毛茸茸的,原来小狐狸早已跑到他的怀里,还用尾巴骚扰他。顿时醒了过来,只觉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无法自控,就连当初被那冰火双头狼追个几天几夜也没这种情况啊,心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而夜凌惜也在那一刻醒了过来,脸颊微微泛红,低下了头,这一刻她感觉到她的内心不只是紧张,有一点点熟悉,一点点温暖莫名的亲切,他的气息让人很舒服…想着想着不自觉又看向了他,而不巧的是,再一次的四目相对。

杨天亦却是故意叫了声小紫,先移开了目光,却恩了半天才说道“小紫,快把夜…姑娘的东西拿出来。”

夜凌惜一直没有移开目光,却是开口道“叫我凌惜就好。”

杨天亦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夜凌惜,即刻又把目光转向小狐狸,然后立刻又看了回来道“好,凌惜。”

而两人再次对视,和先前一样…最终被郁闷的小狐狸,烤着幽绿藤蔓发出的奇怪声音而打破。

杨天亦伸手向小狐狸手中拿过藤蔓和蓝色珠子,小狐狸却是冷哼一声,把头撇一边。杨天亦也没在意,将两物递向夜凌惜。夜凌惜看向蓝色珠子,眼神有些伤感茫然。又看向了杨天亦,微微一笑,像是找回了些什么。伸手接过蓝色珠子道“她叫水蕴灵珠,是我父母送我的…‘水运而生,蕴万物而长’,我也不太理解其中的奥妙!

杨天亦感觉她提到父母时,有一丝低迷。开口道“你父母他们?”

“他们为了我失踪了…”顿了半晌,有些怅然的说道“我从小体质就有问题,怎么都治不好,导致我不仅不能修炼,还无时无刻承受折磨,要不是父亲母亲爷爷轮流耗费自己的修为帮我续命,恐怕我早就死了…”

杨天亦没有说话,只是用着温柔怜惜的眼神,没有疑问,有的只是安慰。

夜凌惜对他也是有着莫名的信任,淡淡的依赖,自然而然的诉说着!

“在我三岁的时候,他们想到了办法。父母去了一个地方,后来母亲孤身一人回来了,带回了那颗水蕴灵珠。母亲对我说父亲事还没忙完,暂时回不来,告诉我要坚强,水蕴灵珠能治好我的病。要我每天必须开开心心,等他回来看到的一定是个漂亮的姑娘,还说他回来以后会和母亲带着我去遍世界上所有美好的地方,我当时笑着答应了母亲!”

就这样母亲寸步未离的陪伴着我,却只是三天,一生中最快乐的三天,很快就过去了。

夜凌惜渐渐的有些木讷的诉说着,杨天亦心理不自主的有些揪的慌,抬起的手却是终没有制止,她需要释放,需要人倾听,需要人依靠…

那天晚上母亲抱着我说“惜儿,如果母亲和父亲不在你身边,你会怎样做?”我当时很开心,直接回答母亲说“我会开开心心每一天,变成一个最漂亮的女孩,等您和父亲回来带我去遍世界所有美的地方。”

母亲笑着说道“惜儿,这可是你对我的承诺,要永远记着。”我当时笑着点头,最后我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我睡得很沉很沉…

当我再次醒来,爷爷已经在我身边。

“惜儿昨晚睡得很好”。

我笑嘻嘻的点了点头,但第一件事还是询问的母亲。

爷爷笑着回答道“母亲去帮父亲去了,没有母亲在你父亲不习惯,只好委屈惜儿了。”

我当时确实有一点点不高兴了,却也没有说什么。但我还是想他们,所以就去了他们带我去得最多的一个地方念望峰。在哪里等着她们,刚开始因为身体的好转,很是高兴没有多想,但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他们没有回来,爷爷却给了我一本功法,说是父母送回来的,还说父亲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治好了惜儿的病,父亲说了要考验惜儿,他会一直在背后悄悄的看着惜儿,当那天惜儿把她练好了,就去遍世界所有美丽的地方,我当时有些气,却哭着答应了。

从哪天之后我的背后多了一双眼睛,刚开始出现我很高兴,因为他在关心我,而我的心里也知道他是谁,所以我忍着煎熬,更加的努力!

可渐渐的,他一次次的出现却从来不肯见我,而母亲也一直没有回来,我开始坚决问爷爷,但爷爷每次都想好了无数个理由,无数个花样…让我认为雨后的彩虹才是最美的…

眼泪哗啦啦的滴在了杨天亦的手心,杨天亦却还是只能温柔的笑着,望着她!

我渐渐长大了,修为高了,看的书也多了,有一天我哭了,绝望的哭了,原来母亲根本就没有回来过,那三天陪伴自己的只是她的一道灵身,一道并不强大,连那时的我都能辨别的灵身…

话语哽咽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杨天亦终是忍不住抬起那悬空的手阻止那滴眼泪滑落,轻轻的擦拭着她的泪水,却也是有些机械的安慰着“没事的,他们会没事的,总有一天会,会实现他们的诺言的!”

夜凌惜看着杨天亦,看着那肯定的眼神,涩涩一笑,却是那么的不和谐!

