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皇家出行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1-15 14:03:00 字数:3169 阅读进度:77/609

天子出行,向来是极为隆重的。此次虽然只是单纯的皇帝跟皇后出宫,前往慈恩寺听佛诵经,但所需要的礼仪以及排场,也是颇为繁琐与隆重的,虽然不至于像每年天子祭天告表般隆重,但此次出宫也是净水泼街、阻道封街。

宗正寺向来是侍候皇族、宗亲、外戚的谱牒,守护皇族陵庙等。

而由于李世民曾说过:“老子为帝室先系”一语,奉老子为李家先祖,是以道教作为大唐的国教,向来都是由宗正寺来管理道士与僧侣。

而今日也是宗正寺最为忙碌的时候,寅时开始就已经与掌宗庙礼仪的太常寺,掌仪仗、帐幕的卫尉寺,还有掌车马的太仆寺在皇家忙活起来。

皇宫内自然也是早早的灯火通明,侍从、卫所、左右千牛卫,宫女、太监,都开始起来,为今日的两位主角在宫里来回奔走。

“连铁,你去……算了,你去恐怕也不见的他会听你的,你派人过去吧,催促下太子,别让他晚了。东宫里这几年所有的人都惯着他,由着他的性子,今日不比往常,催促着点儿。”武媚坐在一把椅子上,面前是一块硕大的镜子,镜子里面的美人儿看着宫女帮自己盘发,有些忧心的说道。

一旁恭敬伺候的连铁,一听不让自己去,心里立刻松了一口气,自己要是去催促,恐怕能被睡眼惺忪的太子打出来。

于是连忙从四周的宫女中,找了一个平时很得太子恩宠的宫女,示意她赶往东宫催促下太子。

“你倒是心思灵动,还知道派个在太子面前得恩宠的宫女去,不过也好,这样皮猴子也就不会真发火了。”武媚从身前的镜子中,看着离去的宫女,说着。

也难怪武媚身为后宫之主,会如此上心太子的事情,她可是比谁都清楚,每每皇家有什么大的礼仪活动,整个皇宫里,最闲的莫过于他了。

而最烦这种事情的,也莫过于是他了。就是那每年的春耕,从四岁开始,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七次春耕了,皮猴子有六次在春耕之日,都要犯个头疼脑热或是拉肚子。

所以自从被封为太子后,这春耕就参加了一次,至于其他的皇家盛典,皮猴子是能跑就跑,能躲就躲,实在躲不了就应付个场面。

而另外一边,太子正被白露跟小雪伺候着沐浴更衣,睡眼惺忪的某人,站在那里摇摇晃晃,任由白露与小雪摆弄。

白纯看着宫女的到来,微微一笑,指了指里面说道:“你回去告诉皇后吧,太子会按时在承天门恭候陛下跟皇后的,这不,现在正在沐浴更衣呢。”

“是,有劳白小姐了。”宫女怯生生的行礼后,就赶忙跑了回去。

李弘被白露与小雪侍候更以后,披着一头长发就跑了出来:“刚才是母后派人过来催促吗?”

“是,皇后放心不下,所以就派人来催促您了。”白纯笑着回道。

李弘打着哈欠在白纯身前的椅子上坐下,看了看外面还未明的天色,无奈的道:“头发别束的太紧了,勒的头皮都疼。”

“不妥吧,今日之事,可是礼部与宗正寺主持的,听说御史台也有人跟随,您这样的话,礼部跟御史台可是又得找您麻烦了。”白纯俏皮的笑了笑,抚摸着李弘一头乌黑的长发,闻了闻说道。

“这两天真是倒霉催的,昨天被许敬宗那老混蛋给坑了,今日又要跟向来不对付的礼部、御史台待一天,唉……命真苦啊。”李弘任由白纯给他束发,发着牢骚道。

这三省六部、九寺五监,还有御史台,与李弘最最过意不去的就属礼部跟御史台了。

御史台不用说了,每年每月每日,要是不弹劾太子几次,总觉得每年每月每日没过完、过的不完整,像是缺了点儿什么似的。

而李弘与礼部向来是谁看谁都不顺眼,戴至德自从迁任礼部尚书后,与李弘就更是打得不可开交。

礼部向来掌管科举考试、受学事物,所以在李弘擅改崇文馆、包括对国子监、弘文馆动刀改革上,自然是与戴至德结下了不小的梁子。

加上礼部也掌宾礼,以及番外或者国外事物,而李弘对倭国、高丽、百济还是西域各国,向来都是威压政策,从来不给好脸色。

这与戴至德一向所推崇的德化政策是格格不入,所以戴至德跟李弘两人只要见面,没有几句话,就会掐起来。

昨日李弘被封为户部尚书后,就有官员在下朝后,跟戴至德开玩笑说:“戴尚书,陛下这是不是私底下看你俩掐的不过瘾啊,于是把你们弄到朝堂上,好光明正大的掐给他看?”

