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调查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3-18 00:33:31 字数:3118 阅读进度:305/609

李弘耷拉着脑袋从大明宫缓缓走出来,花孟与芒种没敢跟着过去,只好在丹凤门门口等着李弘。

“殿下……。”两人看见李弘独自一人走出来,急忙迎了上去。

“走吧,回东宫。对了,惊蛰跟猎豹出了没有?”早上着急忙慌的上朝,忘了惊蛰跟猎豹走了没有。

“走了,开城门的第一时间就走了。”花孟在旁边回道。

三人缓缓往东宫走去,关于身后大明宫里的事情,已经不用他操心了。

父皇的疾病渐渐有所好转,而扬武也领着孙思邈在自己上朝时,赶到了大明宫内。

老神仙自然是把脉问诊,叮嘱了几句开了个方子后,便与皇后闲聊了几句。

当从孙思邈嘴里知道李弘在蓝田的所作所为后,李治跟武媚还是惊讶的不出话来,与从扬武嘴里知晓不同的是,两口子总觉得有夸大的成分。

但孙思邈向来不假话,但这一次进宫,如实把蓝田的所有事情了一遍后,李治跟武媚心中李弘的形象,变得突然间有了很多的不同。

而特别是孙思邈向帝、后二人阐述李弘向他描绘的医院一事儿,同样也是让李治跟武媚心里波澜起伏,从来没有想到救死扶伤还可以如此来做。

至于为何到了蓝田,他却隐去了他的太子身份,虽然所有兵士都打着东宫太子左卫的名号,但太子殿下为何未曾出现在百姓跟前?

孙思邈拂须而笑,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是知晓缘由,但是却没有出来。

武媚在旁边为李治解惑:“这很好理解,他知道孙神仙来到蓝田后,对于百姓的影响力要比他这个太子殿下的影响力要大,更能够稳定住百姓的惶恐之心,自然就不用他再在百姓跟前露面了,他是能省三分气力,绝不会省两分气力的。就像在安西第一年,不也是隐去了他自己,配合着裴行俭治理安西,因此才收到了如今的功绩?”

“不受名利牵累,不受功名的诱惑,身为太子殿下,这是扬名太子殿下爱民如子、仁慈孝敬美名的大好机会,但他宁愿为了大局,为了蓝田百姓的安危,放弃了这大好的扬名机会,太子殿下的虚怀若谷、淡泊名利,老道活了快一百岁才看透,而太子殿下年轻英明,早已经知晓其中大道,老道都自愧不如啊。”孙思邈看着武媚分析的头头是道,不由得也跟着感叹道。

李治含蓄的笑了笑,听完他们的解释后,虽然心里感到很欣慰,但还是谦虚的道:“此次灾情,还是孙神仙您居功至伟,要不是您老神仙的名号誉满天下,他李弘就是去了也是只会无功而,何况这天花的方子乃是您研制而出,朕打算……。”

孙思邈挥手打断了李治的话,摇头苦笑道:“老道多谢陛下厚爱了,您不必再劝老道了,老道如今已经被太子殿下所的医院绑架了,如今只希望能够从明年开始,利用余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名利,一百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敢打断当今大唐皇帝话的人,在这世上自然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但有限的几个人里面,绝对有孙思邈一席之地。

自然,李治跟武媚毫不在意孙思邈打断李治的话语,看着孙思邈仙风道骨的样子,两人默认了孙思邈的决定。

不过两人心里还是不由得佩服李弘,当年皇帝跟皇后两人亲自挽留孙思邈,哪怕是许以高官厚禄、功名利禄,都没有能够留得住闲云野鹤般的老神仙。

但如今他们的儿子,轻轻几句话,就把老神仙的心思拴的死死的,甚至为了这个所谓的医院,都愿意放弃他闲云野鹤般的神仙日子。

想到这里,两人也不得不承认,李弘在某些事情上的手段,要比他们两口子高明了太多了。

但思来想去,两人面对老神仙般的孙思邈,最终还是由李治开口道:“当日太子忧心蓝田一事儿,性子不免有些急躁,刘神威之事还望老神仙切勿放在心上。”

孙思邈笑了笑,动作从容不迫,端起旁边的杯茶喝了一口后,淡然的道:“无妨,食我大唐粟米,就该尊我大唐律法,也就更该为我大唐苍生着想,如果只是一味的想着自己,此人成不了大器。”

李治跟武媚听的一愣一愣的,尊师重教深入大唐血液中,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是天地之间最为正常不过的事情,天地君亲师,这是恒久不变的道理,师父自然也更该爱惜、偏袒徒弟才是。

