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吊树上

小说: 太古丹尊 作者: 狐言 更新时间:2018-02-19 04:37:48 字数:3524 阅读进度:602/1105

“放心,我不会一剑杀死你。得留你一条贱命,让你小子眼睁睁看着,我如何与你姐姐恩爱。那种无力,挣扎与折磨,最终将化为你的梦魇,让你在恐惧与绝望中死去,先砍断你的手脚再说!”

长脸大将爆喝一声,双手持剑,缩于腋下,朝少俊奔袭上去。

虽然他未曾动用元气,不过速度依旧快到令人眼花,带着猛虎下山般狂猛的气势,摄人胆魄。

咻!

对方一动,少俊及时扬手,掌心之中一颗不明物体甩向前方。

“竟然还有?”

长脸大将微微惊讶,知道飞来之物,是烧死士兵的雷火弹。

这雷火弹的品质极为不俗,无论普通士兵也好,精锐士兵也罢,哪怕修为达到元宗巅峰的军官,无一例外,接触后浑身起火,立刻毙命。

他对此非常忌惮,他不敢怠慢,认为自己遭受那火焰的焚烧,不死也会丢半条命。于是他大剑猛然一扬,“当”一声,拍在雷火弹之上,将之击飞,随后他楞在原地,大怒道:“居然是石子?你小子找死!”

他击飞的东西并非雷火弹,而是少俊扔来的一块小碎石。

原来对方的雷火弹早用完了,不过是虚张声势,戏耍自己而已。

这令长脸大将,感受到深深的耻辱!

“再送你一颗!”

少俊出手的节奏很快,扬手又甩来一道,如连珠一般,飞向长脸大将的面颊。

“同样的方式,使用第二次就不灵了,以为本将军还会上你的当吗?简直找死!”

长脸大将非常恼怒,轻蔑的左手一挥,狠狠扇在面前。

啪!

一声脆响。

但这次,他扇中的可不是小石头,而是真真正正的雷火弹,也是少俊手里,仅存的最后一颗雷火弹。

轰!

火光至场中炸裂,包裹在长脸大将的手掌,顺着他的胳膊蔓延而上。

这一刻,嘶哑的惨叫声陡然回荡而起。

不出长脸大将的意料,他果然承受不住雷火弹火焰的焚烧,哪怕调用圣阶元气抵挡,完全无法阻止火焰吞噬

身体。

不过他确实够狠,当机立断,一剑挥下,噗嗤一声,把左臂整个齐肩切断。

望着那断臂在他的脚底燃成黑渣,长脸大将的内心,恐惧久久不能平息。

“可恶,可恶,我堂堂南水城第二师团的师团长,拥有五星凡圣的修为,一生征战,立下无数战功,今日竟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中,晚节不保!”

长脸大将,满连暴怒滔天,眼睛一瞬瞪成血红。

在自己的士兵面前,他如此的丢人,让名孩童废去一臂,传出去岂不笑掉别人的大牙。

“给我死!”

携带着无以复加的愤怒,长脸大将咆哮不已,不顾流血的肩膀,化为一道残影袭向前方,单手抡剑,劈向少俊的头顶,要把这熊孩子活活的劈成俩半。

“对不起姐姐,我尽力了!”

少俊自知难逃一死,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他反倒平静了,微微笑着,回头望向自己的姐姐。

他还是没能完成与秦浩的约定,无法保护姐姐的周全,作为男子汉,实在太失败了。

对此,少蕾默默不语,纤白的玉手,抚摸在少俊头顶,然后把自己的弟弟抱在怀里,闭上了双眼。

心中呢喃,幸亏将圣龙环交在秦浩手里,权当报答秦浩的救命之恩。

也不知秦浩如今身在何方,可否安全,希望他永远不要再回来。

希望他的记忆,永远停留在离开时,南溪村最祥和的画面中。

唰!

战剑无情的劈落,带着森寒的杀气,如道飓风压在头顶,下劈之时,剑风肆无忌惮的卷动少蕾的发丝。

但她不怕,对她而言,或许死亡是种解脱。

可是良久过后,少蕾并未感受到痛苦,甚至现场有震惊之声,接连的频繁响起,这令少蕾不由微微皱眉,也慢慢的睁开了眸子。

“天呐!”

“真的还是假的?”

“只用俩根手指,便夹住了师座的全力一剑!”

伴随着震惊的呼唤,只见,长脸大将立在少俊前方,右手牢握巴掌宽的战剑,他奋力的往下压,憋着满脸通红,一脸青筋,似乎倾尽了所有的力量。

可这把剑停顿在少俊和少蕾头顶,难进半寸,犹如凝固在空气中一般。并且在剑刃之上,有俩根白皙的手指阻挡。

少蕾顿时惊愕无比,默默回头观望。

在她身后,站有一名白衣少年,负手而立,身材很高,眸光深邃,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强大的神秘感,但让人感到非常亲切。

无疑,正是秦浩!

