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 上兵伐谋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9-13 13:05:33 字数:3233 阅读进度:449/609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李治烧包的又换了一身盔甲,那身金黄色的盔甲再次被他穿在身上,头戴金色头盔,手里拿着一根金色的马鞭,腰间挎着一柄绝对多余,用来装饰的横刀。

跨下骑着一匹雪白无一根杂毛的战马,在战马雄赳赳气昂昂的优雅的步伐下,在马背上跟随战马的小碎步,有节奏的上下起伏着。

战马颇通人性,在李弘站起身来后,便立刻停了下来,对于李弘,这匹战马可是有着很深的印象,当年太子殿下在没有弄懂公马、母马的情况下,非得让这匹战马跟他的粮票配对。

弄的整个皇宫鸡飞狗跳,战马看见李弘就下意识的止步不前,甚至有往后退,离这个人远点的趋势。

在扬武跟连铁的搀扶下,李治缓缓从马背上下来,一手握着腰间的横刀,一手拿着金色的马鞭,龙行阔步的走到依然跪在大太阳底下的金法敏、夫余丰跟前站定。

身后除了太子殿下跟几个大唐的文臣武将外,便是盔甲明亮、杀气森严的金吾卫把李治护卫在中间,如此的阵仗,在尸山血海的战场上,更是显得李治与身后的将士威武雄壮,给对面的新罗王与百济王,以及其臣子等人,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震慑力。

早就被知会了的金法敏跟夫余丰,衣衫褴褛、面目脏兮兮,夹杂着汗水与血腥味儿的衣衫,散发着阵阵恶臭,跪伏在地上再次公瑾的磕头道:“臣金法敏、夫余丰见过大唐皇帝陛下。”

大唐皇帝陛下亲临战场,无论是金法敏还是夫余丰,语气中都开始带着一些的颤抖,内心之中更是惶恐不安,特别是在杀气森严的金吾卫的震慑下,两人对于接下来的命运,更是已经感到绝望了。

“大唐向来与你们友好相处,视若手足,而你们非但不感激大唐对于你们的帮助,竟然还想趁朕驾临柳京城围攻朕,这是何道理!金法敏,你父亲当年曾经多次入唐岁拜,与我大唐世袭友好,为何你要如此做?夫余丰,朕当年就见过你,百济在你的管辖下国泰民安、百姓富足,难道你也想对朕图谋不轨?”李治在两人跟前来回踱步,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质问道。

身后的连铁跟扬武,此时竟然抬来了一把宽大的椅子,椅子上铺着一张厚厚的虎皮毯子,而后大唐皇帝便在离金法敏、夫余丰十步之前的,那虎皮毯子上坐了下来,等待着两人回答。

李弘看着连铁跟扬武对他龙爹细致贴心的照顾,偷偷的踹了两人一脚,低声道:“这特么的是战场,你以为是朝堂?还特么的般把椅子过来!我就问你……这椅子还有吗,我也累……。”

“太子何在?”李治的头盔虽然是金色的,但却颇为轻盈,而且与身上的盔甲一样,都不是为打仗准备而准备的,更多的是一种装饰作用。

所以李治虽然带着头盔,却并不影响他的听力,听到李弘不顾外人的面,又开始训斥扬武跟连铁,于是急忙制止的喊住他,谁知道太子一会儿质问下去,会不会把扬武跟连铁,踹到旁边不远的那个血坑里去。

“儿臣在,不知父皇有何吩咐?”李弘瞪了扬武跟连铁一眼,走到李治一侧问道。

“金法敏跟夫余丰乃是你俘获而来,不知道你有何打算?”李治举手投足显得很轻松,抬头问道。

李弘却知道他这一身盔甲,完全就是装饰用的,根本就不是像真正的盔甲那般厚重,这也是为何龙爹能够穿着这么烧包的盔甲,来回得瑟的原因。

“禀父皇,儿臣刚才已经跟他们把厉害关系说明了,要么交钱赎人,要么我大唐等契苾何力与李谨行大军一到,立刻开拔攻入新罗、百济王城,换一个人坐上他们的王位便是了。”

“哦,此话何意?”李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李弘的这几句话,压根就没有治罪这两人的意思,难道一向睚眦必报的他想对这二人网开一面?