但两人听着孙思邈的话语,大有大义灭亲,任凭李弘处置自己徒弟的意思。

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不明白孙思邈这是气话还是真心话。

孙思邈笑了笑,于是把与李弘如何相遇,后来进入蓝田县后,又如何对待那个逃脱的百姓,特别是在怂恿李淳风前往沿海一事儿上,就出了那:管你是出家之人还是入道之士,只要是食我大唐粟米,那么你就有责任跟义务为大唐做出你能够作出的贡献来。

而也因为孙思邈在大明宫的关系,李弘在来到蓬莱殿后,也不过是被他的龙爹跟龙妈当着孙思邈的面训斥了一顿,至于刘神威一事儿,自然是让李弘立刻放人。

李弘也是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不过却不再愿意让刘神威留在太医署。

武媚瞪着凤目直,这大明宫还轮不到你一个太子来做主。

李治在旁边听的也是频频点头,但孙思邈却在这个时候又选择了大义灭亲,认为刘神威的心性确实不适合留在太医院,就让他跟着一同前往蓝田吧。

少挨了一顿打的某人在暗地里偷偷谢过孙思邈后,便被帝、后二人踢出了大明宫,警告道:“明日早朝再生这种事情,看我不打死你。”

回到东宫后,李弘不由得感叹道:“这皇帝看来还真是不好当啊,天天这么多繁杂事情,不过有些都是自己找的。”

狄仁杰在等他,户部侍郎敬晖也在,御史台大夫李峤、礼部尚书张柬之也在等候着他。

跟四人打了声招呼后,李弘先是回到丽正殿换衣服,然后这才来到前面的崇文殿,这里便是东宫唯一一处太子用来处理政务的宫殿。

宽大舒适的书房内,一扇落地窗前洒满了阳光,使得整个书房很明亮,一张宽大的书桌摆放着两张椅子,狄仁杰第一个走了进来,其他三人,只好在外面继续等候。

连铁还没有回来,还在大明宫侍候着武媚,虽然人已经是李弘的了,但自从今早上李弘打进紫宸殿后,武媚还是把连铁留在了大明宫,打算明日让连铁在丹凤门门口处迎候李弘,免得再出现今日太子打金吾卫的局面。

“怎么样儿?连铁最近跟着可有用处?”李弘往宽大的书桌后面一坐,看着书桌前,在自己坐下后,才缓缓坐下的狄仁杰问道。

“承蒙殿下关照,这几日来,确实给臣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也让臣在查此案时,少去了很多的阻力。”狄仁杰起身连忙道谢。

“快别起来了,坐下话。”李弘示意他坐下。

“回殿下,臣经过这段时间的查探,现这个星月乃是西域一个宗教的标志,但西域宗教众多,就是您治下的安西都护府内,无论是龟兹、楼兰还是疏勒,都存在一些这样的教众,虽然有人手臂上也有星月标志,但并没有人自缢。国子监与弘文馆学子至死,臣怀疑是有人迷惑了他们的心神,唆使他们自杀,来为长安制造恐慌。”

“他们的目的呢?”李弘问道。

“其真正的目的如今还无法完全查出来,但臣感觉,这倒像是这个宗教对大唐学子的一种试探,他们想通过此手段控制我大唐学子,以此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如今长安已经有几处可疑的地方被臣暗中监视起来了,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西域客旅,但他们的目的跟心思却不在经商一事儿上。”狄仁杰认真的道。

“好,难为你了,如此短的时间,能够在快要近百万人的长安城内找出蛛丝马迹,确实是难能可贵。卑路斯那里,你没有去询问?”李弘不知道自己是方向性错误,还是有点儿凭直觉,他总觉得卑路斯应该跟此事儿有关。

“臣暗中调查了,卑路斯最近一直在安抚他带来的流民,无论是动机还是时间上,他都不具备,但跟随他所来的波斯人里,有没有可疑者,还需要慢慢的调查。”

李弘无声的点了点头,然后直视狄仁杰:“吧,你想我做什么?”

“殿下英明。”

“别客套,赶紧,后面还有三个人等着呢,一会儿你完事儿了也别走,一起吃饭。”

“是,殿下。臣想请殿下准许臣调查国子监跟弘文馆。”

李弘听到狄仁杰的话,惊的差点儿下巴掉桌子上,这可是孔、颜两家的地盘啊,恐怕就是父皇,在这一要求上,也得三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