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术士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3-02 04:30:01 字数:3176 阅读进度:273/609

“母后,我错了……其实是他俩要喝的……。”

“禀母后,是皇兄硬逼我俩喝的。”李贤跟李哲立刻出卖长子,异口同声、一致对外,这个时候,皇太子就是用来出卖的!再深的兄弟情义都得放到一边儿去。

李弘哀求讨饶,但又不敢跑的太快,只好围着另一个石狮子转圈,但鸡毛掸子还是没少往他身上落。

“你胡说,是你俩逼着我喝的,白纯什么时候喝过酒,还不都是让你俩起哄的。”李弘边解释边躲,但无奈母后这几年,鸡毛掸子已经使得炉火纯青,丝毫不亚于他在战场上用马槊杀敌的功夫。

“他俩能逼得动你喝酒?你要是不喝,这天底下,有几个人敢让你喝?竟然还想骗本宫,还有你俩,给本宫跪着!”武媚追逐着李弘,也没放弃对另外两个倒霉蛋的惩罚。

噗通两声,李贤跟李哲很听话的,就跪在了青石路的地面上,他们可是不敢像李弘那般不听话,这也是让他们两人最为不平的,为何母后就这么宠李弘。

两个倒霉一直在外面跪着,而罪魁祸首却与武媚正在丽正殿的客厅里开始说话儿。

武媚依然是一脑门子的黑线,因为打也打完了,人家却是依然满不在乎、无所畏惧,正在自己面前阿谀奉承。

“明日不准你再饮酒!”憋了半天,武媚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母后可是有什么事儿吩咐儿臣?”看武媚无奈又生气的样子,说道正事儿时,李弘还是正色的问道。

武媚看了他一眼,心里也宽慰了些,好歹现在说起正事儿,人家最起码态度端正。

“明日你父皇与我在宫内,宴请一些皇室宗亲,你身为太子殿下,加上刚刚西征回来,自然是需要参加的,至于外面那两个,明日起禁足在自己的府邸,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外出。”

“这感情是好事儿……哎哟。”李弘光听下半句话了,刚一赞同,就被武媚拿着鸡毛掸子又在脑门上敲了下。

“你父皇龙体欠安,这次据说,千金公主府里的家奴,找来几个术士高明者,希望能够帮你父皇诊断一下,或许可以治好你父皇的头晕目眩。”武媚叹了口气,把手里的鸡毛掸子终于放了下来。

“术士?”李弘眉头紧皱了起来,按说明崇俨、杜元纪,两个历史上跟皇家有瓜葛的大神棍,都被自己放在了玉门关身后的门源镇炼制水泥去了,这么还有跟皇家有瓜葛的术士要来鼓惑人心。

“怎么?你也有认识的术士?”武媚看着李弘皱眉,奇怪的问道。

她知道李弘向来对这些很反感,但是这次千金公主言之凿凿、信誓旦旦,说的她跟李治都不得不动心。

“我哪里有认识的术士,只是儿臣奇怪,为何不找孙神医给父皇看病,反而要找术士呢?”李弘还在思索,会是哪个历史上有名的神棍。

“孙神仙如今已是神仙中人,其仙踪哪是那么好寻觅?这都有两三年没有音讯了,自从上次辞别后。”武媚再次叹口气说道。

历史上的孙思邈也确实是如此,不过却是提前了告老还乡的时间。

李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千金公主可是自己一直防备的对象,这些年暗地里倒是倒腾了不少太乙城的物资,如今虽然不在自己名下,但实际控制着却是她。

想到这里,李弘不由的想起了不久后,大唐将出现的四大酷吏之一的索元礼,如今他就是千金公主府邸的家将。

而且,当年在太乙城时,还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白纯还与他有过正面交锋,如今这术士一事儿,会不会是他找来的?然后怂恿的千金公主?是不是希望以此来达到他步入仕途的目的?

李弘相信轮回,也相信历史轨迹,在他的影响下,一些历史的轨迹发生了转变,但还有一些人物或事件,却是无法组织的,只是被提前或者推迟了。

这是他偶尔寻思时,才发现的现象,就像现在,明崇俨跟杜元纪没能以术士的身份出现在皇宫,与皇宫产生瓜葛,并以此开始步入仕途。

但这不是又出现了其他的术士来填补历史上的空白?

