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追击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2-02 16:30:06 字数:3137 阅读进度:212/609

被人咬着不放的追杀,是种什么感觉?

李弘可能会告诉你是亢奋、激动、紧张、刺激!

天赤七王已死其三,索赤赞、达赤赞、思赤赞都已经被李弘斩落马下。天籁小说

而剩下的四王,两人如今正追着李弘的屁股在追杀。

剩余的两人,怕李弘攻陷了他们的城池后,兵临圣城逻些城,于是已经被嘎尔赞卓召到了城外驻守。

天赤七王,顾名思义,一是因为他们的名字当中都带有一个赤字。

也是因为当年他们出自另外一个强大的部落,都是从象雄部落迹,跟随者松赞干布立国,因此才享有如此盛誉。

丁赤赞、德赤赞望着一路渐渐消散的烟尘,知道今日已很难再追上大唐的骑兵了。

大唐的战马看着矮小,但在长距离奔袭耐力,以及灵活性上,比他们的高头大马要胜出了不少。

这也让两人无法拉近与大唐骑兵的距离,甚至是被越落越远。

李弘的目的如今更加简单了,他打算东西向的穿越吐蕃,从西往东经党项、过庆州、突白兰、然后直达当年的吐谷浑王城伏俟城。

在那里与袁恕己以及裴行俭汇合,然后联合夹击吐镇守吐谷浑的吐蕃兵马,扰乱敌人的视线,从吐蕃兵后防暗施冷箭。

稍沾即走,绝不与吐蕃兵缠斗,然后再继续杀回吐蕃境内,再直指吐蕃圣城逻些城。

黑齿常之起身请命,愿意与大都护李弘一同前往伏俟城,与裴行俭等人前后夹击,镇守在吐谷浑地界的吐蕃兵。

李弘摇摇头,这半个多月的逃命,累的跟狗似的。

身后的丁赤赞跟德赤赞更像是藏獒般,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紧紧追着屁股咬住不放。

要不是有白起跟其他狼群殿后,恐怕早就被两人带着藏獒追上了。

“不行,你不能跟我去伏俟城,这里距离伏俟城只有七天的路程,你的任务就是连夜赶路,在这里设置伏兵。”李弘指指地图上适合设伏的地方,继续说道:“争取在我们过去后,歼灭丁赤赞跟德赤赞,这两个家伙是狠碴子,要是让他们继续追,我就别想着杀回来了。”

黑齿常之看着地图上,像是山凹一样的地方,连续奔跑了半个月,大都护一直的目的地就是这里,就是希望在这里设置伏兵,阻止吐蕃人继续追击他们。

咬了咬嘴唇,黑齿常之说道:“大都护,末将只需一万人,就足矣。”

“不行,你率领的两万多人必须都留在这里,我不是让你们阻敌,而是让你们歼敌。丁、德两人,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有一个横尸此地。”李弘再次敲了敲地图,说道。

身后追兵没有七八万,估计也有四五万,如果一万人的话,黑齿常之确实无法保证。

但如果两万人设伏,加上前段时间那种被大都护,严密看守称为炸药的东西,他就有十足的把握,完全吃掉身后的追兵。

黄色的粉末让黑齿常之想起来就心惊胆战,地动山摇的声势以及罕见的杀伤力,以及那震天动地的轰隆声,足以让敌人胆寒、战马受惊失去战斗力。

黑齿常之简直无法形容他第一次看到炸药爆炸时,产生的威力跟压迫感,爆炸的瞬间,仿佛空气中都有着巨大的威力,一座城墙瞬间就被炸成了粉碎,变成了一堆烟尘。

而就是因为那黄色炸药,所以才惹得吐蕃天赤七王大怒,大都护虽然不以攻城掠地为目的,但那种肆意的破坏,更是让吐蕃人气的想哭。

辛辛苦苦围绕着逻些城建立的七大城池,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被大唐兵炸成了瓦砾,不过好在百姓的伤亡倒是很低。

而这也就造成了丁、德两个人在大都护后面穷追猛打,恨不得撕碎这些大唐破坏者!

但就是这样,两人带着愤怒跟满腔仇恨追了半个月,竟然连个边儿还都没有沾上。

黑齿常之思索了一会儿,炯炯有神的单眼皮眼睛盯着地图,坚定的说道:“末将听令,这就准备率兵出,为大都护在前方阻敌。”

李弘也不起身,坐在一座土堆上,指了指不远处的惊蛰,说道:“他会带着炸药陪同你们一起设伏,记住了,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是你的最高任务!”

