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序幕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1-15 14:03:16 字数:3193 阅读进度:104/609

李弘一步一步,直到踏上了最后一阶台阶,左边小雪、右边宗楚客,两人神色紧张,警惕的看着四周百十来个兵士。

“噗通……噗通……。”

以贺兰敏之为的几人,在李弘踏上最后一个台阶后,全部跪在了地上,脑袋紧贴地面,浑身瑟瑟抖。

旁边衣衫不整的各个美女,看着李弘缓缓走近,不解这些刚才还作威作福、谈笑风生、豪言壮语、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官”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另一幅德行。

但不管怎么着,她们也不是傻子,心里知道这个小郎君,肯定是比他们还要大的官,急忙跟着也匍匐在地。

这时,李弘身后突然间响起了整齐快的步伐声,两队约莫两千人的军队,从翠微殿左右两侧,无声的向含风殿门口冲过来。

出鞘的横刀、冰冷的马槊,无不透着一股铁与血的杀气,整个队伍全部身着黑色铠甲,只有头盔顶上的红绫迎风招展。

散着无声的战意、冲天杀气的他们,不等靠近,就已经瓦解了一百多个兵士,原本就已经无心恋战的意志。

纷纷扔下手里的横刀,被赶过来的兵士全部围困到了广场上,等候着落。

自始自终,李弘连回头都没有回头,太子左右司御率两位将领与猎豹、方战、恒乔等人迅控制住了局面,然后站在李弘身前不远处,以防不测。

李弘缓缓的在跪在地上的几人跟前踱步,一脚一个,把那些衣衫不整的女子全部踢了出去,淡淡说道:“先押下去吧。”

顿时,上来几个兵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情,硕大的双手拽住头一手一个,顿时惨叫声四起,一个个被拖到了台阶下面,与那些兵士看押在了一起。

“倭国使者?有意思,竟然跑到我大唐皇宫饮酒作乐,不知道谁给你的胆子啊?”李弘脚踢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倭国使者的脑袋,问道。

“宁道明、萧守规、萧守道,你们三个身为大唐朝臣,难道不知道这是皇家行宫?这里是你们饮酒作乐的地方吗?把脑袋抬起来,说说。”李弘背负双手,脚尖来回踢着几个趴在地上不敢动的脑袋。

“怎么?不敢说话了?宁道明,上次让你躲过一劫,你特么的还给我不知悔改,真他妈的找死是不是?把我大唐皇家当什么了?这特么的是你能来的地方!”李弘突然脚踩宁道明脑袋,厉声问道。

“说,谁他妈的给你的胆子!”

“臣知罪,请太子殿下饶命。”宁道明被踩在脚下的脑袋不敢动弹,嘴巴紧紧贴着地面,含糊不清的说道。

李弘的脚松开宁道明的脑袋,缓缓在贺兰敏之跟前站定,看着如虾米般的贺兰敏之,李弘身上的杀气是越来越浓。

“宗楚客拟旨:儿臣于今日前往翠微宫祭拜皇爷爷,于含风殿清查饮酒作乐者贺兰敏之、宁道明、萧守规、萧守道、倭国使臣数十人,此乃对我皇家大不敬之罪,有辱我大唐皇家颜面。令,儿臣已召吏部、礼部、鸿胪寺、宗正寺等前往太乙城问询。儿臣思索良久,此事关乎皇家威严、朝堂法纪,儿臣决定将亲自审讯,刑部、大理寺附审。请父皇应允。太子李弘。”

宗楚客把手里的横刀一扔,急忙跟随猎豹跑进了含风殿内,寻找笔墨开始拟旨。

贺兰敏之跪在地上听的一清二楚,眼前一黑,差点儿晕过去!脑海里此刻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落入太子手里,哪怕自己被交给刑部、大理寺都行,用不了肯定就能够出来,但如果落入太子之手,能不能保得住性命他都不知道。

“弘儿,我是皇亲国戚,你不能亲自审问我,你得把我交由宗正寺才对,这样才合乎我大唐律法。”贺兰敏之跪在地上急忙说道。

“你他妈的还知道你是皇亲国戚?”贺兰敏之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李弘心里本就快要压抑不住的怒火,立刻如火山爆:“你他妈的还有脸说这话!谁他妈的给你的胆子,让你敢在这里作威作福!带着这些污秽之人在皇家歌舞升平!”

李弘踩着贺兰敏之的脑袋问一句跺一脚,只踩的贺兰敏之额头鲜血直流,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你特么的跟我说说,皇亲国戚?皇亲国戚你他妈的把皇家的脸面放哪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真他妈的以为有人罩着你,你就可以在大唐横行无阻了!我告诉你贺兰敏之,这次谁也救不了你!新账老帐一起算!”