“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武媚拿起桌上的鸡毛掸子捅了捅李弘,这回来没几天,跟老僧入定似的功夫倒是见长了。

“哦,没什么,儿臣在思索或许父皇不需要什么术士帮他看病,只要您少让他吃点好的,让他多吃素多运动,情况或许就会好转些。”李弘没头没脑的说道。

武媚凤目无语的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父皇什么性子你不清楚,这在吃食上可什么时候委屈过自己?想让他吃素?这大明宫设置的明堂,他到现在一年都去不了一次,吃素就更不用想了。”

明堂乃是武媚为六祖慧能的木棉袈裟,以及一些佛家重宝所建,而她自己也会偶尔去那里静心礼佛。

李弘点了点头,父皇的病在上一世就是眩晕症,类似于美尼尔氏综合症,其临床表现就是反复发作的旋转性眩晕、听力下降、耳鸣和耳闷胀感。

而且还是多发生于三十岁到五十岁,这也是为何李治在步入三十岁后,就开始一直伴随着这样的病症,最终在五十四岁而病逝。

但此病并不是不可以治疗,虽然以现在的条件恐怕难以满足,但是减轻痛苦跟负担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聊完了明日李弘要进宫的事宜后,武媚便开始询问这几年在安西的事情,然后母子两聊着聊着,武媚就开始说到了他的婚事上。

对于此事,李弘知道自己没有发言权,他要是敢跟武媚说婚姻要自由,我要自己找个太子妃,恐怕桌子上的鸡毛掸子又要漫天飞了。

李弘也识趣,痛快的便交给了家长来做主,只是隐晦的提着自己的要求,必须知书达理、书香门第跟……最起码也要长得有母后的一半漂亮才行。

武媚连拿白眼翻他,这整个皇宫包括东宫,姿色上乘的宫女,他这东宫可是最不缺少的。

尤其是身边的这几个,看看那白纯、夏至、小雪,还有自己当年为自己精挑细选的半梅、寻兰,最后都是便宜了这个小兔崽子。

武媚看着李弘殷切的目光,大有他这辈子的幸福就在她手里的意思,烦躁的挥了挥手,便起身要回宫了。

李令月本来还想待在东宫,但是很怕酒精味儿,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跟着武媚往大明宫行去。

至于门口还在跪着的两个倒霉蛋,李贤跟李哲,武媚走过身旁时冷冷的说道:“跪到日落时分,然后便给本宫回去反省,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得踏出府邸一步。”

此刻一点儿酒意都没有了的李贤跟李哲,听到武媚冷冷的话语,立刻是点头如捣蒜,嘴里一个劲儿的向武媚请罪。

悠闲的午后陪着李上金跟李素节两人,茶室里喝茶、聊天,总之三人把这几年的繁琐事情都聊了一遍。

而关于老大的事情,李上金跟李素节对望了一眼后,还是没憋住,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提了出来。

毕竟皇家素来以无情无义著称,虽然李弘这朵奇葩的降临,改变了很多皇家的冰冷无情,让整个皇宫变得仿佛有了一些人情味儿。

但如果在皇家的原则上玩儿阴谋诡计,此下场到底如何,两兄弟心里就没有底了。

两人都不是被李治所器重的皇子,更是不可能被当今皇后器重。如今加上李弘这个东宫太子稳如泰山,皇后再次更迭是没有可能性了。

所以,两人的询问,也像是在给未来的自己前途变数,做一个最坏的了解跟打算。就像是人在前途未卜、茫然四顾时,会找道士摸骨算命一样,希望通过此件事情,看到自己的未来一般。

李弘自然是知道两人的心思,也没有丝毫的隐瞒,把回来这一路上的事情毫不掩饰的全盘托出。

至于李忠跟贺兰敏月的以后,李弘还是想着让其顺其自然,特别是贺兰敏月,在母后留下武承嗣跟武三思后,就让贺兰敏月的命运变得又多了一些变数。

李忠恐怕已经没有人会重视他的存在了,囚禁白苏尼至当年石刻壁画的地方,他可是去过的,千里无人烟有些夸大,但最起码方圆百里,看不到人迹倒是真的。

如果李忠还能够在那里折腾出浪花来,李弘觉得就算是以后死在李忠手上都没话说了。

更何况,对于李忠如何处置,也还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事情,暂时就只能是顺其自然,或者看父皇的心情了。

两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以茶代酒跟李弘喝了一杯,便准备起身离去。

至于他们晚上住宿的地方,在进入长安后,早就已经有宫里的太监,在长安城为他们安置好了,倒是不用李弘去操心。

而且李弘想要强留两人住在东宫,可就是难为李上金跟李素节了,这是没事儿找事儿,让父皇知道了,他李弘肯定是相安无事,那两人就不知道能不能完好无损的回到封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