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机关算尽

小说: 唐谋天下 作者: 青叶7 更新时间:2017-01-15 14:02:32 字数:3214 阅读进度:37/609

看兰陵还不明白,李弘继续说道:“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要是接了那些礼物,是不是就代表着我认同了他们萧氏?这岂不是与父皇现在想要打压五姓七家的目的相背离?再进一步讲,万一以后如果我那啥了,我、父皇,因为五姓七家,岂不是落人父子不睦的口实?让人家以为那个那个什么。而且,这兰陵萧氏接近我还没有花自己一文钱,拿着萧淑妃辛苦积攒的所有积蓄,即成了他们顾念亲情的口碑,又与我建立了与不同于一般朝臣的关系,人家两全其美,我们得到了什么?您又从中得到了什么?”

这些话都是昨夜从慈恩寺回来后,李弘琢磨了半宿,迷迷糊糊的才琢磨过味儿来的,这兰陵萧氏真是奸商,无所不用其极,为了利益真是机关算尽。

而兰陵也隐约明白了,李弘这一番话,语音外的意思那就是,他已经有了争夺太子之位的心思,并不是他不愿意现在结交朝臣,什么与他父皇打压五姓七家的理由其实都是说说而已。

其最主要原因还是,兰陵萧氏这几个人入不了李弘的法眼,官位太低,对于他想争夺太子之位起不到任何有力的作用,唯一一个中书省的给事中,李弘还不会把他放在眼里的,至于刺史跟司马,李弘自然是更不会放在眼里了。

所以与其说是李弘不愿意接受兰陵萧氏的礼物,不如说是,兰陵萧氏给予李弘的筹码,跟诚意还远远达不到让李弘满意。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帮了?”兰陵明白了其中道理后,便不再逼迫李弘,皇家的事情他清楚,李弘的未来更是看的见的,不出所料,太子之位恐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帮自然是要帮。只是其一,我是因为义阳、高安、李素节才帮忙的,与兰陵萧氏无关。其二,如果兰陵萧氏想让我觉得他们有诚意,最起码也得让姑姑生活无忧才行。不然,我不觉得有理由认为他们是为了萧淑妃而接近我。再者,兰陵萧氏产什么?”

“兰陵酒啊。”兰陵说道。

“是啊,兰陵是您的封地,这一年一年的,兰陵美酒的利润份额蹭蹭往上涨,我姑姑却是只能干看着,而且还让姑姑无条件的为他们接近我牵线搭桥,真是机关算尽,太过小家子气了,不成体统。”李弘摇头晃脑,十足一个无赖。

兰陵听着李弘的话,打心里感到温暖,小家伙对自己还有这份心思,笑着摸着李弘的脑袋说道:“好,姑姑知道你的心意了,可那是人家自己的酒,又与我何干。”

“那这样说,这勉强算是他们半个家事,又与您何干?昨日我没有让他们把话说出口,已经是给足了他们面子,皇家的事儿岂是他们可以参与的?如果最近他们还是对您没有什么有诚意的谢意,我不觉得您占据他们几成股有什么不对。”说到最后,李弘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仿佛与兰陵说话的是一个心机深沉的成年人,而不是一个孩童。

兰陵看着眼前的小人儿不知道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什么了,但她心里知道,李弘一心一意对她好,恐怕除了自己是他姑姑以外,跟自己毫不犹豫的拿出玲珑塔,让他去赔罪一事儿也有着极大的关系。

“弘儿,这事儿可不能瞎来,兰陵萧氏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就算你那啥了,也不是单单一个你能够撼动的。”兰陵把李弘抱在怀里提醒道。

“您放心吧,在我回宫之前,如果他们不去您府上拜谢您,那就别怪我李弘不仁义了,早晚我让他们的兰陵美酒跟姑姑姓!”李弘在兰陵怀里说着,听的兰陵却是身体一僵,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

原本她的性格就是与世无争,对这些身外之物看的就很淡,但没想到李弘为了她,竟然愿意如此做事儿。

李弘像是也感觉到了兰陵身体一紧,于是安慰着兰陵不安的心说道:“这不是因为他们兰陵萧氏的美酒利润让我眼红,而是他们的做事方法让我看不起,如此利用您就是欺负您,绝不能放任他们再这样下去,必须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让他们长长记性!”