扬天亦靠进她的身旁,坐了下来,“你的伤刚好,好好休息,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夜凌惜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膀,静静的在悲伤中沉睡过去。而这一刻或许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小狐狸也出奇的安静,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身体靠在他胸口,抓着杨天亦的爪子越来越紧,杨天亦也是紧紧的抱着她,轻轻的抚摸她。两人一狐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洞口外,看着那星光点点……

当第一缕晨光照进洞口的那一刻,杨天亦醒了没有动没有出声,一刻的沉思。不一会夜凌惜和小紫也醒了过来。夜凌惜脱离了杨天亦的肩膀坐正了身体,而小狐狸却没有她的文静优雅,直接循着那一缕晨光,雀跃而去。

看着小狐狸的欢呼雀跃,夜凌惜的淡淡笑容,好像昨晚的哭诉没发生过一般。杨天亦突然觉得,她那么小,一直到现在,她承受了多少,经历了多少个伤心不眠之夜,才造就如今的坚强?

面容不显,心理有些不是滋味,而夜凌惜却好似知道他的心理一般,却是露出一个有些俏皮的笑容,看的杨天亦也是不自主的腼腆一笑。而小狐狸却是有些不知趣的晃动着两人的视线,也正是因此避免了一些小尴尬!

一丝忧伤心理之下,反衬着这温馨的场景,突然让杨天亦生出一丝不真实之感,内心不由得浮动“要是一直能这样也挺好的。但我是谁?凌惜的父母?小紫?我早已做出的选择…”

就这样两人一狐没有了生疏之感,即使她还不了解他,可好像并不影响她对他的信任与依赖!他们相处的很好,一起吃,一起住,一起修炼,一起玩闹…

杨天亦知道她从小失去父母,如今爷爷是她唯一的亲人,非常疼爱她,她也很爱她爷爷,但因为那件事她始终做不到像以前一样和爷爷相处。她爷爷爱她,却也从不给她压力,但所处的环境致使他必须得前进,他要保护她保护水蕴灵珠,所以常年的闭关修炼。

而因为她爷爷是宗门的太上长老,致使她的身份特殊,别人都敬畏她,所以她从小孤独一人。而唯一一个人列外,便是飞鸿宗掌门的儿子,他对她很好很好,但她却不喜欢他,甚至有一点不明所以的厌恶他!

夜凌惜提起这个人时,没有提过他的名字,但杨天亦内心还是莫名的紧了紧,总感觉这个人会有什么事!

而当夜凌惜问起他的情况时,他很想回答,却不知该怎么说!

在他停顿的那一刻时间里,他看见她的眼神黯淡了,他急忙开口道“我不知道我是谁,不确定父母是谁,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

听到他的话语,她深深的望着他。

杨天亦微微一笑道没关系的,我有小紫,我有你…这个朋友,够了。

两个青春少男少女长时间待在一起,虽然很是自然而然,但不免一时的尴尬,所以他们大多数时间都在谈论修炼的事情。而对于这一块,杨天亦最是匮乏,有个免费的美女师傅,而又能长时间名正言顺的待在一起,对他那是再好不过了!

而在这方面,夜凌惜从小到大没有多少朋友,又想努力找回父母,所以除了修炼就是看书学习各类知识增长见闻。对于如今的杨天亦来说,就像是干渴的鱼遇见水一样,都恨不得把她吃下去了!

而有一件奇怪的事,在夜凌惜为杨天亦探查灵根资质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虽说大千世界千奇百怪,有的人没有灵根,有的人有灵根,有的人还有多灵根,各种各样的灵根,但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无论什么灵根都是现实存在的。不管是五行、风、雷、光、暗、血甚至是传说中的时间、空间,都会有一定的特征或某种体现,但却都和杨天亦的不符合。但他又确实能修炼,更没有特殊体质的半点迹象。所以很是耐人寻味,为此夜凌惜很是担心…

而扬天亦却是一副很洒脱的样子,总是笑着对她说道“非凡之人,必有非凡之处。”

而她知道,这是他安慰她的话,她博览群书虽比不上那些大修士,但也知道他的道路只能自己走…但唯一庆幸,唯一让她有点安慰的是,他有了自己的功法《天灵·心意·缺》很是不凡。但她的心里还是很不踏实,她害怕,害怕刚得到的又失去,害怕孤寂,害怕…

虽然她解决不了杨天亦的问题,但她一直努力着,她不断的告诉杨天亦她所知道的一切,让他更加的充实,更加强大的面对自己可能遇到的问题!

对于她为他所做的一切,他没办法做出表示,也不想对她说出谢谢,只是默默的接受,内心很是温暖。

时间缓缓过去,夜凌惜的身体早已恢复,并且还略有提升。这期间杨天亦在她的教导下,也已是天差地别。虽然她的教导没有系统的章法,但她的涉猎广泛,古今历史,修真言论,前辈感悟等等不一而足!

一个倾尽心血的教导,一个虚心接受一切的学习。偶尔也说些修真趣闻,一起笑一起闹;当说到伤感的故事,一起沉寂,一起感伤…

听着她悦耳的声音,看着她的眼睛,痴了呆了,又一次四目相对,却都不会闪躲。杨天亦微微一笑,“凌惜,你还没有和我说你的情况?”

夜凌惜浅浅一笑,做了个小鬼脸,说道“怎么,基础都没学好就想打师傅的主意了。看着她的模样,听着她的话语,杨天亦顿时开不了口了,只觉身体都好像不属于自己。而这一刻的夜凌惜也感觉到了什么,小脸也是微微一红。但对于杨天亦她没有闪躲,她不想。伸过小手,轻轻的遮住了杨天亦的眼睛道“回神了,哪有这么对师傅无礼的”。语气却是无半点严肃,还略带那么一丝的娇羞!

“这也不能怪我,最多我也只能算个从犯,你才是问题!”

“哼,强词夺理,你就是个无赖…”

杨天亦只是对着她笑,没有开口,心道在你面前,我就是无赖,永远的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