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怒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1-15 14:03:10 字数:3190 阅读进度:96/609

看似满不在乎,四周张望的李弘,突然间笑了,拿着筷子敲了敲桌子示意几人:“你们紧张什么,这是太乙城,听听,听听这些人都在谈论什么。”

几人听到李弘的话先是一愣,再看看李弘那听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于是也开始侧耳倾听,大厅里这些人的谈话。

只听见邻桌的一人说道:“何掌柜,无论如何这忙您得帮啊,我们来到这里,两眼一抹黑,就仗着跟您的关系了。”

另一人为难的说道:“哎呀,不行啊。这次太乙城可是风云际会,别说我们,就是那好多……。”那人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刻意压低声音说道:“就是好多长安、洛阳的大官,都派人跟我侄儿接触了,都想着看能不能巴结到白小姐,这事儿难啊。”

另外一边的话题,自然也是离不开这些主题:“大人,您不是说您跟白小姐有一面之缘吗?你看看咱们能不能先抢在其他人前面,跟白小姐接上头?”

“这事儿您放心吧,这次无论是太乙城的白小姐,还是户部尚书,咱们都有人在他们手底下当差,再过两天,等我腾出空来,见上他们一面,咱们怎么也能抢在其他人前头的。”

“听说就是连五姓七望都来人了,长安城当年的富窦义,据说也带着他那胡人贵人米亮来了,据说他们可是跟新城公主有交情,只怕啊,这次窦义又要先一步拿到户部的许可了。”

“……。”

侧耳倾听了许久,直到李弘他们用完膳,大厅里络绎不绝的人,依然是在讨论份额与许可的事情。

而李弘也听出来,现在什么人在这些客商眼里最吃香?他们不认识什么达官贵人,但他们也有他们接近核心人物的法子,那就是从太乙城禁区下手。

从太乙城每一片区域的负责人那里找突破口,希望能够通过他们与白纯取得联系。

但听来听去,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带着背景来的,不过都是一些为生活奔波劳碌的真正行商之人。

李弘此番最看重的就是他们,因为他相信,这些人别看产业小,但他们是用心在经营买卖,他们懂得创造、懂得完善,知道在竞争激烈的商场上,只有勇于创新,才能够生存下去。

而对于那些有着官府、宗室背景的客商代言人,他们并不是为了展而展,他们是为了讨好主子的欢心,为了赚取更多的钱财。

他们会利用他们的背景,投机倒把,轻而易举得到之后,他们不会去想着创新,他们只会想着如何垄断,如何让原有的东西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利润。

李弘觉得听的也差不多了,这才淡淡的对白纯等人说道:“听见了吗?如何能够让快要一潭死水的大唐经济继续展,就得依靠他们,而不是那些宗室皇亲或者是高官贵族。”

白纯默默的点了点头,现在他明白了太子为何选择在大厅用膳,而不是在楼上,而不是在庄园,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查探,这些真正的商人到底值不值的他扶持。

“好了,咱们回去吧。也差不多了,有用的消息也就这些了。”李弘淡淡的起身,夏至急忙挪开椅子,让李弘出去的方便一些。

门口的掌柜子看到李弘走过来,腿肚子又开始不由自主的打哆嗦,这可是当今大唐的太子啊,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了,这是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李弘路过他时,还嘉奖的拍了拍身躯快要成问好的掌柜子肩膀:“今日辛苦你了,不错。”

“多谢……是是,小的多谢……。”掌柜子紧张的语无伦次,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在了地上。

李弘浑不在意,自己在花孟等人的护卫下,率先走了出去。白纯最后一个走出来,就在门口时,只见一个与她擦肩而过的百姓,很隐蔽的把一张纸条递到了他的手里。

两人面无表情的错肩而过,白纯看了看前面正与夏至等人说笑的李弘,抽空看了一眼纸条,然后便放进了袖袋中。

此时虽已夜深,但好多酒楼、茶铺等等都依然是张灯结彩,客人如潮,特别是那胡人的酒馆儿,胡人女子张扬的跳着胡旋舞,特有的衣服漏出雪白的大腿,以及那纤细的腰肢,让不少人是流连忘返。

太乙城街道两边明亮的宫灯照耀下,一些小商贩按照划分的区域,整齐划一的在那里叫卖,吸引着路过的人群。

白纯想了想还是快步走到李弘跟前,说道:“爷,您让找了两年的两人找到了。”