“秦浩哥哥,秦浩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

大难不死,少俊哇一声哭了出来,空荡荡的心仿佛找到寄托。

“秦浩公子!”

少蕾至今没反应过来,秀目扩张,如梦似幻,刚才她还念着秦浩呢,下一秒对方便出现了。

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眼前。

“我答应过你们,说回来,就一定回来,君子一诺,重如山!”

秦浩含笑回道,还用左手摸了摸少俊的头,表现的风轻云淡。

顿时,长脸大将的脸,变得更加难堪,犹如排泄物被堵在了肛部,搞得压抑至极。

秦浩用俩根手指,夹住他的剑锋不说,居然还有心情和别人说笑,把一名圣阶对手的全力一击,完全不当回事。

耻辱!

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你是何人?”

尽管压抑和愤怒,但长脸大将更多的忌惮,和心头越攀越强烈的恐惧。

“我何人,不重要,重要是……南溪村遭受残害的村民,你们要血债血偿!”

秦浩冷冷的开口。

言毕,指尖一扭。

咔嚓!

这柄由军队打造的将军佩剑,一击断裂。

“仙长,为我们苦难的南溪村做主啊,杀光这群人面畜生,杀光这些狗造的玩意,杀死他们!”

院中那名老妇,南溪村仅剩的最后一名老人,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哀求道。

“原来你便是留下财宝之人……”长脸大将莫名一喜。

“不,我是留你命的人!”

拗断对方的战剑后,秦浩的动作行云流水,操起掉落的剑尖,寒芒一闪,没入长脸大将的胸口。

噗嗤一声!

看似简单的一刺,力道沉重万分,冲击力恐怖到极点,如一发穿甲弹,带着长脸大将的魁梧身躯,横飞千米之远,对方瞪着凸起的眼球,砰砰砰,一连撞穿了十几座房舍,沉重砸落在地。

哇,长脸大将口喷鲜血,面孔惊悚到极点:“你……”

他实在没想到,在南水城的地界,竟有人刁民向军队下手。

“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秦浩冷冷的下令,似对空气说话。

不过这一刻,有四道劲风至高空传来,其中俩道是人影,另外俩道是兽影,速度皆快得不可思议。

未等周围的士兵反应过来,阿珂他们已经坠入人群之中。

顿时,鲜血飞洒,残肢断臂和士兵的身体,不停的抛向半空。

阿珂乃天圣巅峰强者,岳大群是五星凡圣。

狗精和烈焰大鹏的能力,堪比低阶兽王。

普通士兵,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简直如狼入羊圈,无人可当。

不过,无论阿珂还是狗精,皆没有动用元气,只是凭借肉身的力量进行绞杀,把敌人分割成碎片。

如果一击轰死他们,简直是太便宜了。

南溪村的惨状,令人发指,对待这群猪狗不如的畜生,也得让他们体验一番生不如死的滋味。

所以阿珂出手,只击破内脏,并不会一击毙命。

敌人会在痛苦和呼吸困难中,慢慢死去。

抡起杀人手段,岳大群不如阿珂的手法高明,他出手的方式很简单,张牙舞爪,空手上去撕人,把敌人的大腿和肩膀撕裂下来,粗暴无比。

作为一个忠贞爱国、爱民如子的愤青,即便南溪村的百姓,不是大辽的子民,也令岳大群产生了无比的愤怒。

短短一刻间,这支千人队躺得地面比比皆是,缺胳膊断腿,不停的翻滚,惨叫之凄厉,堪比人间地狱。

偶尔有几个侥幸跑出去的家伙,也被烈焰大鹏追上,那锋利的爪子落下,踩爆了对方的脑袋。

为了不惊动南水城,烈焰大鹏的体型只是化作雄鹰大小。

“你们……敢与废土的军队为敌,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会让你们后悔活在世上!”

长脸大将咆哮着,化为一抹光团窜向天空。

他的心在淌血,第二师团完蛋了,除了他,无一生还。

“只可惜,你没那个机会了!”

就在对方升空之际,秦浩如一团烈焰追了上去,眨眼奔至身后,浑厚的巴掌落在长脸大将的肩膀上,奋力往下一拉。

嗤拉一声!

连带他的盔甲在内,长脸大将背后的人皮,整个被秦浩剥落,浑身血淋淋一片。

“你也吊在树上试试吧!”

随着一根铁索由下方飞来,秦浩接过之后,一掌粉碎了对方的丹田,绳索至对方的腹部穿透,秦浩扬手一甩,那铁索坠着长脸大将飞了出去,挂在了村头的老槐树上。

他的丹田被废,皮也被扒,遭手重创,沦为废物一个,根本无力反抗。挂在树上鲜血不停的流淌,要生不得生,要死不得死。而村长一家的人头,就悬在长脸大将的面前,表情仿佛在嘲笑他一样,显得诡异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