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要娶公主

小说: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作者: 六月 更新时间:2018-05-02 22:16:41 字数:2356 阅读进度:351/1505

第三百五十一章 要娶公主

宋瑞阳的话,如同一盘冷水,把众人的希望都浇灭了。

子安仍不死心,“血羚羊角是一对的,被流月偷走一只,那还有一只呢?”

宋瑞阳一句话,打沉了子安最后一丝希望,“她偷走的是一对。”

这刚生出希望,又旋即被毁灭,这种滋味真的很难受,梁王最甚,梁王是一直深受其苦的。

宋瑞阳追问壮壮的事情,子安没有隐瞒,把她自尽后萧枭殉情的事情说了出来。

宋瑞阳听得很是感动,连连叹息,更表示要去看壮壮。

大家都很佩服他的量度,毕竟当年他与壮壮是先有婚约的,被大周悔婚,这一次还坚持来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竟半点都不生气。

子安觉得,这个梁国太子也是性"qingren"。

这场宴会到最后,大家都没心思喝酒了,草率散去,慕容桀着人带宋瑞阳去别院休息。

翌日,皇太后亲自传召了子安和御医入宫问壮壮的情况。

听得没有办法之后,皇太后长长地叹气,让子安等人走了。

子安等人刚走不久,贵太妃便入宫了。

壮壮出事之后,她一直都没有去看望过壮壮。

这一次入宫,她提出壮壮怕是不行了,要找个人娶了壮壮,不然的话,她便会成为孤魂。

大周民间便有这样的风俗,若未出嫁的女子死了,便是无主无庙,是要做孤魂野鬼无法投胎的。

所以,一般未出阁的女子死了,都会找冥婚,男子亦然。

贵太妃的意思是与其等壮壮死后冥婚,还不如趁着她现在还有一口气,先举行婚礼。

皇太后自然是不赞成的,“萧枭和壮壮生前不能在一起,眼看两人现在都快要走了,自然是让他们做一对鬼夫妻,也好了却他们的心愿。”

贵太妃道:“姐姐可不要忘记,这萧枭是有原配夫人的,莫非要咱们壮壮做小妾?断不可以,而且,萧枭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无法休妻,韩清秋这名分便是定了的,如何能叫他们做鬼夫妻?这是辱没了咱公主。”

皇太后没想到这一层去,确实,壮壮的身份如何能做小妾?而且韩清秋与萧枭的婚事,是她亲自指婚的,总不能由她这个皇太后叫人家走,萧家会怎么想?天下百姓会怎么想?天下人可是不知道壮壮和萧枭的事情啊。

壮壮服用了安息丸,是救不回来,现在子安虽说能为她延续几天的性命,可几天之后,人还是会走,若不抓紧办了这场婚礼,以后便得办冥婚,对皇家的面子也有损害。

皇太后顿时六神无主,“这,不如等哀家问一下老七的意思。”

贵太妃笑了,“姐姐,公主是阿桀的长辈,她的婚事如何能问阿桀?只能是您做主了,您是她的嫂子,可以为她的婚事做主的。”

皇太后想了一下,“粤东王马也要到京了,明日先问问他的意思吧,哎,哀家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交代,他去粤东之前,三番四次叮嘱哀家,要好好保护壮壮。”

贵太妃道:“是啊,王爷很疼爱公主,他知道公主出事,一定伤心死了。”“

皇太后想起壮壮的模样,眼泪又落了下来,“哀家这心啊,难受得很。”

贵太妃垂下眸子,轻轻叹气,“是啊,难受!”

片刻之后,她抬起眸子,“如今公主出事,是该叫老八回来送他姑姑一程了。”

皇太后一怔,确实,壮壮是镇国公主,又是南怀王的亲姑姑,若她走了,南怀王是要回来的。

祖宗是有礼法规定的,惠帝提倡要以仁孝治国,若不下旨传他回来,便是与惠帝的仁孝治国有所相悖。

可,他回来会不会又掀起风浪?

贵太妃轻声道:“我知道姐姐心里担忧什么,放心吧,我会盯紧他的,他与公主也算是一块长大,感情深厚,若不让他回来送公主一程,只怕他会遗憾一辈子。”

皇太后道:“这件事情,哀家会斟酌的。”

贵太妃也不相逼,只是轻声道:“是的,你慢慢斟酌一下,毕竟,你才是她的母后。”

皇太后抬起头,又缓缓地皱起眉头。

这话,不是相逼,但是,却让她不得不去认真斟酌。

而且,算问过礼部,问过礼亲王,按照规矩,他是该回来的。

贵太妃离开宫,便直接回了王府。

阿福问道:“贵太妃要不要去看看公主?”

贵太妃厌恶地道:“将死之人,有什么好看?”

“但是面子,贵太妃还是要去一下的。”阿福说。

“哀家与她一向没话说,感情也不亲厚,巴巴地去看她,反而叫外间揣测,哀家如今不想出来活动,他们爱怎么看便怎么看吧。”

“那好,奴才是否去请表少爷?”阿福问道。

“让他马过来。”贵太妃淡淡地吩咐。

“是,奴才这去!”阿福说完,转身便去了。

没多久,便见一名十岁的青年带着两名小厮来了王府,此人穿了一身红衣,走路的姿势有些轻浮,叫人一眼便觉得油头粉面,他直接便去了贵太妃的清宁阁。

“姑母!”青年作揖拜见。

“阿灿,坐吧!”贵太妃看着他,皱起了眉头,“以后穿得周正一些,瞧你也十的人了,总是穿得跟只孔雀似的,还有,男子涂什么胭脂?胡闹!”

“姑母,”青年委屈地道:“这男子涂脂抹粉又不是我一个,京多少人骚客都这样做的。”

“人家是人家,你不要忘记,我们祖曾经显赫,如今我们孙家在京也是有身份的家族,你大姑母是太后,哀家是贵太妃,容不得你辱没了我们孙家的面子。”贵太妃呵斥道。

此人正是贵太妃的娘家侄子,柔瑶县主的弟弟孙灿。

“是,知道了!”孙灿显然有些不开心,却也不敢反驳的。

贵太妃让他坐下来,道:“你记住,明日你入宫去见你大姑母,跟她说,你倾慕公主已久,早想娶她为妻,但是碍于年纪和身份不敢提出,如今她出事,不忍她成为孤魂,想娶她过门,好叫她做鬼也有个府邸可进。”

孙灿猛地抬起头,“为什么要我娶公主?她都快死了,我才不要娶一个死人。”

“闭嘴!”贵太妃怒斥道,“你懂什么?她是快死了,但是你若娶了她,她身后的家财便都是你的了,你知道她有多少封邑和家财吗?”