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 进宫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9-13 13:05:03 字数:3179 阅读进度:404/609

如今在宫殿中表演舞曲的,还是当年李弘在太乙城培养的那一拨人,按照千手观音舞蹈所组成,不过时至今日,已经被龙爹跟龙妈把这些人搞得四不像了,李弘除了还认识熟悉的千手观音外,其他舞蹈则是一概看不出是什么舞蹈来。

所以,那支当年的千手观音舞女们,如今被李弘戏称为胡旋舞专业舞蹈队,为此武媚又是罚他酒三杯。

无论是胡旋舞还是各种乐曲、其他舞曲,在大唐这个开放的时代,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时期。

也无论是高祖、太宗,还是李弘现在的龙爹,都曾经在这宫廷舞曲上下过功夫,也都半专业的编排过各种舞蹈。

《秦王破阵乐》乃是太宗皇帝的成名作,而《上元乐》、《圣兽乐》等,则就是龙爹跟龙妈的丰硕成果,不过李弘却是从来没有资格欣赏。

不知道为什么,武媚跟李治愿意编排出舞曲给众臣子,跟其他后宫嫔妃、李贤等皇子欣赏,但就是不愿意让李弘看。

因为两人心里真的没根儿,不知道这个不孝之子看了自己编排的舞曲后,又会说出什么让他们感觉尴尬的话来,说到底,两人在艺术造诣方面,面对李弘多少是有些不自信。

毕竟,千手观音那所带来的震撼效果,以及那庄严肃穆的乐曲妙到毫巅,都让这千手观音成了大唐的舞曲之最,很难让他人超越。

加上现在这个时代,乐器方面不外乎琵琶、古筝、横笛、各种笙、箜篌,以及节奏感最强的腰鼓等等鼓外,就再也没有了其他新鲜的乐器。

颜令宾、薛楚儿、霍小玉、杜秋娘四人跟着裴婉莹,在接到毕恭毕敬的花孟跟惊蛰的邀请后,顿时吓了一跳。

最为胆小的薛楚儿,瞬间小脸变得刷白,颜令宾三女还要稍微好一些,但比起薛楚儿,不过也就是强那么一点儿而已。

前往皇宫为皇后演奏舞曲,这……这是她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甚至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虽然太子殿下前些日子,还似懂非懂、浅显的教会了她们一种步法,说是叫什么云中漫步,跳出来时确实是视觉很好,她们四人初学时也确实是感觉如获至宝。

但随着深入练习才发现,这种舞步看似简单,可要想跳到那种很逼真的人明明往前走,却给人一种脚步往后退的幻象效果,可是需要极为认真的多加练习的。

如今四人虽然每个人都能熟能生巧,很轻易的滑出那种舞步,但距离她们心中四个人同时做出来后,与其他舞曲动作连在一起后,达到行云流水的效果上,还是感觉差了一些默契跟娴熟度。

四女看着毕恭毕敬的花孟跟惊蛰,再望望同样满脸茫然的裴婉莹,都是感觉脑袋出现了片刻的短路。

“这家伙又要搞什么?都晚上了,怎么突然间想起了呢。”裴婉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太子又发疯了?

不过也还是在极快的时间点了点头,便让四女带着自己的衣服跟着花孟他们速速去往皇宫。

由于没有吩咐裴婉莹进宫,裴婉莹自然也就不能陪同,至于这晚上薛楚儿她们回来还是不回来,她也不敢过问,只好是硬着头皮把薛楚儿她们送到了门口。

“两位宫人,这一路上还得多多烦劳你们,一些酒钱还不望……。”裴婉莹把四女送到门口,说着话便从袖袋里掏出了刚刚匆忙在房间拿出来的银子,说话间就要递给花孟跟惊蛰。

“小姐折煞奴婢了,就算您不叮嘱,我们也会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如此使不得,如果被太子爷知晓,奴婢两人可是要被太子刑杖刑的,还望小姐收回。”花孟吓了一大跳,差点儿蹦起来。

好家伙,收太子爷喜爱的小姐好处,自己还想不想混了!

薛楚儿四人跟裴婉莹这段时间相处以来,五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了,加上薛楚儿她们也是知书达理,富有才情,与裴婉莹一起,倒也没有什么代沟。

裴婉莹手拿银子递也不是,收也不是,只好僵在那里看着薛楚儿四人上了东宫的马车,看着花孟与惊蛰再次向自己行礼后,这才坐上两边车辕疾驰而去。

呆呆的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裴婉莹却不知道,这一幕又被她未来的好姐妹杨雨看在了眼里。

由于花孟与惊蛰是被李弘临时差遣,所以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两人则是身着太监服饰就跑了出来。

准备前往裴府的杨雨,自然是把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特别是那两个宫人对裴婉莹恭谨的态度,让她看着是好不羡慕跟嫉妒。