李弘恶狠狠的看着脚下被自己踩住的半张脸,狞笑着道:“贺兰敏之,我告诉你,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了,皇家的脸面你都敢踩在脚下,就别怪我李弘不拿你当人看了!”

“无法、无天,所有人全部押入禁区,没有我的命令,就算是我父皇、母后也绝不允许他们探视,如果人丢了,杀你们一百遍都不够!”李弘再次狠狠的在贺兰敏之脸上跺了一脚,扭头便离去。

他相信,只要进入太乙城禁区,任何人都别想从他手里带走这些人!

皇宫内,今日白色的信鸽比往常多了很多,扬武在其他太监的来回奔跑中,手里头已经捏了有七八个密折了。

此时再次从甘露殿门口接过信鸽密折,脚步匆匆,神情凝重的急忙转身跑回御书房,小心翼翼的把密折放在了李治的桌子上,然后再恭恭敬敬的退到一旁!

李治满脸怒气,潮红色的脸颊加上不时的咳嗽,可以想象,此刻李治心里有多怒。

看着跪在他跟前的武顺母女,怒吼道:“胡闹!你们是疯了吗!含风殿也是由你们胡闹的地方!谁给他的胆子,让他在含风殿喝酒作乐的!还有胡人女子伴随!你们把朕的脸面放到哪里了!眼里还有没有朕的存在!”

“陛下,敏之尚小,比李弘也大不了几岁,性格是活泼了些,您现在生气也没用啊不是,还是先想办法……。”

“啪!”李治一巴掌甩在贺兰敏月的脸上,顿时一道血迹从嘴角缓缓流出。

“放肆!年龄尚小?李弘年龄不比他小!何时见过李弘如此德行败坏!你们还有脸给他求情?朕告诉你,无论李弘怎么处置他,朕都不会插手的!如此蔑视践踏皇家威严,这是大不敬,该斩!”李治通红着双眼紧紧盯着贺兰敏月那张不可思议的脸怒道。

武顺也被吓了一跳,向来温和的李治,没想到起火来竟也让人害怕,看了一眼贺兰敏月,强自笑道:“陛下,奴婢与敏月不是为敏之求情,只是希望您看看,如何让这件事儿的风波变得小一些,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咱们皇家的脸面可……可不好看呐,毕竟是咱们皇家自家的事情……。”

李治一边听武顺说辞,一边翻看着扬武刚才递过来的密折,当看到李弘以东宫名义,正式拟旨要全权查办此案时,李治是不由得仰头叹息。

密折随意的仍在了武顺脸上,无力的说道:“非是朕不帮你,太子下定决心要亲审,如果朕反对,又如何面对父皇,又如何面对众朝臣与天下人!退下吧,此事休再提起。”

“陛下……您……如果敏之有个三长两短,陛下,奴婢也不活了……。”武顺一惊,草草的翻看了一下密折,只见字里行间到处充斥着太子的愤怒跟坚决,此事儿如果陛下再不出面,向来睚眦必报的李弘,因为此事儿斩了贺兰敏之也不是不可能的!

“扬武,送他们出宫。”李治扭过脸看着窗外,淡淡的说道。

心里却在思索,皇后那边又会有何动静呢?自己不管也好,反正早看那贺兰敏之不顺眼了,天天进出皇宫,比素节、上金等人还要自由。

“这密折可有给皇后那里?”李治捡起密折,对扬武问道。

“回陛下,奴婢尚不清楚,这密折刚到,奴婢就急忙送过来了。”扬武能够感受到李治心里那股深深的无力感。

“去皇后那,带上这密折。”李治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心软了下来。

武媚的宫殿,手里拿着李治刚刚递给她的,李弘上奏的密折,皱了眉头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看的都要背过了,这才叹口气缓缓的放在桌面上。

“陛下您的意思呢?真要任由那小东西亲自审讯?朝中大臣、地方刺史、皇家亲戚、倭国使臣,您确定要交由太子亲自审讯?虽然事关皇家颜面,但此事以李弘的性子,要是闹的天下人尽知,岂不是反而更加不妥?”

武媚有些皱眉,要是单纯的只是一个朝中大臣,或是地方刺史也就罢了,可这简直把各个权贵都监押了,闹出来可不是小事儿。

“那皇后的意思呢?”李治脸上毫无表情,淡淡的问道。

“礼部、吏部、还有鸿胪寺等人,您已经决定让他们去太乙城了吗?”武媚没有回答李治的话,继续问道。

“不错,朕同意了。这折子是后来上的,朕就算是想更改已经来不及了。”李治叹了口气,贺兰敏之也是活该,偏偏让李弘碰见!就不能等李弘去完了翠微宫后自己再去吗!

ps:绯心不会弃书了吧?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