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他的未来

小说: 退婚后,捡来的状元郎成日装柔弱 作者: 榎榎 更新时间:2022-08-07 字数:3161 阅读进度:11/101

梁一飞趁夜回府时已近子时。

梁父与梁母平素歇息得早,中秋宴又被他知道退婚的事后给大肆闹了一番,众人最终是不欢而散。梁一飞以为他找上他们时,定得吃上一回闭门羹,却出乎意料的,刚走到中堂不远,就见到了人力与女使们陆续出入,内里灯火通明。

见他人现身,他的小厮王西连忙跑了上来。

“哎哟,三郎君啊,您可快些去中堂,秦相公还等着您呢!”

梁一飞冷戾的神色倏尔一顿,“谁?”

王西这才见着他家三郎君一张黑沉沉的脸,顿时也不敢再咋呼了,而是放轻了语调,中规中矩、事无巨细地回他道:“秦相公,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

梁一飞锁眉,边抬步朝中堂走,边问:“你说他等我,不是等我爹?”

王西:“是在等您。”

梁一飞眉皱得愈发深了寸,狐疑不已:“他等我做甚?”

这话王西又哪能知道答案?堂堂一个相爷亲自登临了梁家门,与老爷谈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老爷就派人去叫三郎君,不说当事人发懵,他们旁观者更是看不清了。

梁一飞长腿迈入中堂时,秦桧正同他父亲梁齐昌一并坐在桌旁,桌上酒壶已经上了三个,打眼一瞧过去,二人已经喝了好一会。

见他现身,梁齐昌便放下了酒杯。秦桧视线落到梁一飞身上,开始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梁一飞在梁齐昌跟前素来做派胆大,此刻虽知秦桧位高权重,但也不怵分毫,迎着对方的目光,也扫了对方好几眼。

秦桧见他如此,满意地点头道:“一飞成长了不少。”

即使是父母,也总唤他“三郎”而不叫他的名字,今日忽然听秦桧这般唤他,语气甚至透着一股子亲昵,梁一飞一时惊住,看着秦桧就没有动静。

这时,梁齐昌提醒他:“可莫忘了礼数。”

梁一飞这才朝秦桧施了个礼,“见过秦相公。”

秦桧面上的和颜悦色出现了一丝裂痕,表情僵了那么一瞬,转瞬又恢复平常,与梁一飞开门见山道明他来访目的:“此次去绍兴府办的事不错,我想让你到我身边来做事,你可愿意?”

替当今世上除去官家外最位高权重的宰相做事,能有几个人不愿意的?更何况他才区区十九。

可梁一飞不解,他为何就忽然被秦桧给选中了。毕竟他去绍兴府办的,不过是一件父亲交代的小事罢了,仅凭这件事入了秦相公的眼,未免有一些牵强。

他如此想,也就这么直白地朝秦桧问了出口。

秦桧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半眯了一下眸子,说了一句文人墨客才会讲的酸话:“缘份使然。”

梁一飞今日的心情本就差到极致,这会秦桧文绉绉的,不免就让他脑中闪过月下白衣书生的身影来,顿时心中沉闷难消,便就没对秦桧的话做任何回应。

见梁一飞面上是无动于衷的淡淡神色,秦桧眼中掠过精光,朗笑一声,改口说道:“你武艺上佳,正是我需要的人。”

因梁齐昌是秦桧门客的关系,近日秦桧多次遇刺的事,甚至有个关系亲近的同行同僚因此殒命,外人或许不知道,但梁一飞曾听梁齐昌饭桌上说过几回,此时听闻秦桧的理由,倒也不觉得牵强。

但他自在散漫惯了,一时要入仕般跟着秦桧行事,他难免

秦桧似看出他的顾虑,抛出他的条件,同时也是一个诱饵:“上值五日歇息一日,从六品下,都说男儿成家、立业,有官职在身,才算立业,我说的可对?”

稍一打听梁一飞为何中秋宴上与梁家人闹翻,然后还大半夜跑出了府,就不难知晓是为了前些时日退了亲的那个女人。

秦桧自个就是过来人,对梁一飞此时的表现不赞同,但可以理解。

谁不曾年少时?喜爱个小娘子根本不稀奇,总归迟早会想明白,只要有权势傍身,就能更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切自己渴望得到的即可。

果不其然,“成家”二字狠狠地戳到了梁一飞的肺管子,他怒气填胸,细长的眉眼迅速沉骇下,直直盯着他的父亲梁文昌瞧。

梁文昌对他的脸色视而不见,反倒是就事论事说起来:“也就是秦相偏爱,三郎你才有这等好运。从六品下,多少人为官一辈子犹可望不可及,即使是那三元及第进士出身的人也没有多少例外。”

这话堪堪说到了梁一飞的心坎里。

他沉下的眸子闪过希望的亮光,转头再去看秦桧。

秦桧从座上缓缓起身,走到他跟前后,慈爱地拍了拍梁一飞的肩。

“不必此事决定,明日辰时你来城隍庙西的小门等我,去营里试试再说。”

城隍庙与军营相接,秦桧的意思是要他去军中,而非是去护卫他?

梁一飞心中微一惊。

不等他再言语,秦桧已经抬步出门。

送走秦桧后,梁一飞咬牙片刻,压着的躁火,连同藏起的话,就竹筒倒豆子般地朝梁文昌倒了出来:“儿认定了沈家娘子,除了她,我谁都不会娶!”

梁文昌依旧看着秦桧马车远去的背影,叹息一声,“三郎,听为父的劝,该放下的就放下罢,莫再惦念过多,你的福气还在后头。”

这是说秦桧看重他的事,梁一飞听得出来。

梁一飞依旧带着希翼,反驳梁文昌:“爹爹,成家与立业并不冲突!儿可娶妻,亦可同时立业!愿爹爹成全!”8七⑦zω.℃ǒΜ

梁文昌偏头看他,见那双与秦相几分相似的黑亮狭长的眸子露着一份倔强,他心里触动,难言的复杂情绪涌来,在心中搅乱成一团。

沉寂片刻后,梁文昌终是认清自己的无能为力,板了脸,打消梁一飞的妄念:“三郎,此事不必再提,休得胡闹。”

“爹爹,可我……”

“你还要你娘再晕厥一次不成?”

“娘晕了?何时的事?”

“你走之后。”梁文昌说着挥挥手,揉着额心,疲惫道:“你且去看上一眼罢,几个儿女,她最是疼爱你。”

秋风起,梁府院中的枯叶四散飘零,檐下的灯笼在晃。

梁一飞孤身一人,走在蜿蜒曲折的回道里。灯笼将人影子拉的很长,拖曳在幽深的宫道中,显得格外孤凄。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榎榎的退婚后,捡来的状元郎成日装柔弱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