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 沛王府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9-13 13:05:57 字数:3358 阅读进度:487/609

沛王府门口,高大的朱红色大门两侧,立着两个家臣模样儿的汉子,看着一辆普通的马车在门口停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驾车的两人看了一眼他们与那沛王府气派的大门,神态从容、悠然,显然知道自己来的是什么地方。

但身为沛王的家臣,无缘无故的一辆马车停在府门口就是他们的失职,于是一个汉子看着花孟跟惊蛰跳下马车后,就飞快的走了过去,刚要开口问话,便看见一男一女,在两个车夫的服侍下,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两个汉子看到男子的第一眼后,便开始瞳孔急剧的收缩,这男子是谁他们太清楚了,虽然说旁边的女子不是白纯小姐,而是换了人,但他们还是能够轻易的一眼认出,这可是太子殿下啊,可是刚刚把沛王揍了的太子殿下。

“不必通报,继续你们自己的事情吧,我自己就去就行了。”李弘拍了拍其中一个向他行礼的汉子肩膀,淡淡的说道。

仰头望着黑底金字的沛王府三字,再看看鲜亮的朱红色大门,跟刚刚上完漆似的崭新、明亮。

“还真是够气派的了,他人在里面吧?”李弘向前两步走上台阶,问道。

“回殿下,沛王在府里。”汉子躬身看了一眼李弘高大的背影回道。

“也是,脸肿的跟猪头似的,想跑出估计他都不好意思,哈哈。”李弘放肆的在门口笑着,身后李贤的两个家臣,脸色却是一阵青一阵红,不知道该做何回答。

李弘哈哈笑了几声后,便继续往里走,但他并没有直接奔往李贤所在的住处,而是在沛王府里旁若无人的四下走动,打量,跟逛自己后花园似的晃荡着。

旁边的裴婉莹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只好一头雾水的跟一侧,她今日的职责可是太子请来给沛王看病的大夫,所以也只能是继续跟着瞎晃悠。

身后的花孟与惊蛰手拿她配好的药,紧紧跟在身后,眼神同样是四处打量着,不同于李弘的随意,他们两人则是充满了警惕。

“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美轮美奂、亭阁楼台、小桥流水,啧啧还真是舍得花钱啊,这宅子也不知道他修缮的这么好干什么,就不怕给他扔到封地去?看他这宅子怎么办?”李弘一路走来一路叹气,李贤确实是大手笔啊。

整座王府北方庭院的恢弘大气建筑形式,同样也有江南建筑风格的精巧典雅,但无论是南还是北的建筑风格,都被他匠心独运的融合在了一起,在王府的北方风格建筑内,就像是仿佛把自己置于到了豪情壮志中,人也因为四周建筑风格的感染,像是变得胸襟开阔了很多。

而当置身于那南方的典雅细致中时,就像是一下子闻到了一股江南水乡、小家碧玉的味道,一股闲淡悠然感应运而生,恨不得手拿一把折扇,迈着四方步,摇头晃脑的赋诗一首。

一路行来,每每碰到宫女、太监、家奴、家臣等人,看见李弘时都是猛然一愣,而后便急忙匆匆行礼,没有人敢上前多问一句话。

“他来干什么?还嫌我不够丢人吗?”李贤双颊红肿的跟包子似的,原本明亮的大眼睛也因为脸颊的肿胀,变小了很多,说起话也没有从前那么清晰了。

房慕青这几日天天侍奉在身旁,此时此刻,房先忠自然是不好出现在李贤的府邸,但房慕青身为准沛王妃,出现在府里是谁也没有办法说出什么来的。

“可能是太子殿下挂念你的伤势吧,过来探望你。”房慕青这几天已经习惯了动不动就乱发脾气,极其暴躁的李贤,只好柔声说道。

“哼,让他来稀罕我啊!这还不是他弄的?黄鼠狼给鸡拜年,定是没安好心,替我回了他,就直接说我不想见他!”站在正厅内厚厚的波斯地毯上,李贤来回焦躁的踱步说道。

厅内的其他宫女、太监,一个个噤若寒蝉,低着头不敢说话,这几天来,不知道有几个宫女跟太监,都被沛王送进了内侍省六局之一的掖庭局了,在沛王面前,能够说的上话的,敢说话的,也就是准王妃了。

“终究是你的兄长,太子既然主动前来,你就该好好招待才是,过去的事情。”房慕青已经习惯了李贤的脾气秉性,这个时候,自己就该像个大姐姐般去呵护他,安慰他。

“要他来看我啊,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这般模样儿,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看你还是欠揍!没把你牙打掉就不错了,你哪来的那么多怨气?这些还不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嚷嚷个什么劲儿你?那几个被你送入掖庭局的宫女,哪里犯错了,至于让你撂下狠话,非得打板子?”李弘施施然的绕过正厅前的小花园,看着脸肿的老高的李贤,强忍着笑意说道。

