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唐府女族长

小说: 太古丹尊 作者: 狐言 更新时间:2018-01-04 07:05:50 字数:2537 阅读进度:247/1001

第二百四十七章 唐府女族长

事实上,她一直都在观看比赛!

会因秦浩的胜利,而高兴!

也会因秦浩受阻,而担心!

同时,也时刻注意着唐府的二长老唐昆。

唐昆逼死了血麒麟的母亲,又害得她父亲殉情。

最后,把年幼的血麒麟无情的赶出家门,流落街头,饥寒交迫,走向杀手之路,过着刀口添血的噩梦生活。

血麒麟家破人亡,全是唐昆一手造成,此仇不共戴天。

如今,她终于找到把仇人斩杀的机会。

挺剑冲了上来!

无奈,血麒麟的实力太低了,从第一次与秦浩见面,一晃几个月,才仅仅从聚元五重达到八重!

唐昆却是四星元师。

谁强谁弱,一眼可断!

“找死!”

危机之间,唐昆四星元师的实力轰然爆发,一掌拍下,强横的绿色元气吞向血麒麟的生命。

若被打中,必死无疑!

轰隆!

一声惊天的爆鸣声。

秦浩施展水风步挡了上来,划过一道残影,手掌同时探出,与唐昆对轰在了一起。

这一掌,震得唐昆气血翻腾,身不由己的发出惨叫,摔向地面,喷出一片鲜血。

秦浩修炼了不灭轮回决,连龙傲天和武振涛八星元师都能斩杀。

何况唐昆区区一名四星元师!

“这,是你唯一报仇的机会!”

秦浩负手而立,站在血麒麟面前,目光冷冷盯着地上的唐昆。

“诗诗,你不要听秦浩的,我可是你的亲爷爷啊。当年的事是我不对,我已经反省了,我深深的后悔着,无时无刻都想着弥补你。”

“诗诗,你身上毕竟流淌着我的血脉,怎么做出诛杀爷爷这般猪狗不如,丧尽天良的事?快用你手中的剑,保护着爷爷离开!”

唐昆的心肠老辣至极。

寇了一顶大逆不道的帽子在血麒麟身上。

“你……我恨不得杀了你……从我十岁被你赶到街头,沦为乞丐,整整七年……唐昆你不配做我爷爷……你不配……”

血麒麟哭得满面泪痕。

心中是滔天的愤怒。

可手中握着的剑,越来越无力。

最后,手都颤抖起来。

她并非怕什么大逆不道,也不怕被人指指点点。

而是因为,唐昆真的是她在世上最后的一个亲人。

这一刻,她心软了!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血麒麟狠狠把剑丢在唐昆面前,转身带着泪水离开。

“那你就下地狱跟你那贱婢母亲陪葬吧!”

唐昆见状,大手把剑从地上捡起,狠辣的刺向血麒麟的后心窝,下手没有一丝手软。

“我说过,这是你唯一报仇的机会!”

秦浩无奈的淡淡开口。

言毕,抬手一指,一束绿色劲芒从手指上迸发而出。

隔空一击,从血麒麟的脸颊穿过,带走他的一缕香发,噗嗤一声,洞穿了她背后唐昆的心脏。

“诗诗是你的孙女,跟你有血脉之亲。我秦浩却跟你非亲非故,你这老狗居然敢陷害我的父母……唾……”

走到唐昆尸体前方,秦浩一口唾沫吐在他的额头上:“这口痰,我替我爷爷还了!”

当年,秦世龙为了秦顶天的婚事,低声下气、四处求人,甘愿被唐昆百般羞辱。

如今,秦浩奋发图强,摘得冠军,成为赤阳武院的弟子,洗刷这段血耻!

“丫头,你做杀手,还是不合格啊!”

秦浩主动拉住唐诗诗的手,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得同时,把一个须弥袋,拍进了她的手里。

眼前这一幕,深深震撼着所有人!

秦浩从来到赛场,碾压各路天才不说,那龙傲天和武振涛亦挡不住一指。

甚至,他还和云莹裳联手,打跑了一尊玄圣。

就连那王龟,也被吓得和赵日天一样,不敢登台一战。

虽然众人听到,好像王龟正在练什么神功,不是时候动武。

但他的眼神之中,确实十分畏惧秦浩。

从王龟舍弃皇帝之位,也恳求欧阳老头子出手。

足以证明,他是真的怕了。

赛场的屠杀还在进行,不得不说,上百名黑衣杀手突然冒出来,引发了不小的骚乱,吓得老百姓哭爹喊娘,到处都是刀剑的碰撞声,鲜血随时会把陌生人喷一身。

这无妄之灾,让各国的商人叫苦连天!

好在,骚乱并没有持续多久。

半盏茶的功夫,唐府的随从和一些重要成员,尽被铲除。

包括柱国大将军府的亲兵和归海派的弟子以及长老,除了还在姜国老家的人,没有一个人逃掉。

当然,姜国归海派的宗主,自然也逃不掉!

做完这一切,杀手主动消失在了人流里,似乎从来没出现过。

短短的时间,甚至让北武国的禁军没反应过来。

这不禁让武应熊感到十分恼火,姜皇表面上装得弱小,实际上,是头凶狠的野狼。

居然有本事把杀手安排到北武国的赛场。

不得不说,姜皇的隐忍和狠辣,就是姜小极再修炼几十年,也未必能做到。

眼下有云莹裳在场,武应熊也只好把这口气咽下去。

毕竟,秦浩是赤阳武院的弟子,出身却在姜国。

“你这是……”

化名血麒麟的唐诗诗一怔,望着手中的须弥袋,眼神有些火热,但并没有收下。

她知道,秦浩身边还有个萧晗。

须弥袋如此珍贵,应该给萧晗才对。

毕竟,秦浩把碧水剑都给那个漂亮小女孩了。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作为未来唐府的族长,你又是个杀手,有须弥袋挂在身上,是件很有面子,也十分方便的事!”

秦浩淡淡一笑。

“那……好吧!”

唐诗诗点点头,随即,娇躯一颤,瞪大双眼道:“你说什么?我是唐府族长?”

“是啊,唐轩都死了,你可是整个唐府唯一的继承者,别无他人!”秦浩摊了摊手。

“咳咳……事实上,老夫还活着呢。只不过,我也赞同让诗诗做族长!”

这时,一声沧桑的咳嗽传来,唐府的大长老唐瑜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刚才杀手行动之时,并未对他下手。

可见,姜姜的心机有多深,早就把唐府的关系查得一清二楚。

大长老可是秦浩的外公。

“唐瑜爷爷!”

唐诗诗见到唐瑜,欢快的抱住了对方的胳膊。

她这个亲昵的举动,不由让秦浩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