“谁?”李弘看着夏至,兴高采烈的手里拿着好几串,如今太乙城的一大特色零食:糖葫芦。纳闷的问道。

“明崇俨与杜元纪。”白纯接过夏至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了有些愣的李弘。

“哦,他们在那里?”李弘问道。

这两个人可是他很看重的人,虽然明崇俨后来也贵为大唐官员。但在他迹之前,与杜元纪一样,就是个江湖术士,后来是稀里糊涂为父皇医好头疼,竟然也开始了坦荡的仕途之路。

而李弘想要他,一是因为药膳房,二是不想朝堂上鱼龙混杂,什么样儿的官员都有,这些人注定不是治理国家的重臣,只能是骗吃骗喝的主儿。

最好是在迹之前,弄到自己手里,让他们在药膳房挥他们最大的价值。

“刚刚进入太乙城不久,本来不知道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但是因为萧守道与萧守规,我们才确定了他们的身份。”

“这敢情是好,先别惊动他们,仔细监视一举一动就好。”李弘听到此消息后,心里有种抓挠的感觉,药膳房能不能继续全面的推进,他还是挺看重这个明崇俨与杜元纪的。

一行几人回到庄园后,李弘在粗略的翻看了白纯拿来的商会计划后,便就休息了,毕竟赶了一天的路,对于十岁多的身体来讲,已经是有些困倦了。

第二天已经日上三竿了,李弘才不情不愿的被白露与小寒服侍着起床,照样是一根马尾披在脑后,现在处于没人管的状态他,日子过的自然是美的冒泡。

一切都由他说了算,不用像在东宫时,天天小心翼翼,提心吊胆,与东宫一墙之隔的两位大佬对他的监视了。而且也少了御史台对他的那一点儿可有可无的束缚。

在夏至、白纯、小雪的伺候下,草草吃完饭,便上了早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的马车,此行他们的目的地,自然就是太乙城禁区。

太乙城禁区有着高大的城墙以及森严的防护,而禁区则更像是太乙城的内城,紧紧挨着太乙山,依山而建,整个布局巧妙的利用了整个山体结构,包括一些山洞,都被极好的利用了起来。

马车缓缓的走出太乙城,往太乙山脚下行驶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接近了禁区之门。

门口一个硕大的骷髅头,给人一种警告的感觉,自然,这也是白纯恨不得拆掉的东西,因为这都是那位爷的恶趣味儿。

而且这禁区里面,每一片区域都有这骷髅头标志,真是随处可见,每次白纯心情不好时,都会把骷髅头当成李弘,在心里狠狠的骂上几句。

马车顺利的通行,里面的街道也如太乙城般宽阔,每一片区域都有明显的隔离。

随着马车缓缓驶入,李弘等人则是先来到了制作玻璃的场地,任劳任怨已经早早恭候多时。

李弘跳下马车后,两人急忙行礼:“小人见过爷。”

“起来吧,你俩比以前可是要帅多了,嘎嘎,走吧,带我进去看看。”李弘有些神经质的说道。

整个制作玻璃的地方同样很大,李弘在参观了所有的工序后,终于来到了成品区。

看着两边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玻璃,脸色却开始显得有些阴沉了。

当一车玻璃被装上车准备运走时,李弘叫停了马车,缓缓的走到马车口,阳光的照耀下,马车上的玻璃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白纯,这些玻璃是打算运往哪里?给谁的?”李弘死死的盯着玻璃,但语气当中的怒气,已经让周遭的几人都有些心脏紧。

“爷,这些玻璃是送出禁区,是运往西域各国的份额。”白纯有些被李弘无声的怒气,压的喘不过气来。

“那你能告诉我,这玻璃上的气泡是怎么回事儿吗?”李弘继续引而不,继续问道。

淡淡的语气,却让白纯、夏至等人,仿佛感受到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白纯觉自己的小手已经被汗浸透了,整个人仿佛都显得有些僵硬了,原本以为这么多年了,自己已经不怕他了,但没想到,这人一火,还是那么的让自己感到害怕,甚至感到一股要窒息的感觉。

“是,爷。”白纯硬着头皮,声音颤道:“这这些玻璃按照标准,都是残次品。”

“那你为何还要运送出去?一共有多少?全部砸了。去药膳房。”说完后李弘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夏至等人急忙跟上,留下白纯站在那里,还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ps今日三更行不行?有人看的话,赶紧夸夸我很勤奋啥的吧,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