“你。”李贤看着走近的老五,眼中那浓浓的笑意,在他看来更像是看好戏的嘲讽味道。

这让他更为恼火,双手使劲的攥了攥拳头,又无力的松开,哼道:“好啊,来啊,打啊,你最好把我的牙都打掉,要不然,我一定要在父皇跟母后跟前,把你李弘的恶行都说给他们听。”

“真有脸说这话,你还是想想,怎么跟父皇、母后解释那吴王府的府邸被你烧了吧,还告我状?就冲这一条,我把你关入宗正寺都不为过的。”李弘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李贤,反客为主的在上首坐下。

不理会瞪着他的小眼睛李贤,看了看房慕青后问道:“你便是房先忠的女儿房慕青?”

“是,殿下。慕青见过太子殿下。”房慕青无奈的看了一眼倔强的李贤,只好向前两步,行礼回话道。

“你们的亲事儿虽然是定下来了,但你受得了他这种不成熟的小孩子脾气吗?如果受不了的话,我可以做主,让房先忠把这门亲事儿退了,给你找个好人家怎么样儿?”李弘看了一眼还在气头的李贤,打趣的说道。

“就凭你?这是母后亲口指定的,凭什么你说改就改?”李贤脑袋歪斜看天,显示着他对某人的不屑。

房慕青知书达理、温柔知性,虽然知道太子殿下是拿自己打趣李贤,但自然是太子说起,这也是半个金口啊,也只能是正色以对,于是只好继续行礼道:“慕青多谢太子殿下关心,沛王的脾气一向都很和善,这几日恐是因为事情繁杂,心里有些小情绪罢了。”

“说的好!”李弘权当没听出来人家话里有话,暗指他把人家李贤搞得这般田地的罪责,起身走到李贤跟前,拍着肩膀说道:“看看人家一个女子多大气,再看看你,身为大唐的沛王,竟然就这般气度唉大唐不幸啊,不过话说回来了,你沛王府就这么待客吗?连杯茶水都不给吗?那个你去把你沛王最好的茶叶拿来,还有糕点啥的,我这赶了半天的路了都,腿也乏了,口也渴了,快去吧。”

“是,殿下。”一个宫女见太子竟然拍着自己的肩膀说道,差点儿吓得瘫坐在地上,于是在房慕青示意后,急忙向外面准备去。

“来来来,别生气了,我都没有生气,你生什么气?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过来,这可是最好的化瘀消肿的良药,裴小姐亲自配的呢,我都没有这福气享用呢,来哈哈你别鼓着腮帮子行不行?这样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猪头哈哈,李令月要是看见的话,肯定能笑三个月,哈哈。”

“你是存心来羞辱我,看我笑话的吗?如果是,那你达到目的了,你可以离开了!”李贤气炸了快,如果真的能爆的话,李贤毫不怀疑自己此刻会像那天雷一般爆炸!

脸色铁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恨恨的看着笑的弯下腰的李弘,李贤恨不得把李弘生吃了,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也无法撼动李弘的地位。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有资格,有胆量敢劝嚣张、狂妄的李弘,只有裴婉莹悄悄走到了李弘身边,扯了扯李弘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太过分了。

笑的眼泪都出来的李弘终停止了笑意,喘息了一会儿示意裴婉莹,自己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让她放心。

终于笑的停下来的李弘,脸色也终于在裴婉莹、房慕青的暗自揪心下恢复了正常,只是那眸子里刚才的笑意转瞬间变得有些冰冷,让她们一下子觉得有些不适应,甚至是赶到了一丝丝的害怕。

“成者王侯败者寇,李贤,这是千古不变的强者法则,无法改变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贤看着李弘恢复了正色,冷冷的问道。

他才不会相信李弘只是单纯的过来看望自己的,就算是父皇、母后打算回长安过元日,也不可能让他着急忙慌的因为打了自己,就急忙过来补救,何况,两人之间的事情,并不是简单的冲突!

“我听说你这沛王府有不少隐蔽的地方,其中有一处装饰豪奢到堪比大明宫的好地方,所以今日前来,皇兄我只想见识见识。”李弘望着李贤的眯缝眼,淡淡的说道。

“我要是不答应呢?”李贤瞳孔在收缩,他不想相信李弘知道自己专门议事的地方,但李弘的话,显然就是直指那密室。

“简单,让沛王府今夜像吴王府一样,化为灰烬,正所谓斩草除根,对敌人的仁慈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不是吗?”李弘毫不相让,步步紧逼道。

如今能够站在这个厅里的,能够听、看他两人针锋相对的,自然不会是外人,所以,李弘也不在乎现在就开始打压他李贤,哪怕是当着他准王妃房慕青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