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 奏章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9-13 13:05:21 字数:3200 阅读进度:428/609

经过多达一个时辰的君臣对奏,高句丽的王虽然还没有弄明白这个大唐年轻武将的身份,但却是搞明白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想要大唐出兵也不是不可以,但一场战争下来所耗费的银子,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些钱总不能让大唐来出吧?

而且非但如此,既然是你有求于大唐,自然是不能完全让大唐的将士为高句丽抵抗外敌吧?你那兵营里那么多人,总不能就看着我们大唐的将士为你们出生入死,你们安坐兵营享福吧?

总之,以这位年轻的大唐将领的意思,大唐立刻出兵也不是不可以,钱到位,人到位,其他就都好说了。

而这样一来,也让他彻底绝望了留下一支军队来镇守王城了,就等于自己给大唐银子,然后大唐将领带着一些大唐兵士,再带着以自己高句丽为主的将士们,为自己抵御新罗跟百济。

如果只是如此,自己就完全可以做到,为什么还要他们来帮助自己?

但无论好说歹说,那大唐皇帝却已经开始闭目养神了,看样子是已经完全把这事情,交给这位年轻的将领来处理了。

沉思了半晌,就连李治都因为听不见朝堂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由得悄悄睁开眼睛时,只听见高藏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上国的要求,愿意派出我高句丽的兵士连通上国兵士一起助我高句丽抵御外敌。”

“唉,这就对嘛,您可别忘了,如果没有我们,你可就是要成为你们高句丽的亡国之君了,所以说,不论如何,这帐对你来说,怎么算都划算。”李弘戴着头盔,无论怎么笑,都给人一种狰狞的面目。

“但不知道这位将军,希望我拨付多少银……费用让上国助我高句丽抵御外敌?”高藏艰难的点了点头,说道银子时还是有些别捏跟憋屈,迫不得已,只好自己骗自己的改成了费用。

他也很纳闷,为啥大唐不直接俘虏自己,而是依然继续要维持自己高丽王的身份?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也来不及多想。何况,既然能够不灭国,只是臣服于大唐,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新罗、百济不也是如此,岁岁入唐,年年上贡。

“好说,这事儿一会儿让他们谈就是了,难道您认为这么小的事情,还需要劳烦我大唐的陛下不成?”李弘笑的很自然,但人家看起来依旧是很狰狞。

谈妥了正事儿,自然接下来便是高句丽王室对于大唐皇帝的宴请,以及大唐皇帝如今对于高句丽王室的参观。

有花孟他们陪同,包括金吾卫的精兵强将在内,再加上整个王城都已经被大唐控制,所以李弘也就放心了的不跟着前往了。

格希元想要继续跟在陛下身后,但却被李弘叫住了。但李弘却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一个没看住,他龙爹竟然在此地焕发了第二春,搞了一次跨国恋出来。

格希元对于李弘如今还是有些害怕,特别是当日在安市城城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时,那锋利的横刀搁在他脖子上时,他已经是在双腿发软了,要不然也不可能让太子殿下拿刀背一拍,自己就跪在了地上。

此时听到太子殿下叫住了他,刹那间心里一阵翻滚,整个人表面看起来很平静,但内心已经是惧怕在翻滚,不知道自己又有哪里冒犯了太子殿下。

这时候才缓缓摘下了头盔的李弘,笑起来便柔和了很多,格希元有些呆滞的神情也瞬间有了一些缓和,快步走到李弘跟前问道:“殿下,不知道您有何事儿?”

“没什么大事儿,他们去那边转,咱俩在这边转转。”李弘把头盔跟横刀,扔给身后的花孟,指了指那小花园内的廊亭说道。

两人漫步走到花园廊亭内坐下,李弘不着急的伸了个懒腰,喃喃说道:“追随陛下御驾亲征的众人之中,我看来看去,只有你跟史藏诘比较适合这件事情,但史藏诘跟你比起来又差了不少,所以斟酌之后,还是觉得由你来做。”

“殿下,请您吩咐,臣定不辱使命。”格希元屁股刚刚挨上石凳,又再次快速站起来说道。

“你坐下,别老一惊一乍的。刚才在那宫殿里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或许你不苟同我的提议,觉得我与高句丽王讨价还价,讹他们的银子有失上国太子的身份,有点儿过于市侩……。”

“臣不敢……。”

“你坐下行不行,能不能好好说话?”李弘两眼如铜铃般一瞪,不耐烦的说道。

格希元只好再次坐下,正襟危坐的说道:“殿下,臣绝无此意。”

