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椰子味晚霞

小说: 头号迷弟竟是我男神 作者: 洛者书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087 阅读进度:32/32

ll直到结束冲浪,浑身湿漉漉地瘫倒在沙滩椅上,夏远才终于有了一种自己在度假的感觉。

当初他明明说来海城是休假的,结果却碰过一堆“惊喜”,直到现在才彻底闲下来。

沙滩上太阳毒辣,遮阳伞下却很阴凉,这么一放松,高强度运动后的疲惫顿时涌上来。夏远躺在椅子上,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他再醒过来,日头已经西斜,玫瑰色晚霞笼罩天空,浮在深沉蓝海上,漂亮得如梦似幻。

夏远晃了下神,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揉揉眼睛,发现晚霞没有消失,于是立刻去摸手机,想要捕捉这样的美景。

这么一动,身上盖的毯子立刻掉在沙滩上,夏远定睛一看,发现那是条印着沙滩椰子树图案的大浴巾,配色极其艳俗,像极了某潘姓人士的恶作剧。

他一歪头,发现潘嘉果然躺在旁边的沙滩椅上,正很小声地打电话。夏远隐约听到什么“救助中心”,“幸福后街”,猜到他应该是在忙陆洋的那个项目,于是没有打扰,只自己悄悄摸出手机,对着晚霞拍了几张照片。

等他拍完,潘嘉已经挂断电话,扭头看到夏远,顿时眼睛一亮。

“远远你醒啦。”他笑嘻嘻地说,“头一次看你睡得那么香,饿了没?来喝点椰子水。”

夏远确实有点渴了,于是接过来喝了一口,随口问:“刚刚不小心听到你打电话,陆洋同意了?”

“那必须同意。”潘嘉自认为潇洒地甩了甩头发,“地方我们都选好了,就是布置和托运需要点时间,正式开拍估计得拖到下周。没事儿,正好你多休息一会,这几天还想去哪玩?我都奉陪到底。”

“不知道,跟着攻略随便走走吧。”

夏远弯腰把那条浴巾捡起来,拍了拍上面沾着的沙子,还给潘嘉。

“你工作应该很忙吧,还得在你爸和未来岳父面前争取表现良好。回去吧,不用陪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潘嘉刚想说“做什么都没有陪你重要”,话到嘴边又强行咽回去,改成了:“是,最近好像有个慈善晚会,申璇要去,我爸还非要我陪她出席,真是烦死了。”

“得了吧,对人家好一点。”夏远看着他的眼睛,语气郑重其事,“这回你干的荒唐事,我可以帮你保密。但你需要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不用你帮我瞒。”潘嘉才不想被他看低,立刻维护自己的面子,“申璇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是嘛?可我怎么听说申家的大公子是个刑警,破案如神,还是个护妹狂魔。”夏远笑眯眯地说,“要是让他知道你敢辜负他妹妹,他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

一想到传说中的那个男人,潘嘉先条件反射般哆嗦了一下,随即抖着鸡皮疙瘩抱怨:“远远,你学坏了!!”

“不想被打断腿,就请回吧。”夏远又喝了口椰子水润喉,“我在这边再待两天,也准备回去了。”

现在往远处看,晚霞的色调更醇厚了,天空呈现出一种渐变的葡萄紫色,像赫拉女神垂下的裙摆。

陆洋每天都能欣赏到这样的景色,真是幸福啊。

夏远出神地想。

陆洋那个同意,也不知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不过既然他也要去魔都了,那以后就不愁见不到面。

还是先不去过多打扰他的生活了吧。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里,夏远短暂地抛弃了社交生活,自己坐船去周边几座小海岛上逛了逛,还去听了场本地特色的民俗音乐会。天气太热不想出门的时候,就在酒店里宅着吃外卖,简直不要太自在。

第三天早上,他就坐上了返回魔都的航班,并在中午之前,回到了自己位于市中心的私人公寓。

家里还是走前的老样子。回来之前,夏远叫了钟点工上门清理过,所以连角落里都干干净净,更显得没有半点活人气儿。

他刚到家没多久,下面驿站就送了个快递上楼,拆开一看,是一串跟陆洋门前那串很像的贝壳风铃。

夏远提起那串风铃,这才想起,自己当时觉得好听,就网购了一个类似的款。想着拿回家挂在窗前,这样打开窗户,闭着眼都能听见风铃叮铃铃的响,也不至于家里天天没个动静,心里空落落的。

get不了同款大妞,就先从同款风铃开始吧!

午饭时间到,夏远简单地给自己煮了碗面,吃完后就去书房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自从他得奖之后,已经不用到处去求资源了,只需要坐等好本子源源不断送上门来。lisa姐会亲自筛选一遍,再把觉得不错的发给他,让夏远挑选自己心仪的。

可惜,这批送来的几本里,并没有特别吸引他的。夏远打了个哈欠,给自己冲了杯咖啡回来,余光忽然瞥见屏幕左下角有一个文档,是榆木之前发过来的《假面》。之前忘了拖进回收站,竟然允许它苟活到了现在。

鬼使神差之下,夏远又点开那个文档,接着上次没看完的地方读了起来。

这一读进去,竟然就读到了深夜。等夏远看完最后一页,勉强从结局带来的巨大震撼中抽离出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他很久没有看过这么精彩的故事了。狡诈狠绝的阴谋和诡计,精妙绝伦的复仇与反杀,还有主角间宿命般的纠缠,直到一切尘埃落定,都还在读者心中回响不已。

榆木说岑勘是她近年写过最满意的角色,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又纯又欲的角色被她写绝了,鲜活得像是分分钟要从纸面上跳出来。

夏远知道自己心痒痒了,可一想到曾经在榆木面前立下的flag,顿时有种挖了个坑给自己跳的感觉。

可事到如今,flag倒了丢不丢人,他已经没空去想了。

他只知道,不配岑勘,他一定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