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纳兰姐妹的危机

小说: 太古丹尊 作者: 狐言 更新时间:2018-05-02 22:15:20 字数:2411 阅读进度:720/1105

三天后!

药谷内围区域,这带区域距离核心区域已经很近了。!

它地形居高,且地形复杂,远远要外围看似平原的林海险峻太多,魔兽的级别,也相应变得更为凶悍和强大。此时,有宽度约五十米的瀑布,从一座断山之倾斜而下,如九天银河,坠落山谷后,引起一阵巨大的轰鸣之声,四周弥漫扩散的水汽,形成漂离的白雾,白雾袅袅,看去似仙似幻,颇有一番仙境美感

顺着瀑布朝山涧的下方看去,有俩道人影站在瀑布所冲出的巨大的水潭岸边忙活。

“水灵仙草,哈哈!”

秦浩发出开心的笑声,在岸边蹲下身子,手掌探入潭水里一尺多深,刚好没及他的肘部,随即指尖凝聚元气,巧妙的震在水底的一块顽石。

随着啪的声音从水底响起,有一堆“咕噜咕噜”的气泡浮出水面。

秦浩旋即胳膊一抬,捞出来一株碧绿的三叶水草。

水草的叶子很长,颇有灵性,并且散发的灵气十足。

“水灵仙草,七品王药,秦浩师弟,你可真神了!”

岸边,轩辕无皇十分惊讶的出口,目光认真落在秦浩手的水草,再三确认无疑。

他出身的家族背景不俗,自幼习得大陆百分之七十以的药谱和药理,对寻找药材也有独特的高明手段。

可与秦浩起来,这几天俩人相处之后,他发现秦浩更厉害,堪称得特之才。

因为秦浩寻找药材的能力远远超越了普通炼丹师,甚至超越了他这名家族背景不俗的赤阳内阁弟子。

这令轩辕无皇除了惊讶之外,也倍感好,他觉得秦浩很神秘。

乃至眼前这株藏在潭水里的水仙灵草,也被秦浩找到了。

当时察觉出水仙灵草的时候,他们可是远隔足有千里,途魔兽气息混杂,难度相当之高,放在常人眼,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可秦浩却证明,他做起来轻而易举。

这一刻,轩辕无皇眼神微眯,越发感觉秦浩不是简单的角色。不仅找药的速度快,而且一找一个准。

“呵呵,一点小窍门而已,没什么好值得夸赞的!”

秦浩含糊作答,感觉自己最近超乎常人的表现,引起了轩辕无皇的一丝猜忌。

而这个时候,突然脑海传来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有大团不一样的气息在远方交织在一起。

这些气息不是魔兽的气息,而是人类,确切来讲,应该是四大学院的战队之人。

并且其俩股,秦浩非常的熟悉。

“是小梨和她姐姐,不好……”

一抹长虹贯穿天际,秦浩二话不说扬空飞起,速度之快,带出尖锐的破空声。

以至于,岸边的轩辕无皇完全反应不及。

“好惊人的速度!”轩辕无皇脸色有一丝惊骇闪过,旋即眸子冷了下来,望着秦浩飞去的方向喃喃道:“此人又发现了什么?表现的那么匆忙。刚才那一瞬间所爆发的速度和力量,让我隐隐有股危机感,秦浩的修为也许我想

象的还要强,跟去看看……”

点点头,轩辕无皇展开元翼追了去。

不知是何事让秦浩表现的如此紧张,但想来,应该很有趣。

……

“韩蛮,你给我滚开,念在你是赤阳弟子的份,并且还是个垃圾的份,我不屑杀你,因为你没有一丝资格死在我断火流的手。”

“然而,你竟不知道好歹,阻挠我蹂躏这俩个女的,真的是活腻歪了,最后一次机会,给我滚,马消失,因为我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不喜欢被人观赏。”

药谷一处,一身赤色劲装的断火流,傲然的挺立着。

摆在他面前的有三个人。

分别是纳兰梨、纳兰洙和韩蛮。

纳兰梨的眼神很慌乱,纳兰洙作为姐姐,稍微妹妹要好一点,但也十分紧张。

然而,韩蛮嘴角带血,明显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正捂着胸口痛苦的模样。

断火流入谷之后,被那股子怪力摔得半天没爬起来,等他恢复行动力后,四处寻找秦浩的下落,简直发了疯一样,见什么杀什么,药材也不找了,只想干掉秦浩,为自己的兄弟报仇。

只不过药谷太大了,一连几日,连一个人影也没遇见。

但今天他很走运,他碰到了秦浩座下浩气盟的俩个女成员。

原本断火流想直接出手击杀纳兰梨和纳兰洙,后来想想,他觉得太便宜。

憋在药谷之好多天,他一直找不到秦浩踪迹,躁火很大,需要发泄发泄。

换成以前在学院里,只要他点点头,会有一大群女弟子愿意无偿的陪他风流。

可药谷除了魔兽,连个女人的影子也没有。

虽然断火流更喜欢那种饱满一些的类型,但现在他不在乎了,只要是个女人可以,虽然那个名叫纳兰梨的小萝莉还没完全发育,但尝尝不同的感觉,也别有一番情趣。

可偏偏,韩蛮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跑出来,干扰了断火流的好事。

“断火流,你身为赤阳内阁师兄,修为高深,理应照顾自己的师弟和师妹,却干出这种道德沦丧、猪狗不如的畜生干的事。我韩蛮虽自知敌不过你,但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她们,受你的欺辱!”

韩蛮咬紧牙关道,张开双臂,牢牢把俩个女孩护在身后。

“哈哈哈,可笑,你以为自己是谁?是救世主?是普度众生的神佛?赶紧滚一边去吧,我看见你这种脑瘫恶心!”

断火流显得不耐烦了,身开始挥发斑斑的火气,火气涌,导致他一张脸红得跟烙铁一样。

“韩蛮师兄,你走吧,这是我们浩气盟与他的恩怨,和你没关!”

纳兰洙内心非常感激韩蛮的正直,但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反抗属于徒劳无功。

“你范不着为了我们,搭自己的命,希望韩蛮师兄能找到我秦浩哥哥,让他为我们报仇!”

纳兰梨道,有晶莹的泪花至眼睛里流出,但她倔强的一把擦掉。

“让我这样离开?我做不到。”

韩蛮摇摇头,算他能做到,可良心也会留下一道毕生的疮疤,极有可能成为阴影,阴影会一直告诉他,他是个无用的男人。

与其懦弱的活着,不如轰轰烈烈像爷们一样去战斗。

“断师兄,你和秦浩的仇,应该找他本人去算,何必为难俩个姑娘?如果现在放我们走,我韩蛮以后还敬你是师兄,否侧,即便赌性命,我也不会任由你行恶的。”韩蛮大声吼道,强压伤势,开始攀升自己的元气,摆出鱼死破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