“代王,刘大人来访。”夏至走到孤侄二人一侧低声说道。

“让他进来吧。”李弘从兰陵怀里起身,兰陵便去了后院,看看他那作坊里,有没有什么自己可以顺走的饰品。

刘仁轨从袖袋里掏出了几封信件,然后放在李弘的案几上,说道:“今日早朝臣本想跟陛下禀奏此事,陛下说这件案子乃代王您一手经办,所以还让您继续把这件案子办完再回宫。”

李弘拿过几封信件看了看,其中一封是父皇的手谕,其他则是从柳爽家里搜集的与维应来往的信件,但信件中并没有提及他们之间的事情,只是模糊的能才看出来,柳爽利用中书令一职,为维应大开过一些方便之门。

放下手里的信件,既然父皇想试试自己这个四岁孩童的能力,自己想要不去理会这件事儿都不行了。

于是李弘问道:“刘大人,昨夜您可有审出一些什么?”

“代王,臣昨夜从慈恩寺带走相关可疑人员后,与段大人一一审问过,但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是从您说的后院囚禁的那些人身上得到了一些答案,然后旁敲侧击的审出,像是他们一直在进行着人**易,但具体的那个叫雅柔的女子是矢口否认。”刘仁轨皱着眉头说道。

“可以从王景身上做突破,他应该是里面最好审讯的,至于柳爽,先关押着,不用审讯。那个维应应该知道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那就看你们的本事儿了。”李弘琢磨着说道。

“代王聪颖,臣也是如此打算的,只是还有一事儿,那个女子怎么办?臣判断,此女子应该身份不低,恐怕不是一个普通女子般简单。”

“那是自然,普通的女子是不可能让大唐的中书令,成为她的座上宾的,身份绝对简单不了,稳妥起见,还不能用刑,也不能强迫,是挺难办的啊。”说道后面李弘自己都笑了。

刘仁轨附

(本章未完,请翻页)和着笑了两声,说道:“今日李义府倒是向臣问起过此案,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让他……?”

“不行,门下省的人跟着参合什么,岂不是乱了朝纲。”李弘知道,刘仁轨这是试探自己与李义府之间的关系,试探自己对李义府的依赖程度。只是不知道这试探里面,是不是也有父皇的意思。

“那如果这样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刘仁轨精湛的眼光扫在李弘脸上。

“什么办法?”李弘感到一丝被算计的阴谋味道。

“那就只能是代王您亲自审问了,这样即便是此女子身份再高贵,难道还能有您的身份高贵?到时候就算是有人从鸿胪寺伸手要人,或者是打算插手,我们也没有辱没了此女子的身份不是?”刘仁轨说道。

李弘警惕的看着刘仁轨,脑海里闪过好几个念头,问道:“这是谁的主意?父皇的?还是什么人给您出得主意?”

“哈哈,代王真是聪颖无比啊,臣真心佩服!不错,确实是他人的主意,就是不知道代王您,能不能猜出这是出自何人之口?”刘仁轨说道。

李弘脑袋趴在案几上,左思右想,朝堂上熟悉自己的人不多,上官仪?不可能,这事儿父皇不可能让他知道的。李义府?也不可能,刘仁轨刚才的话语已经否决了李义府。

那还能有谁呢,父皇?父皇让自己审?也不太可能,父皇有些忌惮自己乱来,不会让自己审的。

那么就只有一个人了,这个人就是千古大阴人许敬宗了,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想出这么两全其美,让人无从诟病的办法来。

李弘并没有告诉刘仁轨自己的猜测,有些事儿还是装糊涂比较好,自己身为一个孩童,如果心机过于深沉,对朝臣过于了解,恐怕对自己并没有利处。

“好吧,我接了,人现在在哪里?是我过去审还是你们把人提过来?”李弘岔开话题说道。

刘仁轨先是一愣,然后对李弘拱了拱手,说道:“下午臣会把人送到您府上,只是还望代王小心,千万不能让她从您这里逃脱了,此案看似不大,臣却觉得恐怕查清楚后,背后一定有着天大的秘密,而此女子恐怕也是一位关键人物,还请代王一定要谨慎,严加看管才是。”

“您放心吧,就让白露跟小雪、小寒贴身看管,而且这府外、府内还有一百千牛卫呢,他们又不是木头。”

“是,代王说的是。陛下命臣再次带来了两百千牛卫守卫濮王府,按理说应该是固若金汤、插翅难飞了。”

刘仁轨与李弘再三叮嘱后,便离开了濮王府,而兰陵也从后院的作坊转回来了,看着刘仁轨离去的背影,再看看李弘,问道:“他怎么跑你这里来了?”

“姑姑,本王问您,您与那维应和尚可有私情……啊……疼,错了,是交情,不对,是……您别掐了,您听我说。”李弘耳朵被脸色铁青的兰陵揪着,疼的直跳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