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全部陪葬

小说: 太古丹尊 作者: 狐言 更新时间:2018-01-04 07:04:56 字数:2668 阅读进度:188/1105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全部陪葬

归海二刀简直是归海老人的掌中宝,心头肉,倾注了他毕生心血。

儿子年仅十九岁,达到三星元师。

放眼整个姜国,只屈尊在王龟一人之下。

龟海老人把毕生绝技,传授给儿子。

又花费极大代价,为儿子求来一件宝甲!

可是,这彗星般升起的一代天骄,令归海老人无比骄傲的龟儿子,却陨落在了他的面前。

连那无敌的宝甲,也被狂徒撕得碎裂一地。

归海老人望向秦浩的眼睛都能瞪出血来。

虎壁和剑人同样震撼不已。

归海老头子怎么把楚南打成了重伤。

虎壁觉得,既然楚生叛变了,他爷爷也应该叛变才对。

莫非……

大长老还是忠诚宗门的?

“我凤璃宫的天才弟子们,今天是场阴谋,归海派背信弃义,要谋害我们。老夫识破了他们的毒计,拼死过来救你们,归海老畜生也被我打成了重伤,现在与我合力斩杀此贼,维护凤璃宫的尊严!”

楚南从地上爬起来,浑身提升滔天的绿光。

嫉恶如仇的指向了归海老头。

“杀!”

虎壁和李钢炮被刺激的头脑发热,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可是眨眼间!

呼!

大长老化成一抹光流窜向半空,把提升出来的所有元气,尽数用在了逃跑上。

这一幕简直和马驴蛋抛弃同门师弟是如出一辙。

楚南伤得很严重,被归海老头打得只剩下半条命。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这简直令虎壁他们感到绝望。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大长老,转眼变成了逃窜的孙子。

“逃,逃得了吗?”

归海老头抬手抛去一道乌光。

唰!

这道乌光快得不可思议,划破长空,一击没入了楚南腹中。

楚南犹如一只被箭矢射中的大鸟,当空坠落。

落地后,直接毙命!

嘶!

剑人狂抽冷气。

一招!

便斩杀了六星元师。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逃,统统为我儿陪葬!”

归海老人撕心裂肺的大吼,抬手朝楚南尸体的方向一召:“回来!”

唰!

那道没入楚南腹中的乌光,立刻返回了掌中。

虎壁他们看清了。

乌光是把刀,一把短刀!

刀虽短,却浑身漆黑,杀气弥漫,刀身厚重无比。

类似于……屠夫手中的……杀猪刀!

“桀桀……我归海一刀岂非浪得虚名,此刀乃上品利器,斩杀无数元师境高手,让敌人闻风丧胆,鬼神惊哭,在老夫刀下,你们插翅难飞?”

言语之间,归海老人瞪着吃人一样的眼睛望向秦浩。

秦浩毫无半分惧色,长发飞舞,握剑挺立。

眼神之中,对那杀猪刀很好奇。

如果没猜错的话,杀猪刀和翻人印一样,也烙印着主人的印记。

主人不死,哪怕兵器被人抢走,也是无用。

当初抢了黑山老妖的翻人印,丹玄以七星元师的巅峰之力,当场抹去了黑山老妖的印记。

归海老人手里的杀猪刀,和翻人印也是一样的。

人在,刀在!

人不在了,刀也在!

“大长老,您总算过来了,我马驴蛋浴血奋战,英勇无敌,斩杀了凤璃宫的三个弟子,正准备拿下陈婉沁,半路却杀出了个秦浩,这秦浩强得离谱,一个屁震死了废物丁大飞,甚至连八长老也……”

马驴蛋说到此出,满面悲痛之色。

“我拼死相救八长老,我浑身伤痕累累的作战,我挡在邪魔面前。可惜,八长老太弱了,一下子被秦浩老妖精捅死了!”

“不过没有关系,还有我马驴蛋在,身为归海派的核心弟子,我有足够的资格成为您的儿子,义父……收为我义子吧,这是刀哥临死前的遗愿,他希望我为你送终。如果你现在有什么宝贝,就赶紧送到我的手里,比如说这把杀猪刀!”

马驴蛋扑在了归海老人的面前,紧紧抱住老头子的大腿。

归海老人低头望着马驴蛋:“好,老夫就送你上西天!”

砰!

一掌落下,击碎了马驴蛋的天灵盖!

聚元九重的核心弟子如随意宰杀的猪狗,在归海老人眼中不值一文!

“老夫的儿子都死了,留你何用!”

归海老头丧子心痛,显然快走火入魔了。

虎壁和剑人骇得齐齐后退,心脏快从喉咙里跳出来。

恐怕今天,所有的人都难逃一死!

“秦浩,秦浩你快走,别再犯傻了……为了我,不值!”

陈婉沁来到秦浩面前,哀求他离开。

归海老头子仿佛一尊神灵,压在大家的头顶。

一招,便能主宰一切。

秦浩弱小如蝼蚁,绝对不是归海老头的对手。

“杀巨蟒的时候,我曾许下诺言,会带你回家,会为你治好寒疾!”

秦浩的信念坚若磐石,绝对不会放弃陈婉沁。

“你就当随口说说而已,男人出尔反尔的多的是,你走啊!”

陈婉沁恐慌无比,生怕下一秒秦浩会惨遭归海老头的报复。

王龟的目标是陈婉沁一人。

死得人应该是她!

秦浩能护她到现在,陈婉沁已经很感动了。

如果有人能活命,陈婉沁希望是秦浩。

对此,秦浩露出疲惫的微笑,轻轻拉住陈婉沁的手,用那熟悉的指尖划过手心:“有我在,别怕!”

“傻子……呜呜!”

陈婉沁扑在秦浩怀里放声大哭。

仿佛失落的心,一瞬间被填满了。

然而这次,不是看不见的哑巴。

是她牢牢抱在怀中的秦浩!

“死到临头,还在这里情谊缠绵,也真是羡煞老夫。可惜,你们谁都逃不掉,尤其是你这个小杂种!”

归海老人咬牙切齿的指向秦浩。

试炼之前,楚南就说过秦浩不好对付。

那时候归海老头子却一脸不屑,“秦浩不足为虑,我的驴蛋和大飞随意一人,可杀他千百次!”

在归海老头眼里,秦浩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是一颗毫无半点用处的小垃圾。

偏偏是这个小角色,这个“不足为虑”的小垃圾。

搅乱了归海老头的全盘计划。

不但杀了丁大飞,灭团了所有归海派精英,甚至还捅死了归海老头的儿子。

迄今为止,陈婉沁却连一根头发还没掉!

“老夫,老夫真恨不得一开始的时候,直接放个大屁震死你!”

归海老头子的肠子都悔青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说实在的,朕挺佩服你们前赴后继找死的勇气!”

秦浩摸了摸陈婉沁的小脑袋,示意她站到身后。

这一刻,有狗叫声从秦浩的手上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