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叛逆劣徒

小说: 太古丹尊 作者: 狐言 更新时间:2018-07-29 20:12:14 字数:2517 阅读进度:898/1001

带着满心欢喜,秦浩从密室走出,阳光洒在脸,格外舒畅!

算算时间,闭关前后耗时十三天。!

今日,是第十四天!

不知江凡怎么样了,希望那小子没犯什么错。

秦浩嘴角勾勒一丝笑意,迈向宗门正堂。

到了正堂,凌小雪、牧飞宇居然都在。

好像大家知道今天宗主一定会出关。

可隐隐间,秦浩敏锐的察觉到,众人的神色不太正常,似有大事发生。尤其玄冥二老的气息不太稳定,显然带有伤势。

“宗主!”

“宗主!”

“您出关了!”

当秦浩到来这一刻,凌小雪他们露出欣喜。

“嗯!”

秦浩的脸突然阴沉下来,扫视众人,唯独发现缺少江凡:“江凡呢?”

“在……在药铺……”杨鲲低下头,不敢迎向秦浩的目光,好似自己没看好人,监督不利。

秦浩二话不说,甩袖直往药铺,直觉告诉自己,江凡惹事了。

不一会,来到武堂后花园!

江凡果然在。

躺在一张宽大的摇椅,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晃动,闭着双目,一脸舒适,身旁还摆放着洗好的水果,此刻惬意的伸手把一颗颗葡萄往嘴里送,满脸享受的表情。

“这是你的监督?”

秦浩心底下滋生怒气,好心情陡然急转,指着杨鲲训斥。

你监督的可真好。

把江凡宠天了!

“宗主,您听我解释……”杨鲲慌了。

可他没有开口的机会。

这时候,秦浩已经朝江凡走去。

听到众人的动静,躺在摇椅的江凡睁开了眸子,看到秦浩走来,急忙起身,欣喜迎了来,完全没察觉出对方的脸色蕴含的怒意:“师尊,您出关了!”

“嗯!”

秦浩沉冷道,看了一眼摆在桌子的水果:“你挺会享受?”江凡不由尴尬一笑,把摇椅一推,推在秦浩的面前,扶起对方的胳膊:“师尊快坐,您闭关半月,累坏了吧,今天是不是能帮弟子解开封锁的气海和丹田,让我恢复修为!

“少玩这些没用的!”

秦浩甩开江凡的手掌,视线再次扫过桌案的果盘,身躯陡然一震,双眼爆瞪。

在那些啃了半截的水果,他看到一个绝对不该出现的东西。

伴随与此,秦浩的瞳孔开始急速扩大,双目盯紧果盘里,有一根类似黄瓜的青色长条物体。

指向物体道:“你吃了什么?告诉我,你吃了什么?”

言语之间,秦浩望向药铺剩余的俩株药材。

其一株已经枯萎,显然果实被人摘走。

这俩株药材,关系着救治凌小雪的生命!“我也不知道吃的是啥玩意,从你种的花草里长的。看着它日渐成熟,结出长长的果实,果实越来越香,弟子实在忍不住摘下来吃了。不得不说,香甜可口,清脆无,是

弟子吃过最好吃的水果,嘎嘎嘎……”江凡不知闯了大祸,没有良知的大笑起来。

“孽障!”

秦浩的怒火再也克制不住,手一抬,捆仙锁自主从杨鲲身飞出,落回掌心,一鞭子狠狠抽下。

啪!

火辣辣的声响。

这一鞭抡在江凡的脸,打得人凌空旋转三圈,砸趴在地。

江凡不知所措的抬起头,脸血肉被抽裂,露出一条触目心惊的伤口:“李白,你疯了?”

“疯?我还可以更疯!”

秦浩实在没料到会发生这种离谱的事情。

江凡吃下的果实,名为青晶。

是药谷独产的七品王药,生命力极为旺盛,强度是蓝银草的千倍。

可一旦它的果实成熟,被摘取后,青晶会立刻死亡!

它是救治凌小雪的关键之物。

却被江凡当水果吃了!

秦浩一腔劳累,付水东流。

先且不提栽培青晶,秦浩是用自身的精血,提炼出精幽水的精华灌溉。

精血对他固然重要。

没了,秦浩可以调养身体,忍受剜心之痛,重新再凝聚!

可青晶的种子,却只有一枚!

秦浩不可能返回西凉,再入一趟药谷。

时间也不允许!

江凡吃掉的不是水果,而是凌小雪活下来的希望。

啪!

秦浩又一鞭落下,江凡背皮开肉裂,衣服化作漫天碎片。

这是有史以来最重的一击,杨鲲他们,甚至听到骨头被抽碎的声响。

江凡的惨叫,马传遍整个宗门,引起全宗弟子蜂拥而至。

“我究竟哪里错了?只不过吃了你一颗果实,我江家什么贵重的东西没用,赔你是,你居然何故如此痛打与我?”

江凡的双眸一下瞪红了。

难道在秦浩眼里,自己的命还没一颗果实重要?

“赔?赔得起吗?”

秦浩冷笑,江凡根本不懂青晶的重要。

话不多说,一鞭接一鞭抽,往死里抽。

这次,秦浩真的怒了。

五鞭未落完,江凡便化为血人,背,大腿,胸口,脖子里,卷起道道伤口。

秦浩鞭打之际,不自觉催动了红莲火,红莲火遗留在江凡的伤口里,强悍的烧灼力让江凡痛不欲生。

可这一次,江凡没再求饶,他咬紧牙关,卷缩在地,双手死死的抓紧泥土,泪水不停的滚落。

细心去看的话,会发生江凡的眼,带着一股悲凉的死志。

江凡动了死心!

“宗主快停手!”

“再打下去,江少爷会没命的!”

“李白,住手啊!”

牧飞宇,杨鲲,玄冥二老纷纷前阻拦。

凌小雪更是不顾生死,张开双臂,挡在江凡前方。

秦浩抡起的捆仙锁,伴随凌小雪的闯入,距离她脸三寸时,急忙的收回。

“都闪开,我要狠狠管教一番这个孽障!”秦浩吼到。

“李白,我不知那颗果实对你有多重要。但你这次,真的错怪江凡了,为何不问问原因呢?”

凌小雪有些不忍。突然,趴在地的江凡再也忍不住,开始放声大哭:“我堂堂江家少爷,从未想过沦落至此,遇到你李白,倒了八辈子血霉,我认命了。可我江凡不是谁都能羞辱的,与其

成为别人眼的笑话,不如今天被你打死算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秦浩震喝一声,通红的眼睛瞪向玄冥二老。

从江凡的语气判断,他受了绝对无法忍受的打击。

“我等无能,保护不周!”

玄冥二老吓得直接跪地,把经过缓缓讲出。

在这凌台古城,江家号称第一强族,虽然实力惊人。

不过,却并非唯一。

城内另有几个家族,底蕴不江家差多少。其伍家更视江家为威胁,伍家的大少向来与江凡针锋相对,互相视为眼钉,肉刺!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