黑齿常之重重的点了点头,如今他早已经学会了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

至于这炸药是怎么来的,他宁可把那个疑问在肚子里憋死,也不会去问大都护:“为啥一开始没看见这些炸药,怎么进入吐蕃境内两个多月了,却突然出现了。”

李弘看着黑齿常之离去后,这才安心的走到半梅跟寻兰两人,精心搭建的简易帐篷里。

一晚上的时间,他都在琢磨,白纯这个妖精,是怎么把那么多炸药,偷偷摸摸的送进了吐蕃境内的。

玉门关跟楼兰没有阻拦是真,毕竟有太子手令。

但进入吐蕃腹地后,这些东西难道就没有人检查?还是那妖精跟逻些城的吐蕃小相赤都松杰,达成了什么协议?

但不论如何,手里有了炸药的李弘,腰杆子要比刚进入吐蕃时硬气了很多。

而他也相信,如今身在吐蕃逻些城的恒乔,此时恐怕除了一边接触赤都松杰外,就是偷偷摸摸的往逻些城城墙下方,掩埋炸药吧!

天还未亮,李弘就从半梅与寻兰两个女子中间醒了过来,胯下自然是一柱擎天,半梅的小手还隔着裤子放在上面,睡得正熟。

如今这个时期,自然是不能够再裸睡了,但即便是这样,脱去铠甲睡觉的时候,依然能够感受到,半梅跟寻兰身上气若幽兰的迷人体香。

特别是如绸缎般的紧致肌肤,让李弘在不由自主抚摸时,总是想入非非。

一手拍了拍寻兰的翘臀,一手抓了抓半梅胸前傲人的高耸,极佳的手感立刻让李弘心猿意马。

而两女也顿时清醒过来,急忙睡眼惺忪的起身,开始侍奉李弘。

寥寥几颗星星还挂在天边时,整个两万多人的骑兵已经整装待,至于吃食,如今只能是吃生冷冰硬的胡饼跟熏肉。

不过好在,高贵的太子殿下对此习以为常,从来不曾因为吃食而难过。

斥候的马蹄声从后方快传来,无法跟无天以及警戒的哨位,早已经做好了被敌军突袭的准备。

离得老远便出了三支箭矢,而马蹄声依然不减,只是在快要到达弓弩的最远射程时,突然间停下来,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跟一面小旗,打出了正确的旗语后,才被允许靠近。

“报大都护,追兵已经准备动身。”斥候恭敬的说道。

“看来这段时间把这帮家伙的火气磨的差不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使劲追了,不过不能大意,还是小心为上。无天断后,无法居中,我率铁浮屠作前锋。”李弘大手一挥,下令道。

英俊挺拔,充满阳刚之气的少年身上,经过大半年战争的磨砺,身上已经有了一股强悍的杀伐气息。

两万骑兵经过半年的战争,兵员损耗远远低于预期,这让李弘都不由自主的认为,简直是老天爷在保佑自己啊。

在汇合黑齿常之后,总兵力最高达到四万七千多人,而如今,依然还有四万两千余人的兵力。

李弘的骑兵动身不久后,丁赤赞与德赤赞的追兵,就气势汹汹的赶到了李弘他们扎营的地方。

下来的吐蕃兵,抓起一把燃烧殆尽的灰烬,在指尖搓了搓,然后对着马背上一个约莫五十岁的将领说道:“是他们,看来他们不是刚刚掌握用粪便烧火做饭。”

德赤赞看着那个吐蕃兵,点点头,眼睛里既有愤恨,又有些无奈。

追了半个多月了,这大唐骑兵就滑得像泥鳅一样,从来不与他们对面,就是一直跑,漫山遍野的跑,把吐蕃当成他的后花园般跑。

一开始德赤赞还曾经认为,他们逃跑的方向是为了从吐蕃境内,经由益州唐人与吐蕃、天竺、尼婆罗开辟的小道茶马古道回大唐。

但后来他们现,这支大唐骑兵更像是要援兵吐谷浑,是想要前往大非川,去那里支援大唐复国吐谷浑的唐军。

可就在他们又追了三四天后,现这支大唐骑兵,一直在前往党项的方向绕圈子。

德赤赞与丁赤赞两人合计了好几宿,终于得出了个一致的结论,这支大唐骑兵迷路了,被他们追赶的迷失方向了。

所以,两人因为这个结论,也暂缓了追击的度,不至于每天跑的马都腿肚子抽筋、马嘴吐白沫了。

更何况,他们对这支炸碎了,他们引以为傲的城池的大唐兵,都恨到了骨子里,恨不得食他们的血肉。

所以看着胡乱逃窜的大唐骑兵,就像是看着被自己控制,随时可以狩猎的猎物。

他们要慢慢的折麽死这些大唐骑兵,让他们每天都处在危险的惊吓中,最后再慢慢的处死他们。

如此这样,才能稍稍化解他们的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