“简单,说直白点儿就是,废了这两人的王位,而后我大唐进驻新罗、百济王城,哪个世家大族给的钱多,那么就让谁坐新罗、百济的王位。不好听听点儿就是,把他们的王位拍卖了,谁给的价高就给谁。”李弘无所谓的站在李治身旁解释道。

李治身后的大唐臣子,不知道李治听了太子殿下的意见后有什么感想,但他们却是感到一阵阵的恶寒,跟觉得脸面无光,堂堂一个上国太子,竟然行如此强盗之行径,这……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但有鉴于太子殿下向来在军中一言九鼎,把持着言路、独断专行惯了,所以此刻看着如强盗般的李弘,他们也只好是低着头不说话,臊着脸继续跟着太子殿下丢人呗。

金法敏跟夫余丰听的却是打骨子里感到心惊肉跳,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说他们的王位在各自的国内不被他人凯觎,稳如磐石的话,他们也就不会铤而走险来攻打大唐了。

甘愿冒着被亡国灭种的风险攻打大唐,不外乎就是想要把国内争权夺利的压力,转移到战争上,而后自己再腾出手来,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对唐战争上,在国内清理凯觎自己王位的世家对手。

如今他们的弱点一下子被大唐的太子殿下说中,直接以此威胁他们,这让他们一下子失去了任何请罪、被饶恕的可能。

按照他们以往对唐人的经验,无论是犯了多大的错,就像当年大唐先帝李世民在位时,虽然没有像今日这般势如破竹的给予他们沉痛的打击,但那时候就兵强马壮的唐人,最起码还可以容忍自己耍一些小心眼儿。

比如自己举手投降、甘愿俯首称臣后,被唐人以自己的国家设置一个名义上的都督府,自己被加封为一个大唐名义上的都督官职。

但实际上,自己则继续享有着自己国内的一切,继续可以称王称霸,而且还有了大唐这个大靠山遏制国内其他世族,等于帮自己稳固了王位。

对于自己唯一的损失,不过就是名义上成了他人的臣子,不外乎是多了一个名义上的臣子封号罢了。

而且非但如此,这一个大唐臣子的封号,非但不是桎梏自己的枷锁,反而会因为自己被大唐加封后,能够得到一大批实实在在的好处,可以说这完全就是因祸得福的最佳例子了。

但现在这些经验不管用了,从大唐的太子殿下没有在第一时间把他们押解回柳京,而是在尸山血海、腥味刺鼻、恶臭连连的战场上问罪自己,好像这一切就都变了,不再是大唐从前的那般对外风格了。

如今大唐太子连着把他自己的用意说了两遍,无论是金法敏还是夫余丰,要是还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的话,就是真该去死了。

李治有些微微皱眉,但当初自己已经把话说死了,而且昨夜里还跟李弘打包票的说了,一切全凭他做主。

如今李弘用这般有失大唐上国颜面的方式,对待败军之将,有些使得大唐过于小气,无法彰显出上国威严跟风范了。

李弘看着金色的头盔里,龙爹在金法敏跟夫余丰叩头求饶之余,一脸犹豫的样子,急忙在李治耳边低声说道:“父皇,您是想要上国的大度呢,还是想要边境安明?把他们的国家加封为都督府,我大唐得到的不过是名义上的认可,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那一天,他们依然会举起手中的长矛杀向我大唐!他们不会记住我大唐对他们的好,他们只会记得,大唐曾经征服过他们几次,杀过他们多少人!这是一个狭隘记仇、无耻下流、出尔反尔、奸诈阴险、狡猾卑鄙小气的民族,任由他们自生自灭,遏制他们发展才是最为符合我大唐利益的。无论他们谁称王,只要让他们一直处于这个生活水平,才是最为符合我大唐利益的,才能保的我大唐的边境不受他们的骚扰。”

“朕是怕他们不从啊。”

“没关系,换一个人称王就是了,不听话了就继续换,以百济为例,实在不行,暗中资助其他世族,把百济分成五国,让他们越乱越好。”

“此话何解?”李治再次皱眉问道。

“父皇,百济在其他世家的控制下,除了他们的王城居拨城外,还有以其他世家为代表的古沙城、固麻城、熊津城、刀先城、知下城五城,只要把丽竞门的细作培训一番,打入他们百济进行挑拨离间、分化瓦解,就可以让他们内讧起来,如此一来,他们就别想着还能够如今天这般征来这么多兵力对我大唐了,他们自己还忙着打仗打不过来呢。正所谓,上兵伐谋……。”

李治听到上兵伐谋二字时,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你李弘说什么都可以,但你这样的无耻计谋,非得强行说成上兵伐谋,往自己脸上贴金可真是脸皮厚的可以。

看着李弘一脸认真、执着、茫然望着笑出声的自己,李治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没事儿,你继续说。”

“生气了,不说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