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朕救的,怎么着?

小说: 太古丹尊 作者: 狐言 更新时间:2018-01-06 13:33:59 字数:2437 阅读进度:491/1001

“孙队长是城主府的卫士队长,固守一方安宁。我们姐弟不过是贫寒百姓,以卖花为生,何故这般刁难我们?”

少女右手护着弟弟,左臂挽着花篮,纤瘦的身子轻颤,眸子泛泪。

“我刁难你们?”大胡子中年指着自己的鼻子,感到好笑:“我何时刁难你们了?大冷天看你们卖花不容易,穿得这般破旧,好心好意买朵花,照顾一下你们的生意,掏钱的时候,却发现钱袋子丢了,让本大爷当众丢失颜面

。”

他气愤的指向少女身后的男孩:“你弟弟贼眉鼠眼,总之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说是他偷的,没人敢质疑我的话吧?”

说完,目光威胁四周,周围百姓皆纷纷避让。

这般强势,显然在给人强塞罪帽子。

“小女子和弟弟贫寒不假,却受祖训教导,饿死穷死,也不会拿别人一分钱,做出不齿的偷窃之事!”

少女心头压着一股怒气,弟弟是她唯一的亲人,不容被人随意的诬陷。

就算所有人不相信自己弟弟的人品,但她信。

“你说不偷就不偷,何人证明啊?除非你让我搜搜身,摸过之后,才能证明你的清白!”

大胡子终于露出本性,买花丢钱是假,想沾人家姑娘的便宜才是真。

言语之间,喷着臭熏熏的酒气走来,一双恶心的大手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般肆无忌惮的盖向少女的胸前。小说网

简直是丧尽天良……

“不准欺负我姐姐!”

少女身后的男孩气得一瞬瞪红了眼,额头上突起青筋,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不再畏惧,不再有一丝害怕。

完全不给大胡子得逞的机会,拍着脑门撞了上去,倒是有点齐小瓜以前的风格。

这大胡子身高魁梧,修为明显不懒,小男孩看似又瘦又矮,和鸡蛋碰石头没俩样。

但这一刻,他身上竟发出一股莫名的力量,身体有丝光芒一闪而逝。

光芒闪得奇快,只有秦浩注意到了。

砰!

一声闷响过后,男孩的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大胡子腹下三寸的位置。

这里正是男人最要命的地方。

只怪小男孩的身材太低……无意间撞到。

不出意外,立刻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抱着裤裆痛得满地打滚,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一撞,也彻底把他的酒劲撞醒了。

大胡子的实力是不弱,可他再强,也不能把那里炼成精钢。

少女见状,吓得脸色大变。稍不留神,被身后的小家伙溜了出来。

刚才那道光芒,少女也看到了,这正是令她最担心的事。

但眼前他们袭击了城主府的卫兵,却是更加的严重。

二话不说,少女拉起男孩就跑。“站住,公然袭击西平城军士,你们有一万个脑袋也活不了。来人,把男的直接杀了,女的带到我的房里,我要亲自审问,她一定是异族的奸细,敢对我西平城图谋不轨,不过放心,本队长有一百零八种姿

势,让她把秘密说出来!”

大胡子忍受着腹下的断子绝孙之痛,咬牙切齿的下令。

哗啦!

甲士们是军中之人,动作和反应自然比少女更快,立即牢牢围住,插翅难飞。

“呜呜,姐姐……”

男孩抱紧自己的姐姐,脸埋进少女怀里。此刻他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他很害怕。

“孙队长,我弟弟年幼无知,望您放他一条生路!”

慌乱之下,少女的花篮也打翻了,原本美丽的花儿洒满一地,被人践踏,犹如此刻她的孤苦无助。

“现在让我放过他?晚了!”

大胡子痛苦的爬起来,抱着裤裆,双腿一颤一颤的来到少女跟前,依然色心不改,喷着酒气把脸凑向少女的耳根,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大气。

“香,真香……”

他一脸陶醉道。

“求孙队长放过我弟弟,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少女很明白大胡子的内心想法,为了保住弟弟的命,她也是豁出去了,跪下来哭着哀求。

“呜呜……是我害了姐姐,都怪我……但是,你敢碰我姐姐一下手指,我要你死!”

小男孩瞪着充血的眸子,咬牙抬起头,盯向大胡子,犹如一头发狂的小野兽。

“死到临头,还敢拿眼神威胁本队长,你们这般下三滥的穷人,生和死没什么区别,活着也是浪费空气,来人,送他去极乐世界!”

大胡子手一挥,召来一名甲士。

小男孩的眼神,令大胡子很不舒服。

“死吧!”

唰一声,甲士抽出刀,毫无半丝怜悯的一击斩向男孩的脑袋,冷血到极点。

“苍天呐……你真要亡我们姐弟吗?”

少女泪水潺潺,她们是这片被诅咒了的大地上,仅剩的最后一丝正统血脉。

祖上曾光辉无限,今日,却命贱如蚁。

咻!

千钧一发间,一颗石子从人群中飞出,准确无误的击中了甲士落下的战刀。

这颗石子力道奇大,不仅把精钢打造的战刀弹出一个豁口,连出手的甲士也被一同震飞,摔出五米,砸倒一片人堆,疯狂乱喷大姨妈。

嘶!

周围百姓大惊,有人敢和城主府的势力作对。

孙队长还是少城主身边的大红人。

这出手之人,也是活到头了。

“何人放肆?”

孙队长的脸色猛然大变,一击把他元师级的手下,震得乱喷狗血,特制的战刀都快震断。

可见,出手之人的实力非同小可。

但随即他大怒,爆喝开来。

不管是谁,只要到了西平城,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与西门家为敌者,只有死路一条,西门家万岁。

“朗朗乾坤,仅凭你一句偷盗,就敢滥杀无辜?”

这时,一袭青衫从人群内缓步踏出,走到少女跟前。秦浩手里,还公然的抛动着小石子,用行动告诉所有,就我出的手。

随后,弯腰把跪地的少女拉起。

少女真的被吓坏了,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这时,秦浩嘴角带笑,目光挑衅的望向大胡子,眼神仿佛在说,“人是我救的,我就是要与你作对,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一刻,时间凝固了。

大胡子眯起眼神,眼皮子急促的抖动了几下,有些忌惮。

欺负小孩和少女他很在行,欺负老人他也不在话下。

可一旦面对真正具有实力的高手,他自然得衡量一下。何况,秦浩给他的感觉,很危险。他判断秦浩绝非善类,是那种一出手,就得要人命的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