“戴尚书,您这都五十多岁的人了,您说您跟一个小孩儿计较什么?这不还没有拿国子监、弘文馆开刀吗?再说了,人家杨思俭都不急,您急个什么劲儿您说。”

戴至德面对这些玩笑,自然也是不会在意,老脸一黑,道:“老夫不怕他是太子。”

只要一想到学子受学,不学先贤古籍,却去摆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就觉得自己有责任,捍卫大唐下一代学子,捍卫大唐的科举制度。

虽然朝堂官员,多有玩笑,但每个人心里,还是很期待两位位高权重的尚书在朝堂上,会如何交锋。

想想一老一少在朝堂上,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你一言我一语争吵的面红耳赤的画面,顿时让他们还是颇为期待。

“您少说两句不就行了,又何必呢,这国子监跟弘文馆,陛下不还是按您的意思办了吗?”白纯边帮他束发,边说道。

“唉,那不一样,戴至德现在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魏征,古板的不行。”李弘想起戴至德就不由的摇头。

“别动,头发给您刚弄好。”白纯轻声提醒道:“那您也不至于老跟他吵啊,这前段时间,每天你俩在国子监前的争吵,都能吸引一大批人来看,而且,现在可是满朝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呢。”

“算了,不说,今天我就老实点儿是了,不给他抓住把柄就是了。对了,御史台谁去?别告诉我是王义方!”

李弘束冠完毕,明黄色的太子服饰穿在身上,腰间的龙形玉佩在灯光下流光溢彩,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确实要精神、帅气了很多。

当然除了嘴角那一抹微微的坏笑,仿佛是标志似的,依然挂在嘴边,就是白纯此刻看见,都有种是不是这家伙又捅娄子的想法,也难怪每次皇后看见他那抹坏笑,都不由自主的想揍他。

“时辰差不多了,承天门口候着吧,这皇家的规范礼仪,真是要了命了。”李弘不满的嘟囔着,门口已经等候的夏至、小寒已经守在那里。

东方天际边微微亮起了鱼肚白,太子的车辇在皇帝跟皇后出来前,已经停靠在了门口,而礼部、宗正寺的相关人员,此刻也已经排队等候。

戴至德跟宗正寺卿则在皇宫里等候,李弘在听到白纯示意,御史台的人跟礼部没人在后,立刻从马车里钻了出来,跳下车来,反正一会儿还得给父皇、母后请安,早下来会儿也没事儿。

整个皇家的出行队伍,相比较皇家隆重的祭天祭祀等等活动,还是要简单了很多,但在李弘的眼里,这已经是让他感到头疼的仪式了。

对于他来说,每次参加这种活动,都有种神鬼附身的冲动,加上他本来九转十世的诡异身份,原本无神论的他,不知为何心里也变的有些敬畏了。

承天门两侧,穿着明光铠的千牛卫肃立两旁,腰间的横刀未出鞘都已经给人一种寒意,手里的仪仗马槊反射着逼人的寒光。

突然间,承天门内想起了礼乐声,先是六引与十二面大旗鱼贯而出,长安两县县令夹杂其中。接着清游队手持弓弩与马槊,在前面最后一次清路,风雨雷电、金木水火土等等旗帜引领礼部、宗正寺等等几个寺、部长官在前开道。

省去了引驾十二重等仪式,接着便是皇帝的龙辇与皇后的凤辇鱼贯而出,四周自然是少不了千牛卫的森严保护。两架马车的身后,自然还是有礼乐与各种扇屏、小团扇、孔雀扇、方扇黄麾等等翅屏,让人眼花缭乱。

皇家威严的仪仗在承天门口稍作停留,礼部尚书戴至德跑到最前面,呼天呼地的冗长一翻口舌。

而此时,也是李弘匆匆从马车旁边行进,在太子府各级官员的陪同下,来到皇帝的龙辇前行礼、跪拜,接着是皇后的凤辇,一一跪拜,并立在下面,等天子的车驾开始行进后,方可回自己的车驾,紧紧跟随。

许敬宗、李义府、上官仪三师以及太子府三少,紧随太子请安,行礼完毕后,李弘看着旁边的许敬宗,小声说道:“你怎么跑来了?今天离我远点儿,看见你我就生气,你知道原因的!”

武媚透过窗户,看着李弘跟许敬宗咬耳朵,知道这小子,肯定又没把这次去往慈恩寺当回事儿,但看看没有一副打哈欠的要死不活的模样,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