李弘叹了口气,手指无节奏的在石桌上敲来敲去,眼睛放空望向远方,沉沉的说道:“我大唐劳师远征,出兵出力,难道要他们一些钱过分了?这不是市侩,更不是有辱上国国威,而且,这些钱你以为是我给皇家要的?大唐的将士也是人,都是爹娘所生所养,在彼此的父母眼里也都是宝贝,对不对?但战争向来是无情的,有战争就会有死亡,但不能让他们为了大唐远战万里,最后身死异乡时,连最起码的安慰都得不到。我们没有能力把所有活生生的大唐将士全部安然无恙的带回去,但我们也需要在把他们的尸首尽可能带回去的情况下,给他们的爹娘一些赡养费。要不然的话,以后谁还会为我大唐卖命?别说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的道理,这些大唐的百姓不懂,他们只知道,上阵杀敌是因为对我大唐有力,所以他们才会卖命。要是我们在他们身死后,还不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补偿,以后恐怕就不会有人愿意前往辽东,为我大唐征战了。”

近二十万的兵士,无论是谁死谁活,在回到大唐时,总是有人要留下伤心的泪水,但无论是哪一个时代,人死都是不能复生的,用金钱来补偿他人的伤心,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却是最为实际的办法。

格希元怔怔的出神,太子殿下的说法儿虽然有失偏颇,但……确实也不失为一个朝廷笼络人心、凝聚百

(本章未完,请翻页)姓向心力的好办法。

何况这些钱财还不是大唐所出,而是高句丽王来出钱,如此一来,确实是更加的名正言顺,自然,也能够让将来更多的大唐将士,在出征的时候义无反顾。

“殿下,臣愚昧,听殿下一席话,确实令臣茅塞顿开、如醍醐灌顶。就如您在朝堂所言,府兵制如今老弱之分过于严重,能够支撑我大唐征战沙场,立于不败之地的军队中坚力量正在削弱,募兵制的衍生,就需要让百姓体会到大唐对于从军之人的厚爱,如此一来,才能够让更多的大唐儿郎选择从军、报效家国。”格希元再次起身,对着李弘行礼说道。

李弘这次没有理会他的行礼,喃喃说道:“我之前听过一位士子的诗赋,显然就是因为厌倦了战争而做,所以啊,从今往后,战场上的一切虽然重要,但其后方的兵力源头才是更为重要的一环啊,饮水思源的大道理都懂,打仗难道就不是一场人命的消耗?你安抚不好源头,自然是会最终导致源头的枯竭,可对?”

“是,殿下所言极是,臣明白该如何做了。”格希元明确的说道。

“明白就好,但是也不能太狠了,凡事要留有余地,至于疆土的谈判,就以大同江为界,理由嘛……自然是为了方便大唐调停他们之间的矛盾,所以暂时大同江已北的地方,大唐是不能归还的。”李弘为这次格希元要面对的谈判,做了一个概括的论调。

“是,殿下。那……您认为我们什么时候答应他出兵最好,如您刚才在殿中所言,我大唐将士劳师远征,如今则是人困马乏,不宜立刻出征,是不是拖一段时间再答应?”

“那样自然是最好,这自然是你谈判之时,为大唐将士争取利益的手段,至于出兵,反正是他们如今在边境打仗,就让他们再多消耗几天,这样一来,我大唐将士也能少一些伤亡率不是?哪怕是对以后我大唐的稳定,也是有利无弊的事情,全权交由你处置,要合情合理才行,不能失了上国的身份不是。”李弘轻松的说道,那高句丽王室的宫女,竟然为他们送来了茶水点心。

格希元也不客气,给李弘亲自斟茶后,心中更是大定,如今能被太子殿下看中,自然是自己的福分,如此的话,自然是要把太子殿下交代的事情处理的漂漂亮亮、妥妥当当。

所以在接下来的闲谈中,格希元因为要思考谈判的事情,就变得有些心不在焉,于是跟太子殿下说话时,两句顾左右而言他后,就被太子殿下斥退了。

留下了太子殿下一人坐在廊亭之中,望着那身形婀娜的宫女在花园中穿梭。

“殿下,林士翎、宗楚客、张柬之,卢照邻、王名远等人联合给您上了一份奏章。”猎豹刚才消失了一段时间,这时候突然间跑了过来说道。

上述几人联合上奏章给太子殿下,加上猎豹谨慎凝重的神色,显然这份奏章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