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赌药老的身份

小说: 太古丹尊 作者: 狐言 更新时间:2018-01-04 07:06:13 字数:2791 阅读进度:302/1105

第三百零二章 赌药老的身份

念在宫玉和云莹裳的面子,药老已经开了大恩,准许秦浩区区一名新晋弟子,来到崇高无比的三层。

对秦浩来说,是无上的光荣,传出去足以笑傲外院所有弟子。

他不感激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说没钱?

“小子,你可知耍我的代价是什么?”

言到此处,药老的气势便攀升上来。

秦浩若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答复,下一刻,药老会让秦浩知道马王爷头上究竟有几只眼。

“咳咳……我自然明白,传闻曾经有个长老不给钱,被您给一掌打成了老年痴呆症。不过您别急,我的钱并不在身上,而是在下面……”

秦浩赶紧指指药塔的一层方向。

他的钱,在别人身上呢!

其实秦浩算准了,那些打赌输了的弟子,绝对不会轻易把玄晶石和兵器交上来。

秦浩想拿到手里,必然很困难。

但如果换成药老去要的话?

嗯,场面一定很壮观!

“你小子,够阴险,也够气魄。不过,我喜欢!”

药老笑骂几句,散去了身上的气势,让秦浩带走月落叶。

秦浩小鬼很激灵,是个可以栽培的小家伙。

……

下方!

药塔一层!

“窝槽,秦浩敢耍药老?”

“没钱还想拿走药材?”

“曾经有个比秦浩更嚣张的家伙,还是个外院长老呢,不给药老钱,结果被打成了白痴!”

“秦浩这次要倒大霉了,肯定会被一掌拍死,哈哈哈……”

众多和秦浩打赌的弟子,总算是解了一口气。

此刻,他们巴不得药老打死秦浩。

如此一来,他们和秦浩打的赌就不算了,玄晶石和兵器也不用给了。

药塔二层!

“擦,敢耍药老,秦浩这小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嗯,他马上就死了,立刻就死了!”

黑逵情不自禁的笑了。

他感觉他的钢鞭快回来了。

事实上,一层的弟子也是这般认为。

但结果……

秦浩却又说,他的钱,让黑逵和这些弟子付!

噗!

噗!

噗!

无数口鲜血喷了一地,不少弟子已经倒头昏死了过去。

……

药塔三层!

“嘿嘿……”秦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收下火仙草和月落叶之后,又指向了货架顶端的一株灵芝:“那个,我也要!”

他的话,让药老身躯一震,严肃道:“这玩意很贵,真的要?”

“真要!”

“那是一株五百年份的血灵芝!”

“嗯,要了!”

“它比月落叶更珍贵!”

“我是有钱人!”

“血灵芝价值五百玄晶!”

“我的钱在下面等着您呢!”

“滚!”

药老见过无耻的,没见过秦浩这般脸皮厚的。

拿了老夫的药材不说,还让老夫帮他去讨债。

药老在外院的地位何其尊贵,当年他坐上大长老位置的时候,现在的老院长,还是跟在药老屁股后面喊大师兄的毛头小子呢!

秦浩却把药老当仆人用。

“您看,您也说了,我只有一次踏入三层的机会,必须要好好的珍惜!”

秦浩揉了揉鼻子。

下次搞不好就来不了,必须能拿多少拿多少。

“谁说你来不了了?那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

药老白了秦浩一眼,挥手道:“血灵芝拿走吧,但也仅此一次!”

“嗯嗯嗯,仅此一次!”

秦浩乐呵呵的取下血灵芝。

此刻,心痛啊!

眨眼间,一千多颗玄晶石没了!

不过还好,钱是黑逵大煞笔带头给的。

有了三件珍贵的药草,秦浩有信心把实力提升到六星元宗之上。

毕竟,他炼丹的手法,那可是举世无双!

到时候斗台之上,朕闪瞎你们这群废物弟子的狗眼。

转身,秦浩准备离开。

愕然间,却发现在第三个货架,摆放着一枚内丹。

这,是一颗妖兽的内丹,看其光泽,品级绝对不低!

秦浩想到了狗精。

狗精一路跟过来,任劳任怨,不顾自身危险,也要维护秦浩的尊严。

秦浩至今,还没有为狗兄做点什么。

“那个……药老爷爷,我想和您打个赌!”

秦浩嘿嘿的笑着,一脸奸商相。

“和我赌?”

药老为之一怔。

秦浩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坑了上百名弟子的玄晶石和兵器不说。

药老几乎可以想象,一旦秦浩离开了药塔,马上会受到上百人的追杀。

现在还想坑老夫?

不过,药老不认为秦浩能赢。

“赌什么?”

药老孤零零守在药塔,其实很寂寞,平时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不是没有,而是他懒得搭理,在他眼中,普通弟子是一群白痴,没有共同语言。

秦浩不同,秦浩身上有炼丹师的气息,让药老有些好感。

顿时,他来了兴趣。

他觉得,今天说的话,简直比守在药塔二十多年说的都多。

“我想赌那颗妖兽内丹,若我输了,方才的火仙草、月落叶以及血灵芝,我全部无偿归还。但若我赢了,您把妖兽内丹给我!”

秦浩的眼神极为认真。

“你想清楚了,那三株宝贝,价值上千玄晶,远远不是区区一颗内丹可比的!”

药老不介意和秦浩赌。

可是内丹的价值太低,秦浩是在做亏本的买卖,一旦输了,倾家荡产。

“想清楚了,要赌!”

秦浩必须为狗兄赌赢内丹。

“那好,如何赌法?”药老问到。

这秦浩还真是死性子。

“就赌你的身份,我知道你是谁!”

秦浩的眼神直视药老的眼睛,目光仿佛能洞穿一切。

“哈哈哈……不自量力!”

对此,哪怕一向不苟言笑的药老,也被秦浩给逗乐了。

秦浩知道他的身份?

不可能!

事实上,身为前代大长老。

整个外院除了现在的老院长之外,无人知道药老的身份。

连欧阳华都没资格知道。

甚至,药老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谁。

秦浩区区一个刚来的学生,能认出老夫的真实身份?

他是神仙呐?

他要上天呐?

他成精了?

“您可敢赌?”

比起药老的满不在乎,秦浩却表现的异常认真。

“好,老夫和你赌,若你能猜透我的身份,那颗七阶妖兽的内丹,你尽管拿去,就当我免费送的!”

药老也恢复了威严。

心中,也在暗暗较劲。

倒要瞧瞧秦浩如何赢。

他若能赢?

药老甚至愿意屈尊降贵,以天圣强者的能力免费为其炼丹!

这简直是秦浩家的祖坟冒了青烟。

'“嘿嘿……我猜您是……一名炼丹师!”

秦浩的嘴角缓缓勾起。

轰隆!

药老如遭雷击,满面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