看到裴婉莹望着马车消失不见后,才低头回到府里,门房也适时的关上门后,杨雨的脸色则是越来越铁青,最后只得一跺脚,跟自己的侍女调头回去了,这裴府今日不去也罢。

满心揣着惶恐不安的情绪,跟着花孟与惊蛰快步行进在皇宫之中,那明亮的盔甲金吾卫,以及脚下平整的青石板路,高大肃穆的皇宫建筑,全部由玻璃所做的宫灯等等,整个皇宫处处透露着一股让她们可望不可及的高贵。

行走在诺大的皇宫里,四女一边怀揣不安与紧张,一边感受着自己的渺小跟卑微,身在皇宫才知道,原本那四大都知的花名,那自己追逐了好多年的金银,在这诺大的皇宫中比起来,一切都变得一点儿也不重要。

如蝼蚁一样的行走着,也同时让她们不由得产生了一股虚荣的骄傲,这可是皇宫啊,世人千千万,可能够如此行走在皇宫的人,这天下间又能有多少呢。

紧张与兴奋不安中,四女耳边隐隐传来了乐曲声跟欢笑声,甚至还夹杂一些熟悉的陌生旋律。

身前的那位叫花孟的太监在门口停住脚步,让她们稍候片刻,便匆匆跑进去通禀去了。

很快的功夫,花孟再次走出来,微笑着说道:“四位小姐请,切记我刚才教给你们的礼仪。”

“是,奴婢等记下来了。”一路上,花孟曾叮嘱她们,如今你们已是良人,加上虽然是跟随裴小姐的原因,但说出来,还是太子爷为你们赎的身,所以在见到皇后行礼时,还需以奴婢自称。

四女紧紧跟随在惊蛰与花孟的身后,低着头走进那宫殿中,脚下厚厚的绵软地毯,让她们差些以为踩空了。

“禀皇后,奴婢把她们带来了。”花孟的声音在薛楚儿四女耳边响起。

四女头也不敢抬,心里紧张的念叨着一路上两位宫人对她们的叮嘱,怯生生的向皇后行礼道:“奴婢颜令宾、霍小玉、杜秋娘、薛楚儿见过皇后。”

“起来吧,抬起头来,紧张个什么劲儿。”耳边传来有些醉醺的女声,四人心道:这便是皇后的声音吧。于是应声抬起头,望向了声音处。

放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着浅黄色窄袖儒衫裙宫装,发饰只是梳了一个简单的燕尾圆髻,但却依然显得神情雍容华贵、微微蔓延着红晕的白皙脸颊,带着淡淡的笑意的美夫人,正含笑打量着她们四人。

美夫人此刻手里拿着半满葡萄酿的水晶杯,雍容华贵的气度之中,仿佛夹杂着一股无上的尊贵威仪,微醺的脸上沾染着三分跎红,但微醉的眼神依然明亮、凌厉,仿佛能够看穿她们一般,让几人面对了不到三五息的时间,又不由自主的把头低了下去。

“还真是俊俏的小娘子呢,李弘,看来这诗会你真是没白参加啊,一百八十万两白银随身携带,不会是早就想要为她们赎身了吧?”武媚说话都开始带着三分醉意,似醉还醒之间,七分慵懒的姿态更是让已经四十多岁的武媚,在外表的美丽上不输于这四大都知。

就是连白纯也发自内心的赞叹皇后保养有方,那细嫩的皮肤,满头的青丝,婀娜的身段,简直就是个盛装打扮的美人儿。

正在跟李令月玩着宫廷乐师手里横笛的李弘,拿着笛子当萧吹了半天,除了呜呜的吹气声儿外,丝毫没有把那横笛吹出美妙音乐的前奏来。

此时听到龙妈的问话,把笛子递给了一旁叫嚷了半天要吹的李令月,嘿嘿着跑到武媚旁边坐下,满意的看了看显然经过一番细心打扮的颜令宾四女一眼,这才说道:“母后切不可冤枉儿臣,儿臣当日前往,不过是想领略下我大唐文人士子的风采。”

“所以就领了四个俊俏的小娘子在你那东宫?不对,是送给了裴婉莹?”

“我送给父皇您倒是要乐意……哎哟……错了错了。”好些日子没被揪耳朵的李弘,突如其来的感觉到耳朵一紧一痛,龙妈的手狠、快、稳的已经揪住了他耳朵。

“不孝之子你试试,看我怎么收拾你。”武媚放下手里的酒杯,示威加警告的说道。

颜令病、薛楚儿跟霍小玉、杜秋娘看的是目瞪口呆,眼前的一切,与想象中那如神仙般的皇后身份不相称啊。

还有那太子殿下,如今看起来就像是个手气的小媳妇儿,哪还有半点儿太子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